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老龄化问题将削弱中国经济增长潜力

日益加重的老龄化趋势无疑会削弱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此外,养老床位不够和高端养老机构价格贵、审批手续复杂也正成为中国面对的双重难题。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32岁的张佳宁在一个国际建筑公司拥有一份收入体面的工作,这能让她经常旅行并能在房价高企的北京拥有一所公寓。作为一名事业处于上升期的年轻专业人士,她正过着上几代中国人无法想象的生活。

但最近在一个咖啡馆吃午餐时,她的思绪飘到了老家吉林,她61岁的母亲正在那里的一个偏远村庄里独自生活。

“我总会想起我的母亲,她过得怎么样?以后谁会来照顾她。”张佳宁说。

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人和张佳宁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中国领导层则刚刚开始面对这个国家的人口老龄化危机。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将近2亿中国人目前的年龄在60岁以上,其中大约一半是“空巢”老人。数据称,15年后60岁及以上的人将占中国总人口的约1/4。

在过去,中国的老人们可以放心,当他们年老体弱、无法工作的时候,他们的孩子会照顾他们。但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和年轻人去城市打工的“大潮”让这种传统的养老模式逐渐被打破。

《蹒跚的巨人:威胁中国未来的因素》一书的作者Timothy Beardson表示:“在家生活的老人通常没有从自己的孩子那里获得赡养费。这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本书于2013年出版,探讨了中国将在人口结构上面临的严重挑战。

中国政府似乎充分意识到这个国家正日益走向老龄化,而忽视老人毫无疑问会对中国的经济奇迹产生副作用。2013年,政府甚至感到有必要通过一部《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以明确规定后辈所必须负担的赡养义务。

但中国还没有一个像“医疗保险”那样的保障措施为老人提供必要的医疗救助,也远没有足够的养老院床位为那些体弱多病的老人提供照顾。

2013年,有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北京一些养老院的床位已经排到了100年后,某家养老院的1100个床位目前已有1万余名申请人在排队等候。中国目前约有400万所养老院,而年龄超过80岁的老人人数接近3000万。

“中国的高层决策者中有很多有远见的人。”Beardson说。但他也对这些人能否有效地面对和解决中国正在面临的挑战表示担忧。

人口老龄化并不是中国在21世纪面临的唯一挑战。

Beardson在《蹒跚的巨人:威胁中国未来的因素》中指出,中国的年轻劳动力正在缩减,这一群体是过去几十年来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动力。

此外,尽管中国高层已经开始放开人口政策,但面对高企的房价、租金和昂贵的学费,一些城市家庭生二胎的愿望并不是特别强烈。

所有上述问题都是中国决策者必须要面对的,他们需要确保国家在没有大量廉价劳动力的情况下维持经济的高速增长,而又可以在几十年后支付给几亿老年人医疗保险和养老费用。

因为工作原因,张佳宁不能常陪在母亲的身边。母亲在她不到一岁的时候就离异了,靠一份并不“体面”的工作微薄收入供她念完了大学。张佳宁说,母亲目前身体状况还算不错,不过万一哪天情况发生了改变,她必须在家庭和事业之间作出艰难抉择。

两年前,她注册了一个网站,希望将它“搭建”成一个就养老服务和养老建议进行交流、沟通的地方。张佳宁说:“在中国有很多广告提醒人们要照顾好自己的父母,但当真正需要的时候它们却都显得特别无力。”

中国的老龄化危机也引起了美国和一些跨国公司,包括高科技企业的关注。其中之一是硅谷巨头、电脑硬件制造商英特尔。几年前,英特尔任命Eric Dishman为公司自主健康研究部的负责人。过去5年内,他和他的同事一直在和中国高层讨论有关在中国建立一个“新养老模式”的问题。

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已经在大城市里兴建了大量老年公寓。Eric Dishman说,他们的目标是设计一些这样的社区,让老人能够独立的生活,而不是建大量的养老院。

这些社区都会有“医疗保健网络”,由经过严格训练、通过数字化联系起来的家人和邻居来帮助处理老人的需求。只有当老人突发急病时,成本较高的医生和护士才会直接参与进来。

在Dishman看来,中国在处理人口老龄化问题上有其独特的优势。“他们能够做好这件事,他们也清楚知道如何做好。”Dishman最近在北京的一次公开活动上表示。在他看来,一旦高层制定了“路线图”,其执行速度会远远高于外界的预期。

不过有一些养老问题专家却没那么自信满满,他们看到了中国将要面临的很多问题。

三年之前,来自北加州的Jim Biggs帮助永泰红磡养老产业集团在天津建立了一所辅助型养老机构——“乐尔之家”。该机构的核心业务是为失智老人提供更加专业的服务。Jim Biggs此前在美国有十几年的养老服务机构的工作经验。不过他还是坦言,这份“工作”起初开展的并不顺利。

他在采访中称,中国人似乎对辅助型养老的概念并不熟悉,一些家庭一提到“失智”就觉得这是一种侮辱,他们有些时候也不愿意承认老人存在智力障碍。

两年后,“乐尔之家”33个床位中的80%都已经被使用。Biggs表示,他们还在考虑建立第二和第三个辅助型养老机构。很多“乐尔之家”的居民都是老年夫妻,通常情况他们都是一个人长期卧床不起,而另外一个拥有相对独立的生活方式。

77岁的退休教授陈力的妻子患脑血栓卧床已经6年,通过在加州工作的儿子的帮助,陈力和妻子去年搬进了“乐尔之家”。他们每人每月将支付1700美元的费用用于那里的食宿和24小时看护。

“这地方真不错,”陈力一边倒墨水一边说。“我也不必花大把的时间做饭了,在这里我们被照顾得很好。”

在上海,一些公司也相继成立了中国的高端养老机构。其中最成功的应该是“星堡中环”养老社区,这是由美国峰堡集团和中国复星集团联合出资成立的旨在为老年人提供高品质健康服务的机构。

2013年5月开始运营的“星堡中环”位于上海市宝山区环镇南路,拥有189个居住单元,并配备了餐厅、咖啡馆、健身房、药房等生活服务必备设施。

“星堡中环”中国业务董事总经理Lilly Ho Donohue表示,目前星堡的所有床位均已被占满,每位星堡的住户每月将支付2040美元。他还称,公司目前还有两个类似的项目正在运营。

尽管如此,Donohue仍然有些担心。“每成立一家高端养老服务机构都需要几年的筹备,再加上多个部门的审批报备经常弄得人焦头烂额。”他并不确定这样的项目能否成功“复制”到上海以外的地方。

Donohue的担心并不无道理,中国目前的人均GDP的确难以支付“星堡中环”的昂贵入住费用。

 

(文章来源:洛杉矶时报;原文标题:China's economic boom has a downside: Who'll take care of the elderly?;译者:辛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