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19漫画市场大变局:奥飞欲售有妖气,腾讯、B站搅动乾坤

以IP为核心,集漫画、动画、授权、玩具、婴童、游戏、实景娱乐等业务的IP+全产业链运营平台——这是奥飞娱乐的目标。可是如今,董事长蔡冬青当年以个人名义投资的A站奄奄一息后被卖出;影视公司剧角映画成绩平淡;有妖气漫画也未能保持在行业中的地位。

文丨同相 指月

2006年4月,25岁的周靖淇创立了有妖气,成为早期动漫爱好者的一个交流平台。

经历了盛大集团的投资、奥飞娱乐9.04亿的收购后,有妖气漫画一度成为国内最大的线上漫画平台,《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雏蜂》等IP被接连开发。只不过随着快看漫画、腾讯动漫崛起,有妖气影视项目的失利,辉煌转瞬即逝,逐渐落后于市场。

创办十年之后,2017年9月周靖淇正式对外宣布辞职,创立仙山映画,他写道:“十年一梦,我愿一切皆幻,再睁眼,仍少年。”联合创始人兼COO董志凌、于相华同时离职。

创始人离去一年多以后,2019年有妖气在国内漫画市场里的地位变得比当初更尴尬。快看漫画、腾讯动漫仍占据头部,哔哩哔哩成立漫画APP,收购网易漫画来势汹汹——一场行业洗牌已然开始,奥飞娱乐也无法无动于衷了。

不久前,网传奥飞娱乐在寻求出售“有妖气”部分资产甚至打包出售整个平台,随后奥飞娱乐回应称:“奥飞娱乐一直在为‘有妖气’寻找合适的战略投资者,希望通过引入优质资源,助力‘有妖气’平台发展壮大。如相关事项确定后,公司将严格按照信息披露的规定和要求履行披露义务。”奥飞娱乐的回复虽未承认出售股份的具体情况,但至少说明寻找新的战略投资方是既定方向。

跑马圈地的奥飞娱乐陷入“全”而不强

近一年来,围绕在奥飞系身边的消息少有正面。奥飞娱乐这家国内唯一IPO上市的动漫公司过去一年股价下跌超过50%,2018年三季报更是惨淡:公司收入7.34亿元,同比减少15.2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30亿元,同比减少116.84%,扣非归母净利润-0.70亿,同比减少-283.08%。

以玩具起家,在深耕儿童动画市场扎根不浅的奥飞娱乐一度以“东方迪士尼”为方向。经过多轮买买买的跑马圈地,奥飞看似拥有了动漫行业的全产业链水准:自身在衍生品开发领域具有积累优势;收购的大量动漫娱乐公司也都具有IP价值和生产力;董事长蔡冬青在快手接盘前一直是A站的大股东;2018年3月,奥飞更成为爆款“小猪佩奇”在中国的IP合作方……

来源:艾瑞咨询

以IP为核心,集漫画、动画、授权、玩具、婴童、游戏、实景娱乐等业务的IP+全产业链运营平台——这是奥飞娱乐的目标。可是如今,董事长蔡冬青当年以个人名义投资的A站奄奄一息后被卖出;影视公司剧角映画成绩平淡;有妖气漫画也未能保持在行业中的地位。

奥飞娱乐预想中的情况或许是:从四驱车时代成长起来的奥飞娱乐在玩具领域与儿童动漫都有传统优势,在儿童市场已经站稳脚跟;有妖气平台则提供了已有的爆款IP和源源不断的漫画IP生产,可供开发成动画、电影、衍生品、实景娱乐等诸多产品,在玩具领域的积累也有助于衍生品开发。

但事实情况或许是,奥飞娱乐并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操作这样的一个大盘子。这些与奥飞沾边的平台在市场竞争中失利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但或许其中一个因素是奥飞互联网思维的欠缺,在自己不熟悉领域的投资过于托大,甚至从创始人团队集体离职的新闻来看,奥飞与被收购公司或许早有内部分歧。

漫画只不过是IP开发的起步阶段。漫画作品成型需要一个相当长的培养期,而在后期的动画、影视、衍生品等阶段的开发每一环都需要强力的制作团队来支持,对人才与资金要求很高。以腾讯今年的爆款作品《魔道祖师》为例,原作2015年10月在晋江文学城开始连载,漫画于2017年12月在快看漫画连载,2018年7月在腾讯视频播出网络动画,企鹅影视与视美动画公司全盘参与了漫画与动画的制作,这个开发速度已经算得上极快,但从原作连载到动画面世,也花了将近3年的时间。

奥飞娱乐手中的漫画IP虽多,质量上也偶有《镇魂街》《端脑》这样兼具口碑热度的作品出现,但在利用IP开发衍生作品过程中,奥飞娱乐自《十万个冷笑话》后就从未触及“爆款”。《端脑》动画与网剧完成质量颇高口碑良好,但宣传效应不足并未出圈;《镇魂街》2017年的网剧豆瓣仅6分,电影项目也未有实质进展。至于前几年收购的众多游戏公司更是败事有余,2017年给母公司带来大量亏损,2018年游戏行业寒冬、版号受限更是难有好转。

动画、影视等IP后续改编都是需要大量时间和金钱的,奥飞娱乐在整体亏损的情况下很难继续支撑目前的布局。据21世纪经济报道,奥飞娱乐副总裁兼董秘李斌曾经这样形容奥飞娱乐的现状:“公司目前阶段的风格不适合做外部影视和游戏,并已经收缩外部影视投资,未来仍将聚焦精品IP的研发、稳定玩具业务以及主题乐园的开拓。”

回归自己熟悉的领域,是奥飞娱乐重整旗鼓的开始。至于有妖气如何处理,笔者认为出让部分股份需求互联网巨头战略入局的可能性较大,毕竟有妖气上的头部IP已经成为奥飞娱乐影视资源的重要组成,即使在APP用户份额无力回天难以赶超快看和腾讯,但影视改编的后续成败尚未可知,引入更有实力和经验的队友合作开发宣传或有一战之力。

变局中的漫画市场:腾讯、B站搅动乾坤

在当前漫画市场格局里,快看漫画占据绝对优势,腾讯动漫紧随其后。从trustdata数据来看,2018年9月快看漫画的MAU几乎等于腾讯动漫、看漫画、微博动漫相加:

来源:Trustdata

2018年下半年开始,漫画市场其实正在发生看似悄无声息的变局。二次元产业重要势力B站此前一直没有入局漫画市场,直到2018年底先是推出了哔哩哔哩漫画APP,紧接着又官宣收购网易漫画,短时间内就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纵观成功上市后B站在2018年的决策与行动,几乎可以用“财大气粗”+“左右逢源”来形容。笔者以为,撬动漫画市场风向的第一个大事件是B站与腾讯在10月达成的战略合作:这次合作包括互相开发片库、在动画项目的采购、参投和自制方面,建立深度联合机制、同步投资机会等。

在此之前,B站与腾讯原本就是动漫行业投资的主要玩家,收购了大批具有上游制作能力的工作室和公司。

来源:艾瑞咨询

我们细数两者的资源优势——腾讯方面有强大的IP积累、企鹅影视的制作规模和经验、规模巨大的腾讯视频播出平台、众多国漫领域爆款;B站则拥有特点鲜明、与动漫最为契合的用户群体和社区文化,但才刚刚步入上游制作领域。

腾讯与B站达成战略合作之后,这两家势力的聚合或许就是为了在动漫产业的各个领域占据头部位置。哔哩哔哩漫画APP上线后显示,APP已拥有《火影忍者》《境·界》(死神Bleach)和《银魂》《我的英雄学院》等正版漫画,此前这些作品的中国区版权均为腾讯所有。

来源:哔哩哔哩漫画APP

目前的漫画平台里,快看漫画占据第一且有较大优势,但未必能够稳居头把交椅。腾讯动漫在入局早期纳入的则是《火影忍者》《龙珠》等日漫经典IP,但在彼时,盗版字幕组和网站如日中天,腾讯的这些版权积累在当时并未让它占得先机。

如今,对漫画的运营早已进入IP化时代,腾讯自阅文集团、企鹅影视积累的IP运营优势将更加明显:《斗破苍穹》《全职高手》《斗罗大陆》《狐妖小红娘》《魔道祖师》等多部成功的IP动画作品成绩已经远超其他平台。快看漫画虽然也有《快把我哥带走》IP全面开发的成功案例,但相比腾讯的IP化能力显然仍有所不足。

来源:艺恩数据

漫画平台的IP源价值未来将越来越大于漫画付费、平台广告等常规收益。后者提供的是稳定收入源,却很难独立支撑起内容支出——而谁能等得起影视化改编的长周期和现金流的压力,坐稳第一的希望才越大。这或许也是网易漫画等行业中流选择卖身的原因:成为头部无望,IP养成太慢且烧钱,不如弃之。

B站今年的操作其实与前些年的奥飞有相似之处——在ACGN领域四处扩张,寻求全产业链优势。但不同的是,B站选择成为一个中轴与互联网巨头们共舞:收购网易漫画,建立自己的漫画平台;与腾讯在版权、投资等上游产业链全面合作寻求内容源;在下游商业化开发市场上又与淘宝达成达成战略合作,衍生品市场想象力巨大。

在漫画市场,腾讯、B站在2019年对快看漫画展开追赶是可以预见的,至于有妖气的归属如何,仍要看奥飞娱乐对自己的定位。在动漫产业市场里,并不是所有细分领域都有共同的逻辑,在优势领域做自己擅长的事,或许是奥飞娱乐终于明白的道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