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摩根大通朱海滨:2019美国经济或前高后低,中国恰恰相反

“我们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从增速会比2018年进一步放低,放缓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国和中国,预计2019年都要降低0.5个百分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艺

“我们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从增速会比2018年进一步放低,放缓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国和中国,预计2019年都要降低0.5个百分点。”在日前于深圳举办的“2019胡润新金融百强榜”活动上,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滨对2019年全球经济形势进行了展望。

具体比较中美两个国家,朱海滨判断,美国或前高后低,从季度来看,每个季度的环比增速逐渐往下走。“中国可能恰恰相反,在年初经济下行会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所以最近政策方面的一些连续的调整,但中国在下半年可能会出现一个经济底部相对的企稳。”

对2019年,朱海滨认为,全球最重要的风险点在于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美欧之间的汽车谈判、美联储的加息、英国脱欧、中东石油等问题。

回顾2018年,朱海滨表示,全球经济出现了几个比较大的意外。

第一个意外,从全球经济来看,年初很多人预测2018年全球经济欧美日、新兴市场国家均衡发展。但实际上美国一枝独秀,欧洲、日本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经济下滑。

第二个意外,在资产的配置方面,年初认为股票市场要优先于债券市场。“实际上2018年投资股票的基本上都没赚到钱。”

固定资产投资短期面临下行压力

从内需来看,市场对消费和投资态度悲观,朱海滨认为,2019年经济走势到底会如何,实际上最终取决于投资。而短期固定资产投资将整体下行。

当下PMI重新回到50的分水岭,工业企业利润数据也出现断崖式的下行,内需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实际上影响中国经济宏观内需短期最主要因素仍然是投资领域。”朱海滨认为。

投资包括三块,基建、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三者代表中国固定资产投资80%左右。朱海滨认为,这三块将共同面临短期的下行压力。

一季度可能出现新一轮基建投资的下行。2019年房地产市场会是一个温和下行的过程,“我们有理由相信房地产投资将从8-9%的增速跌落到5%左右的增速”。制造业投资最近几个月非常强劲,一度达到12-13%。“在2019年制造业投资接近两位数的增速不可能再延续,很可能出现掉头往下的情况。”朱海滨表示。

减税利好效果有限,或转为储蓄

政策调整方面,“怎样把逆周期的调整和中长期结构改革相平衡,这是2019年面临的最大问题。”朱海滨指出。

中国在2018年7月份以后已经进入政策调整期,12月份以后,政策的宽松力度在进一步的增强。政策宽松涉及4个领域,房地产政策、金融监管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

2019年房地产政策并不会出现政策大幅度的放松,“我们不太可能看到央行降低房贷利率,也不太可能看到对于房地产交易税收的调整。更可能出现像2012年、2013年,允许地方层面的、不同程度的、实质性的宽松。同时,可能会允许在流动性放松的情况下,一部分的资金开始流向房地产市场,解决房地产投资企业的资金问题。”

金融监管政策方面,去杠杆可以微调,但是不可能转向。“房地产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不太可能出现大幅的宽松,所以政策调整主要集中在财政和货币政策。”朱海滨认为。

在货币政策上,本轮货币政策调整的力度明显要比以往要低,并未出现降息的行为,银行的平均带来利率成本并没有下来。因此要更多关注财政政策。

“财政政策的焦点在于减税,但减税到底能不能带来2019年经济强劲的反弹,我个人觉得是比较怀疑,目前市场对于减税,尤其在中长期的好处我觉得是过于乐观。”朱海滨表示。

朱海滨认为,减税存在两个问题。第一,没有降低政府财政开支的手段。第二减税对经济,从中长期来讲是好事,但短期的效果比起投资而言,力度要弱。因此在信心低迷期,减税可能在这种情况会转为一个存款或储蓄,不会转化为消费或投资。

朱海滨表示,“所以我们的观点,在2019年至少在上半年,中国经济仍然会是一个下行的阶段,大家需要做好进一步的准备,为下半年创造条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