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市场仍存降息预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市场仍存降息预期

M2降到历史较低水平,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在超预期的降准之后,进一步降息,似乎是摆脱经济增长乏力的一剂良药。

图片来源:网络

劳动节放假的头两日,“最快五一要降息”的传闻就在金融圈里不胫而走。M2降到历史较低水平,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在超预期的降准之后,进一步降息,似乎是摆脱经济增长乏力的一剂良药。货币政策放松的步调已越发清晰。

央行4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3月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放缓至11.6%,央行称M2增速虽略有下降,但与经济增长和物价涨幅预期目标也基本匹配。不过,上述数据的公布,加强了市场对中国将降息降准的预期。

此次的降息传闻包含着两层信息,一是会降息,二是时点或在近期。

虽然自去年11月以来,央行已经两次降息、两次降准。最近一次全面降准发生4月19日,央行宣布普降银行准备金率,幅度高达1个百分点,并在此基础上实施定向降准。但从政策效果看,通胀水平仍然偏低,经济增长依然乏力。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认为:“货币宽松远未结束,刚到下半场。”

上海证券分析师屠骏在研报中指出,虽然一系列非常规型调控手段正在启动,如国开行等银行回归政策性银行。但从各个市场观察可以看到,市场对于短期利率、调控效果存在信心,而对于中长期转型信心仍然不足。这也意味着短期调控政策(如窗口指导等)正在起到效果,而中长期政策(如降准、降息等)仍然使用不足。

4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作出新诠释,“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把握好度,注意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这也被市场解读为释放出货币政策中性偏松的信号。

针对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去年提到“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不同,今年的会议强调“高度重视经济下行压力”。背景是国家统计局公布一季度GDP增速放缓至7%,创下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工业生产、投资、出口等主要指标明显放缓,特别是发电量、铁路货运量出现下跌,经济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放缓态势。而中国国家信息中心5月4日公布的报告预计,二季度GDP同比增长6.8%左右。

“展望二季度,在结构转型阵痛、政策具有时滞、投资惯性下滑、去库存化、高基数等因素影响下,中国经济增速将呈稳中缓降态势,仍难以企稳回升。”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形势课题组在报告中表示。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指出,近半年来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并未显著下行,仍维持在7%左右高位,而目前名义GDP增速也才5.8%,意味着整个社会的平均回报率低于资金成本,经济难以承受如此高的利率。利率不降,经济增速下行难止。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二季度,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空间还会存在,但相对于降息而言,未来进一步降准的必要性和空间更大。不过,短期内是否降息还是要根据经济数据变化去采取相应的调整举措,因为利率政策调整需考虑的因素会更多元,包括资本市场、就业状况、通货膨胀等。

“在经济下行周期,降准和降息通常会交替进行。现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确实还有进一步降息的必要,但是否马上降息,还需进一步观察二季度数据。”温彬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市场仍存降息预期

M2降到历史较低水平,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在超预期的降准之后,进一步降息,似乎是摆脱经济增长乏力的一剂良药。

图片来源:网络

劳动节放假的头两日,“最快五一要降息”的传闻就在金融圈里不胫而走。M2降到历史较低水平,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在超预期的降准之后,进一步降息,似乎是摆脱经济增长乏力的一剂良药。货币政策放松的步调已越发清晰。

央行4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3月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放缓至11.6%,央行称M2增速虽略有下降,但与经济增长和物价涨幅预期目标也基本匹配。不过,上述数据的公布,加强了市场对中国将降息降准的预期。

此次的降息传闻包含着两层信息,一是会降息,二是时点或在近期。

虽然自去年11月以来,央行已经两次降息、两次降准。最近一次全面降准发生4月19日,央行宣布普降银行准备金率,幅度高达1个百分点,并在此基础上实施定向降准。但从政策效果看,通胀水平仍然偏低,经济增长依然乏力。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认为:“货币宽松远未结束,刚到下半场。”

上海证券分析师屠骏在研报中指出,虽然一系列非常规型调控手段正在启动,如国开行等银行回归政策性银行。但从各个市场观察可以看到,市场对于短期利率、调控效果存在信心,而对于中长期转型信心仍然不足。这也意味着短期调控政策(如窗口指导等)正在起到效果,而中长期政策(如降准、降息等)仍然使用不足。

4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作出新诠释,“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把握好度,注意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这也被市场解读为释放出货币政策中性偏松的信号。

针对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去年提到“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不同,今年的会议强调“高度重视经济下行压力”。背景是国家统计局公布一季度GDP增速放缓至7%,创下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工业生产、投资、出口等主要指标明显放缓,特别是发电量、铁路货运量出现下跌,经济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放缓态势。而中国国家信息中心5月4日公布的报告预计,二季度GDP同比增长6.8%左右。

“展望二季度,在结构转型阵痛、政策具有时滞、投资惯性下滑、去库存化、高基数等因素影响下,中国经济增速将呈稳中缓降态势,仍难以企稳回升。”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形势课题组在报告中表示。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指出,近半年来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并未显著下行,仍维持在7%左右高位,而目前名义GDP增速也才5.8%,意味着整个社会的平均回报率低于资金成本,经济难以承受如此高的利率。利率不降,经济增速下行难止。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二季度,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空间还会存在,但相对于降息而言,未来进一步降准的必要性和空间更大。不过,短期内是否降息还是要根据经济数据变化去采取相应的调整举措,因为利率政策调整需考虑的因素会更多元,包括资本市场、就业状况、通货膨胀等。

“在经济下行周期,降准和降息通常会交替进行。现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确实还有进一步降息的必要,但是否马上降息,还需进一步观察二季度数据。”温彬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