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在成吉思汗山丘剖解历史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罗新实地探访中亚遗迹,发现这两个成吉思汗山丘遗址都只不过人工堆砌。

是“卡瓦格博”还是“梅里”?一座雪山的山难、传说与开发

“人的名字,是理解一个人的开始。山的名字,也是进入一座山的入口。”

从三星堆到石黑一雄:太阳崇拜的前世今生

太阳崇拜后来让位于正式的宗教,但太阳神的影子却长存人间。

马丁·路德如何重塑了我们的大脑?

宗教改革推广了“父母和政治领袖应教会孩子识字,以确保其能得到永恒的拯救”这一理念。我们的大脑接纳了它,进而为无穷无尽的享乐打开了神经通路。

猎巫的逻辑和女巫的影子:美国文学中的冷战思维

如果回到当时的历史背景,可以发现这种绝对的敌人意识根植于大多数人的心中,在这种情况下,亲情与人情又怎能与根除敌人之必要性相比?

拉美革命者随时准备华丽赴死,却很少切实改变世界 | 切·格瓦拉逝世纪念

苏联副总理米高扬曾对切·格瓦拉说:“我们看见你们准备华丽地赴死,但是我们认为这种华丽的牺牲并不值得。”

传染病如何影响了人类的信仰?

在文学中,当传染病肆意传播时,一部分人的信仰可能会深化,但另一些人可能会拒斥乃至于彻底抛弃信仰。

从新冠封城期间的违规者思考“道德运气”问题

要恰当地评判某个人的行为,我们似乎应该着重看他的动机,而非动机具体如何展开。

同一个案件,迥异的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无法识别仇恨犯罪?

科学家发现,如果一个人对受害者持有种族主义观点,那么他对仇恨犯罪的看法就会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