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在家庭与世界之间:马丁·路德的三次遗嘱

路德夫妇既与时代的命运紧密相连,又有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透过路德的三封遗嘱,可以看出路德晚年心境的变化轨迹。

拉丁美洲:几度迷茫的土地

时至今日,纵然再有欧洲、美洲之间的差异,已经鲜少再涉及“新旧世界”之划分。“拉丁美洲”这一名称已经过渡成为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逃脱不断被设定的命运,实现了它的自我成长。

从《虚无时代》看人生意义:物质文化、社会结构发展到一定程度,精神危机就会出现

在维舟看来,无论是天理、公理还是真理,它的提出往往针对的是群体的伦理道德和救亡图存的路径,而非个体存在的价值意义。因此他认为,“中国人找到人生的个人意义,这个挑战才刚刚开始。”

从人文主义到极端主义:炼狱的诞生与欧洲社会转型

也许,炼狱观念和制度所代表的中世纪人文主义,以及中世纪人文主义对善恶二元论及其极端主义倾向的抵制,是我们需要寻找的答案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成吉思汗山丘剖解历史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罗新实地探访中亚遗迹,发现这两个成吉思汗山丘遗址都只不过人工堆砌。

是“卡瓦格博”还是“梅里”?一座雪山的山难、传说与开发

“人的名字,是理解一个人的开始。山的名字,也是进入一座山的入口。”

从三星堆到石黑一雄:太阳崇拜的前世今生

太阳崇拜后来让位于正式的宗教,但太阳神的影子却长存人间。

马丁·路德如何重塑了我们的大脑?

宗教改革推广了“父母和政治领袖应教会孩子识字,以确保其能得到永恒的拯救”这一理念。我们的大脑接纳了它,进而为无穷无尽的享乐打开了神经通路。

猎巫的逻辑和女巫的影子:美国文学中的冷战思维

如果回到当时的历史背景,可以发现这种绝对的敌人意识根植于大多数人的心中,在这种情况下,亲情与人情又怎能与根除敌人之必要性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