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政治纠缠宗教的结果:美国基督人口骤降 无神论者比例翻番

在美国,宗教信仰一直影响着人们在政治立场上的站队。现在,政治态度的分化,也开始越来越明显地反作用于人们在宗教信仰上的选择。

图片来源:Euan Cherry / 东方IC

在美国,宗教信仰一直影响着人们在政治立场上的站队。现在,政治态度的分化,也开始越来越明显地反作用于人们在宗教信仰上的选择。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5月12日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基督徒人口比例急剧下降,而无宗教信仰者占比上升,甚至超过了美国天主教徒。

调查显示,基督徒仍然是美国最大的宗教团体,但其人口占比从2007年的78.4%下降到2014年的历史最低点70.6%。同期,无宗教信仰者的比例则从16.1%升至22.8%。

无宗教信仰人群中,无神论者比例增长近一倍,从1.6%升至3.1%;不可知论者从2.4%升至4%;另有15.8%的人表示,他们没有特定信仰。

皮尤在这份报告中指出,基督徒在人口中的占比下降,主要源于主流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数量的下降。这些传统大型宗教的人口自2007年以来下降约三个百分点。美国福音派新教徒比例也有所下降,但相对缓慢,下降约一个百分点。

皮尤的研究认为,跨宗教通婚似乎导致了非宗教人数的增长。不过,基督徒比例下降、非宗教人士比例上升的背后,有着更为深刻的原因——那就是,宗教与政治在美国人信仰表达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这两者的相互作用和演化发展。

宗教曾经影响过政治,而现在,政治似乎正反过来把一些美国人推出宗教的怀抱。《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认为,这种现象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解释基督教信仰者比例的下降和无宗教信仰者人数的上升。

白人福音派新教徒的数量在过去七年保持相对稳定,占比维持在美国人口的25%上下,在绝对人数上还实现了小幅增长。一方面,这显示了福音教派的生命力,而另一方面,可能正是那些持保守政治观点的福音派新教徒的政治实力,加剧了无宗教信仰者人数的戏剧性增长。

每十个白人福音派新教徒中,就有八个支持共和党——该比例之高在所有信仰群体中几乎独一无二。学者们一直认为这会反过来影响福音派新教徒甚至持保守观念的天主教徒。事实上,很多专家认为,正是文化和战争领域的政治冲突,刺激了更多基督教徒最终选择抛弃所有宗教传统。

传统意义上来说,人们认为在这两者中,宗教是原动力而政治是其造成的后果,但现在恰恰相反。纽约大学社会学和人口统计学者迈克尔·豪特(Michael Hout)表示,一些福音派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放弃信仰,正是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与保守政治议程捆绑到了一起,而他们并不想让别人认为事实就是如此”。

与此同时,人口结构的变化,特别是那些出生于1980年代到2000年代的千禧一代的崛起,正在文火慢炖地改变着福音派新教徒自身的文化。这些改变反映到了对同性婚姻和堕胎的看法上。

2007年,只有14%的福音派新教徒支持同性婚姻,而到2014年,由于观念更新的年轻一代逐步取代老一辈人,这一宗教群体中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已增至21%。

佐治亚州莫斯大学神学与公共生活中心(Center for Theology and Public Life at Mercer University)主任大卫·顾希(David Gushee)说:“我知道很多、很多年轻的千禧一代福音派新教徒是因为群体中保守的政治观念选择离开。一些时候,他们只会放弃福音派新教徒身份,但有时他们甚至会彻底离开基督教——因为他们觉得够了,对所有这一切。”

大卫·顾希在他2014年出版的《改变我们的思想》(Changing Our Mind)一书中,从福音教派的角度为同性婚姻辩护。

皮尤调查显示,目前的千禧一代中,只有刚过一半的人拥有基督徒身份;相反,已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保持世俗。俄亥俄州阿克伦大学应用政治幸福研究所(Bliss Institute of Applied Polit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Akron)主任约翰·格林(John Green)说,不止如此,与过去的人比起来,他们还能更轻松地承认自己的这种状态。

皮尤调查提供的数字证实了这一点。近年来,年轻人越来越可能加入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群。2007年,在18岁到26岁的年轻人中,这样的人有25%,而到2014年,同龄青年中,这一比例已升至34%。

对保守派人士和共和党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在选举中,他们一直依靠来自白人基督徒的选票来弥补其他群体及世俗选民造成的票数差距。拿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来说,他在白人福音派新教徒中的支持率为79%,在白人天主教徒中的支持率为59%,在非福音派白人新教徒中的支持率为54%,而在没有宗教信仰的白人选民中,他只获得33%的支持率。

几乎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美国基督徒数量的下降将出现放缓。一些人曾认为,随着年轻人阅历的增长,他们会走向宗教,但这份报告或许会让他们重新掂量掂量。

皮尤研究中心宗教研究主任和报告的牵头编辑阿兰·库伯曼(Alan Cooperman)对《纽约时报》说:“他们并不是最初没有信仰而在后来有了信仰。正好相反。”

政治和宗教间互动的未来在哪里?又该如何把握和运用两者间的关系?

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豪特说:“现在,政治和宗教纠缠在一起,你无法用其中一个去预测另一个。假如共和党人开始更多地关心经济或是移民问题的话,也许,无宗教信仰人口的增长势头会有望放慢下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