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艺术升App”被指垄断艺考报名通道,央美回应称确与其存在合作关系

中央美院和天津美院招生办工作人员均表示,“的确与‘艺术升’存在合作关系。”问及具体的合作缘由与合约细则,中央美院招生办的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黎文婕 戴梦馨

2019年1月6日早上6点,面对手机界面上满屏的问号,早已身经百战的画室老师唐艺(化名)也跟着学生一起慌了神。

6个小时之前,唐艺在学生群里反复叮嘱,“报考西美和天美的,明早6点开通报名通道,大家记得提前1小时打开软件做好准备。”然而一觉醒来,“艺术升”网站与客户端——包括中央美院、天津美院和西安美院在内的八大美院唯一报名平台出现故障,系统崩溃。

面对报考系统乱码、封禁账号和反复闪退等种种问题,与唐艺一样焦虑的是全国70万名艺考生。

2019年1月7日,数名艺考生通过微博发布艺考报考问题,迅速引发热议,“艺术升”与高校合作报名的形式也受到质疑。

有学生家长给唐艺发来消息,“这可是和高考一样重要的考试,怎么如此儿戏?”

艺考报名成“闹剧”,付费加急仍难成功

“看着不知道第多少次出现的‘系统繁忙’,我感觉快要窒息。”复读生周洲(化名)在报考前就将报名流程熟记于心,早上6点天津美院开始报名,她5点半就做好了准备,反复叮嘱自己,“报名成功后需要在半小时内尽快支付,不然需要重新报名。”

但是直到中午12点,她还没能顺利进入报名界面,她的同学们也几乎无人报名成功,“报考群全都在讨论,垃圾系统崩溃了,别说考不考得上了,能不能报上名都是问题。”

直至凌晨1点,周洲才报名成功,“那一刻,甚至感觉已经没有力气参加考试了。”

周洲告诉界面新闻,此前,“艺考升”的工作人员曾到周洲所在的画室进行宣传,表明该软件是“八大美院的唯一报名平台”,并且推荐了软件内的VIP服务,即价值598元的录取概率(组合套餐)。出于“买了可能更保险”的想法,周洲也购买了这项服务,除此之外,周洲在报考时还支付了50元钱购买肖像信息加急审核,“虽说是加急,然而购买之后界面依然是不停崩溃”。

“APP主创到画室演讲时曾表示,光靠卖卡就能年收几个亿。”有艺考生表示,“在宣传的过程中,他们表示一旦购买了VIP卡,软件内所有服务均不用再次缴费。”

除了VIP卡和50元的加急审核服务,软件内还有报考指南等多处需要付费的服务。界面新闻粗略计算,如果购买包含VIP卡在内的所有服务,一名艺考生在报名过程中就需要支付近700余元。

“我们是2019届的美术艺考生,今年正好遇上艺术考生改革,明年就正式改革,取消综合类大学的校考了。正值重要关头,一个名为‘艺术升’的APP垄断了艺术升十几所院校的报考通道,然而此APP却不作为,(让)全国数十万艺考生挤他们的土豆服务器。”一名艺考生发布此条微博后,质疑声起,众多家长、学生与老师担忧,“这么多所院校将报名服务交给第三方商业机构,难道不是拿学生们的命运做实验?”

报名App归属商业机构,付费增值服务成盈利点

根据应用商店的信息标注,学生们报考使用的“艺术升”App开发商为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亦闲科技)。表明身份为该公司副总经理的李姓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亦闲科技从2005年起向艺术院校提供报考技术服务。

考试报名在线肖像确认是亦闲科技的主营业务。李经理对界面新闻记者解释称,此前的美术考试为了防止替考,要求学生到学校现场填写登记表、携带个人照片,由老师人工比对,这导致美术考试报名时总会排起长队。因此,多所美术学院开始采购技术服务,将身份确认环节挪到网上。

中国美术学院是亦闲科技的第一所合作学校。2015年,亦闲科技推出“艺考升”官网及App,之后更名为“艺术升”。李经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建立艺术升的原因之一是技术能力有限,工程师数量不足,无法为分布地区不同、考试时间极为接近的多所院校同时提供学校局域网内的报名服务。“艺考升”App的在线肖像确认业务就是将考生的身份信息提供给多所院校用于报名。

目前,亦闲科技向超过20所学校提供报考技术服务,除了此次引发关注的美术学院,还包括吉林艺术学院等5座艺术院校。此外,浙江省考生报考外省艺术院校时,必须在杭州师范大学、浙江理工大学考点报名考试,这两个考点的报考技术服务全部由亦闲科技负责。

作为一家私营企业,亦闲科技已经成为多所著名艺术院校全国考试报名的唯一渠道,甚至被考生认为“垄断”了报名,它获得资格的原因备受关注。

对此,中央美院和天津美院的招生办工作人员均表示,“的确与‘艺术升’存在合作关系。”但问及具体的合作缘由与合约细则,中央美院招生办的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

李经理回应界面新闻记者说:“学校选择我们是看重我的服务能力,我们和所有学校的合作都是走招投标,都是公开、正规、有合同的合作。”

鲁迅美术学院在2018年12月24日公布的《鲁迅美术学院艺术类专业考试招生报名、评卷、录取服务等购置成交公示》显示,该校向亦闲科技采购艺术类本科招生网上报名软件服务购置,成交价为1.50 元/次,金额共计1.5万元。

然而,学校采购的价格远远无法覆盖招生系统的成本。根据李经理提供的信息,单所学校采购招生报名服务的价格在2万元左右,而报名系统每年运营成本为2000万元以上。

因此,向考生售卖附加服务成为亦闲科技维系运营的手段,收费项目包括肖像采集费、审核加急费、报考咨询、留学咨询等。李经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艺术升主要的收入来源是肖像信息采集和加急费用,为亦闲科技贡献了一半以上的营收。

收费服务成为报考中备受争议的焦点。多名购买增值服务的考生反映,即使购买加急服务以及售价598元的VIP服务卡后,仍然无法报名。知乎用户“Vitech”发现,艺术升网站的源码中隐藏一个“超级密码报考确认框”,疑似存在单独收费的特殊报考渠道。

对此,李经理向界面新闻记者回应称:“加急的不是报名环节,是肖像信息审核的过程从7到10天加急到一天左右。”他强调无论是审核加急还是VIP服务,都不包含报名加急。而对于网站源码,李经理表示并不清楚,否认存在任何收费加急的报名渠道。

专家:公共服务不应成商业机构“唐僧肉”

无论艺考报名是否存在隐藏收费,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亦闲科技负责的2019年艺考报名系统爆发严重问题。在1月7日的回应中,艺术升向考生道歉,表示公司服务器响应能力严重不足,已增调150台服务器。

“我们预判失误了,这次主要是因为校考政策变化,学生们不知道还有没有校考,就都去抢已经出招生简章的几大美院考位。“李经理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美术校考政策变化源自2018年12月29日公布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根据这份文件,除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部分艺术类本科专业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使用省级统考成绩,不再组织校考。

这意味着报考综合性大学美术类专业的考生,无法确定2019年是否还存在校考环节。李经理认为,这导致原本不算热门的八大美术学院校考报名热度激增,“去年报名时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为8000,而今年最高达到了34万。”

1月7日,教育部通过官方微博表示,已指导和督促有关高校通过增加报名渠道、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点等措施,确保有意愿参加校考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李经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对于考生、家长集中反映的部分考点报满问题,公司正在联系高校,而部分高校已经发布公告开始增设考点。

天津美术学院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将增加成都考点考场容量。鲁迅美术学院则宣布增设徐州考点,桂林、杭州和郑州考点增加考位,河南考生可到外省考点报考,而以上考点的报名方式依然仅有“艺术升”网站。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这些高校官网本来有报名通道,但点击进入后都跳转到‘艺考升’网站,此举表明学校支持这一平台的坚定态度。对于该网站出现的报名拥堵,疑似收取加急费等问题,相关高校必须做出解释。”

在熊丙奇看来,高校可以购买第三方服务,但必须意识到如果提供报名服务的是商业机构,就可能有利益冲突和利益输送问题。把艺考报名变成一门生意,带来报名网站渠道不畅通、学生信息不安全,机构用报名系统牟利等问题。这既影响公共服务的质量,也将败坏学校的形象:学校是不是自己也把艺考作为生意?

“目前根据教育部的要求,学生和家长可以消除报不上名的担忧。但是有关高校有必要进一步完善利用第三方平台进行考试报名。”熊丙奇告诉界面新闻,在一个统一的网站(或APP)上报名参加艺术专业校考本是便民之举,也有利于各高校共享信息。但鉴于公共服务的属性,提供报名服务的网站(APP)除了要保障渠道通畅、考生信息安全之外,还必须坚持公益属性。假如提供报名服务的网站(APP)经营方属于营利性,就可能出现侵犯公共利益的问题。

熊丙奇建议,校考的报名体系既可由高校委托专门机构开发,由学校担任负责主体;也可由多所高校联合委托第三方机构,开发、维护费用应由高校承担,要求机构在运行时必须坚持公益性,不能有其他商业行为。

将商业属性约束在公共服务之外,不让营利机构盯上学生这块“唐僧肉”,或许才是避免乱象更为合理的做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