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这位法官要搅黄弗林的认罪协议:从轻?你叛国了将军

“我实在无法掩盖自己对这项刑事犯罪的反感和蔑视。”

弗林上庭前。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配合检方和联邦调查局(FBI)调查就可以获得宽大处理?事实证明,特朗普政府首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想的还是简单了。

当地时间12月18日,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联邦法庭上演了戏剧性的一幕。当正在配合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的弗林走进法庭时,他已经和检方达成了认罪协议。检方的建议刑期仅为0-6个月,而不是5年——直到他们遇见怒不可遏的法官埃米特·沙利文(Emmet G. Sullivan)。

沙利文在庭审一开始就强势要求弗林公开承认他曾对FBI撒谎,并且是在明知这是一项刑事犯罪的情况下这样做的。

沙利文法官。

弗林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成员之一,也是特朗普2017年初就任总统后任命的首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就职仅24天,因为涉嫌在2016年总统选举后的新老总统过渡阶段与俄罗斯外交人员秘密接触而辞职。

据FBI最新的调查报告和认罪协议显示,弗林声称在2016年底,他对奥巴马政府因俄涉嫌干涉大选而将对其进行制裁一事并不知情,因为他那时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度假,看不到电视。

但事实上,弗林曾在特朗普的佛罗里达度假胜地海湖庄园(Mar-a-Lago)打电话给一位过渡政府高官,讨论他该如何与俄罗斯大使商讨对俄制裁的问题。2016年12月,弗林在华盛顿与时任俄罗斯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i Kislyak)就奥巴马政府对俄进行的制裁做了讨论。随后他报告了与基斯利亚克谈话的结果。

在担任特朗普高级竞选顾问期间,弗林还隐瞒了自己是土耳其政府说客这一事实。

沙利文对弗林说,他​已阅读了尚未公开的其他相关信息,弗林的行为令人憎恶。他指着法庭中心的美国国旗对弗林说:“可以说,你出卖了你的国家。”​

特别检察官穆勒给沙利文法官的报告封面。

沙利文甚至直接问检方,能不能以叛国罪起诉弗林,这也把检方问懵了。检察官范·格拉克(Brandon Van Grack)说:“这个问题太严肃,我可能不方便回答,”他补充说,“检方没有理由相信被告犯了叛国罪。”但当沙利文问,弗林是否有可能还在和特朗普政府合作时,范·格拉克表示有这个可能。

面对咄咄逼人的法官,弗林和他的律师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据《华盛顿邮报》的描述,这位前三星中将一度被法官问到轻微发颤,咬紧嘴唇。

在宣判时,沙利文表示:“我实在无法掩盖自己对这项刑事犯罪的反感和蔑视。”

最终,沙利文让弗林选择延迟判决,以便他可以完全配合任何未决的调查,这也对宽大处理有帮助——但不能保证最终不送他进监狱。

目前,弗林已上交护照被实施旅行限制。沙利文没有设定新的判决日期,但要求穆勒团队和弗林的律师在3月13日前给他一份报告。 ​

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在判决听证会结束数小时后接受媒体记者采访,说弗林可能的确做了某些事,但“与总统无关”。“我们等待法院最终判决时,总统就某个人作正面评价完全可接受。”

桑德斯重申,联邦调查局人员询问弗林时“设陷阱”,促使特朗普先前批评联邦调查局人员。

特朗普推文

当天一早,特朗普也在判决前在推特上就弗林一案表明了态度。​​

“祝弗林将军今天在法庭上好运。尽管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但听听他对所谓的与俄罗斯勾结和我们伟大而胜利的竞选怎么说将会很有趣。没有勾结!“

但遇到了沙利文这样一位法官,弗林将军需要的可能不只是运气。

更正:弗林曾是美军三星中将,此前“上将”表述有误,感谢读者指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