正在阅读:

美国100万桶腐蚀性石油出口到亚洲 一艘油轮驶向青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100万桶腐蚀性石油出口到亚洲 一艘油轮驶向青岛

因为含有一种腐蚀炼油设备的有机氯化物,在三年多前被遗弃,现在这些石油运往亚洲,包括中国的青岛。

图片来源:CFP

尽管原油价格已经跌破了每桶100美元,在旧金山郊外的一处储油区,有100万桶石油仍然静静地存放在那里。

这些“孤儿油”(orphaned oil)足足可以装满60个标准游泳池(长50米,宽21米),因为含有一种腐蚀炼油设备的有机氯化物,这些石油在三年多前被遗弃在这里。这100万桶石油,既不是从美国德克萨斯州开采的轻质原油,也不是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油砂中开采出的厚重粘稠石油。

然而现在,它们却正被运输出来。

猜测这批带有侵蚀性的石油究竟流向何方,成为眼下石油市场的热门竞猜游戏。现在已知的是,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rporation,NYSE:CVX)已将其装上两艘轮船运往亚洲。

“这次运输太诡异了。”加州能源委员会资深燃料专家戈登·施伦普(Gordon Schremp)得知这次运输后说。

在多数情况下,原油是被禁止离开美国边境的。不过,美国在1992年还出台了一项规定,加州的石油离开美国将免受法律追究。

加州石油极少出口的原因是,加州的炼油厂储存着供全美国储存使用的石油。

美国政府在去年开始放宽40年来的原油出口禁令,今年1月,美国政府批准了壳牌石油出口轻质原油。

这批侵蚀性原油被发现时,加利福尼亚州圣华金河谷的重质原油每桶价格97美元,现在跌到不到一半,46美元。这100万桶原油的总价超过5000万美元,这其中还不包括两年来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存储成本。

雪佛龙发言人肯特·罗伯森(Kent Robertson)拒绝对这次出口给予置评。

彭博航运数据显示,两艘承载侵蚀性原油的油轮,一艘“达达内尔海峡保护者号”周五停泊在旧金山湾,另一艘“能源号”则驶向中国青岛。然而中国青岛并没有可容纳的大型炼油厂,或许“能源号”只是在此停泊一段再次出航。

施伦普认为,这些原油加工后会作为大型船舶或者发电厂的燃料。

“如果炼油厂提前知道原油存在污染,他们可以通过混合添加剂去处理污染。但是这是一种十分昂贵的方案,而且会降低原油本身质量。”加州的能源顾问公司Stillwell Associates LLC总裁大卫·哈克特(David Hackett)说。

不管这两艘轮船最终停靠在亚洲哪个区域,这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加州原油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原油出口。随着加利福尼亚原油价格持续走强,炼油厂将首先满足附近环太平洋地区的需求。

(译者:王君擎)

来源:彭博社

原标题:Menu News Markets Insights Video Search Contaminated Oil That No One Wants Is Heading to Asia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雪佛龙

3k
  • 雪佛龙CEO敦促美国政府停止批评石油巨头,拜登:他太敏感
  • 中石油与雪佛龙就天然气项目和未来新能源等领域合作交换意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国100万桶腐蚀性石油出口到亚洲 一艘油轮驶向青岛

因为含有一种腐蚀炼油设备的有机氯化物,在三年多前被遗弃,现在这些石油运往亚洲,包括中国的青岛。

图片来源:CFP

尽管原油价格已经跌破了每桶100美元,在旧金山郊外的一处储油区,有100万桶石油仍然静静地存放在那里。

这些“孤儿油”(orphaned oil)足足可以装满60个标准游泳池(长50米,宽21米),因为含有一种腐蚀炼油设备的有机氯化物,这些石油在三年多前被遗弃在这里。这100万桶石油,既不是从美国德克萨斯州开采的轻质原油,也不是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油砂中开采出的厚重粘稠石油。

然而现在,它们却正被运输出来。

猜测这批带有侵蚀性的石油究竟流向何方,成为眼下石油市场的热门竞猜游戏。现在已知的是,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rporation,NYSE:CVX)已将其装上两艘轮船运往亚洲。

“这次运输太诡异了。”加州能源委员会资深燃料专家戈登·施伦普(Gordon Schremp)得知这次运输后说。

在多数情况下,原油是被禁止离开美国边境的。不过,美国在1992年还出台了一项规定,加州的石油离开美国将免受法律追究。

加州石油极少出口的原因是,加州的炼油厂储存着供全美国储存使用的石油。

美国政府在去年开始放宽40年来的原油出口禁令,今年1月,美国政府批准了壳牌石油出口轻质原油。

这批侵蚀性原油被发现时,加利福尼亚州圣华金河谷的重质原油每桶价格97美元,现在跌到不到一半,46美元。这100万桶原油的总价超过5000万美元,这其中还不包括两年来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存储成本。

雪佛龙发言人肯特·罗伯森(Kent Robertson)拒绝对这次出口给予置评。

彭博航运数据显示,两艘承载侵蚀性原油的油轮,一艘“达达内尔海峡保护者号”周五停泊在旧金山湾,另一艘“能源号”则驶向中国青岛。然而中国青岛并没有可容纳的大型炼油厂,或许“能源号”只是在此停泊一段再次出航。

施伦普认为,这些原油加工后会作为大型船舶或者发电厂的燃料。

“如果炼油厂提前知道原油存在污染,他们可以通过混合添加剂去处理污染。但是这是一种十分昂贵的方案,而且会降低原油本身质量。”加州的能源顾问公司Stillwell Associates LLC总裁大卫·哈克特(David Hackett)说。

不管这两艘轮船最终停靠在亚洲哪个区域,这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加州原油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原油出口。随着加利福尼亚原油价格持续走强,炼油厂将首先满足附近环太平洋地区的需求。

(译者:王君擎)

来源:彭博社

原标题:Menu News Markets Insights Video Search Contaminated Oil That No One Wants Is Heading to Asia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