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警惕罗振宇们的“金句”

金句原本是写作者思考结果的精华,但脱离语句原来的文本,很可能会让金句偏离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对于阅读者来说,只是抄了一条近道,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文|刺猬公社 铁林

《时间的朋友2018》给罗振宇招来了很多敌人,过去的两天,从罗振宇到《得到》,再从《得到》到知识付费,无一幸免。最刻薄那句话成了流传甚广的段子:中年人听罗胖的跨年演讲与老年人买权健的营养保健品,其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

这是罗振宇跨年演讲的第四场,按照20年之约,罗振宇还会在未来十六年的跨年之夜,持续提供一次《时间的朋友》主题演讲。从流量的角度来看,罗振宇这次的跨年演讲非常成功,不仅拿下了多家科技媒体的头条,还顺道留下了一堆“金句”。

“金句”分两种,一种借由名人的嘴说出来,一种由演讲者自己创造。据罗振宇微博透露,这次演讲,至少引用了17位名人的话。比如诗人木心的“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还仍然热爱它”;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一个人能同时保有全然相反的两种观念,还能正常行事,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

金句不仅能拉高整个文章的格局和调性,同时也为听众准备好了,最佳的转发语。这次的演讲中也有,比如:婚姻,是把自己的人生整理好后才做的事;决定我们这一代人个体命运的,除了众所周知的大趋势,更是那种需要我们每一个人自己去主动发现的小趋势。

此处并非怀疑或者否定这些金句原本的价值。而是,这些话很可能会被某些人全盘接受,并成为未来生活的座右铭。金句原本是写作者思考结果的精华,但脱离语句原来的文本,很可能会让金句偏离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对于阅读者来说,只是抄了一条近道,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不信去网上搜,一定有罗振宇语录的集合。

从罗振宇式IP的角度来看,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逻辑,个人的品牌价值大于节目品牌价值,比如《小崔说事》离开了崔永元,就不再是《小崔说事》。IP会带来粉丝,粉丝会进一步放大金句的效果。

知识付费的本质和“金句”是非常像的。两者本身都不一定是坏东西,但是,都会简化个人的思考能力和思考逻辑,直接获得某一个结论或者结果。

南京大学英文系但汉松副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到了自己对“名著浓缩音频”的看法,“这样的创新好像让听众读完了名著,又似乎促进了公众阅读的意识和风气。但我认为这一切吞服下去后,文学阅读可能尚未开始。真正的阅读需要亲自把文字当药煎服,使其进入体内,和身心、血液、神经中枢发生奇妙反应。因此,阅读并没有特别的窍门,阅读就是亲力亲为,一行行的读,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让自己的想象力、生命体验与文本冲突、碰撞。”

“懂得与否不是瞬间发生的事情,读懂一本书是延宕在生命漫长岁月中一个过程。纳博科夫说过,真正的文学阅读永远都是重读。文学是一种累加的、犹疑的过程,不能用懂得与否粗暴决定阅读的效果。阅读有时不能列出一份成果的清单,因为有时它获得的是一种惘然与震撼,它需要时间反刍、消化,让我们对过去的生命状态有所思考。”

也就是说,知识付费和“金句”让人迅速掌握到了信息,但是如何找到更好的方式,转化为知识,需要当事人保持高度的警惕。学习和阅读,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需要不断和人本身的劣根性作斗争,看书的习惯,也不是与生俱来的,需要自我培养,五年、十年、二十年,或许才会真正爱上阅读带来的快乐。

多数互联网产品不会鼓励人和自己的“欲望”做斗争,更多的产品巴不得找到人性的弱点,再毫不留情的攻击。字节跳动被媒体形容为“APP工厂”,公司内部,一款拉新、留存数据更好的产品,才会得到更多的资源照顾。

这也是微信改版后仍然收获大量好评的原因。张小龙保留了自己的阅读情节,并且在优化阅读体验。搜狗CEO王小川在微信改版后,在微博公开了一段评论:一鸣用脑,小龙用心。前者相信数据与算法的价值,让字节跳动;后者相信人的意义,因你看见所以存在。

包括《得到》在内的知识付费产品,先是一款移动互联网APP,再是知识付费产品。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注定要遵守移动互联网的产品设计逻辑,内容也要服务于此,有趣、易读、便于理解远比严肃、规范要来得重要。

文学专业出身的老魏(化名)会质疑降级式的文学阅读课程,“如果是学校授课,老师的第一件事,是检查大家有没有读过原著,而在大部分文学类知识付费课程中,很多专业的术语被取消了,使用术语一来是提高认知,二来是让你走出舒适区,是一个不可缺少的痛苦期,但现在,课程面对大众的时候,这部分内容被抽掉了。”

有些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刺猬君曾偶然参加过一场新书发布会。作者以自己高考以及就业的优秀经历来证明自己掌握了不同于其他人的学习方法和成功之道。对于那位作者来说,书籍销售并不是盈利的大头,买书以后,读者(或者称为粉丝更合适)会进一步享受社群服务,作者会针对不同人群面对的不同问题,提供相应的解决课程。这类课程,并不主要提供给一线城市的青年,它通常深入二三线城市,利用某些信息差,斩获相应的受众。作者在接受采访时还提到一些细节,她经常在活动现场,碰到热泪盈眶的读者,等着她签售。

这是知识付费常见的套路:职业焦虑、迅速提升、成功者效应。类似的作者,远多于罗振宇。因为攻击人的弱点,远比拉着用户提升,来得容易得多。

今日头条崛起时,人们担心算法推荐,带来信息茧房问题。实际上,信息茧房更多是一种人为的选择结果,一个人本身的知识水平,决定了他的信息茧房有多大。让人恐惧的不应该是算法推荐,而是自身还有没有打破信息认知壁垒的能力。

同样,面对越来越让人感到“舒服”的知识付费课程,使用者一定要保持万般警惕的态度,获取知识的过程不可能太过轻松,不要被通篇的“金句”限制了探索的脚步,也不要轻易让“金句”轻易成为自己的人生真理。

缺少学习知识的困惑和痛苦,不管是读《红楼梦》《第一炉香》,还是买了一堂199的课,又或者听了20次跨年演讲,收获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无非几句漂亮的“金句”而已。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