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周二力这三年:权健崩塌之后,斗争未结束

周二力只是权健受害者中的普通一个,但他的抗争和他的故事最终导致了权健的倒下。在持续几年的努力背后,这一切却是他一个人背着家人在独自承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谢欣

编辑 | 任悠悠

1

对于周二力而言,每年的12月总有些特殊。

接触权健并给女儿用药是在12月、女儿不幸去世在12月、丁香医生发文,权健帝国开始坍塌在12月,而他第一次察觉到权健的真实面目,即发现自己女儿被权健拿来虚假宣传,也紧挨着12月。

对于这个本来普通平常的赤峰汉子来说,每一年的冬天可能都格外的冷。

2019年1月18日,周二力以“权健集团虚假广告宣传、非法行医和制售假药”三项案由向天津市公安局武清分局报案,当晚十一点多周二力才做完笔录,次日他获悉他的报案已获受理。但随后他被告知,由于案情复杂,警方无法在规定的七个工作日内答复他是否立案。

虽然权健束昱辉等人已经被逮捕并撤销一系列社会职务,但周二力与权健的斗争还远未结束。

“一直相信它迟早有这一天”

这是周二力对如今权健集团现状的评价,从发现权健在网络上发布治愈周洋的信息算起,至今已有5年。无论是自己报案、曾经的起诉、接受媒体采访,或是加入网络上的反权健组织,这5年他一直以各种方式进行着斗争。

然而自我评价“文化水平不高”的周二力,曾经即使在女儿服用权健药物后病情恶化,权健方面再也不接电话的情况也未曾想过自己是被欺骗与利用了。“我当时以为对方只是因为没有治好周洋的病,不好意思接电话了”,周二力这样对界面新闻回忆,直到2013年11月他看到网上大量信息宣传女儿周洋接受权健治疗后痊愈,权健方面拒绝删除宣传并提出要给他“封口费”的真相大白之时,周二力才恍然大悟。

而经过后来几年时间不断的搜集,周二力才知道,“权健害的人不止周洋一个”、“权健存活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但是,当丁香医生团队找到周二力时,当那篇百亿权健帝国的文章发出之时,周二力也未曾想到这一次会是权健命运的拐点,甚至当自己的故事被写出来前,他也并不知道稿件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毕竟之前也有过多次官媒的报道,但权健依然毫发无损。

他对界面新闻说,接受采访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权健的真实面目”、“让同样的人不再上当”、“因为每一次宣传都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事情”、“哪家媒体采访我都是一样的实话实话”。

“恨死权健了”周二力直截了当的说,因为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的,对于束昱辉的最终结局他有自己的想法,不过他也明白,一切要按照法律来。

“我想自己来承担”

无论内心有着多么复杂而强烈的情感,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年这些事,周二力都是瞒着家里人一个人扛过来的。

家里人并不知道他曾去起诉了权健、也不知道他接受了采访,直到束昱辉被逮捕,周家的其他人才知道周二力做的一切,“他们也是特别伤心,才算是彻底了解权健了”。

周二力说,之所以要瞒着家里人,是因为“当初的错误决定(给周洋服用权健药品)是我做的,所以我想自己承担这个问题。孩子走了几年了,家里人心情刚刚稍微有些平复,我不想把这些伤心事再提起来”。

很难想像这些年他是如何过来的,愤怒、悔恨与自责一个人吞下,化为他这几年对抗权健的动力。              

“首先要活下去”

但周二力要面对的不止有情绪,他和他的家庭还要生活。

“首先要活下去,一家人要吃饭”。如今他做着运输的工作,离家出远门是工作的日常,而与权健的斗争,时常需要前往北京、天津,这也同样耗费着他的精力与财力。

周二力并未抱怨,他说这些付出大多他都愿意。

今日头条上周二力的个人账号中全部的内容都是关于权健,有很多支持他的留言,也有很多反对甚至威胁他的评论与私信。

周二力说自己会看这些评论,有时候还会回复私信,他相信“骗子还是少数”,而这些人的存在恰好说明了权健的“害处之一就是它会洗脑、操纵人的思想”。“虽然权健倒了,但它下面的帮凶与子民还是很活跃”。

权健事发后,除了网络上的声音与络绎不绝的媒体采访外,现实中周二力并未受到太多困扰,权健与有关部门均未与他联系。

他终究是一个普通人,尽管几年来一个人的抗争最终看到了结果,但如他所言,在家庭生活的压力面前,有时候也容不得自己想太多。

明天,又会是全新而普通的一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3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