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联储带头松了下刹车后,全球央行正集体转向鸽派

​​安联集团首席经济学家Mohamed El-Erian表示,全球经济突然“变天”反映了政策制定者,尤其是美联储去年的预期过于乐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聂琳

随着美联储暗示未来可能放缓加息,其他央行也紧随其后,纷纷释放出暂停收紧货币政策的鸽派信号。

美联储在上月举行的议息会议上暗示,该行此轮始于2015年年末的加息周期已按下暂停键。“有鉴于全球经济和金融发展,以及通胀压力减弱,在决定联邦基金利率未来将如何调整以适当支持这些结果时,委员会将保持耐心。”美联储会后的货币政策声明这样说。

富国银行将美联储今年加息次数预期调降为仅有一次。富国银行利率策略主管Michael Schumacher对CNBC表示,基于美联储的言论,以及鲍威尔过去几个月对美国经济更加鸽派的表态,有必要调整对美联储的加息预期。

“很难要求美联储加息两次或者三次。我们此前(预期)是两次。我们进行了很多辩论。”他说,“目前我们认为2019年将加息一次。”

实际上,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多家央行已经加入或者准备加入美联储,暂停收紧货币政策。

1月4日,中国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2月8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去年加息的其他一些新兴市场央行,如菲律宾央行和捷克央行也发出了鸽派信号。在印度降息同一天,英国央行也放弃了原本加息数次的计划。

澳大利亚央行行长洛(Philip Lowe)7日警告称,全球“下行风险正在累积”,这些风险包括中美贸易冲突、民粹主义崛起、英国脱欧等,因此澳大利亚央行下一步的举动可能是降息,而不是加息。新西兰央行预期在本周将维持利率不变,并将释放更加鸽派的信号,可能还会下调该国经济增长预期。

欧洲央行目前的处境颇为尴尬。该行此前表示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加息,不过在上个月下调了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的情况下,市场认为,欧洲央行释放鸽派信号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日本央行则一直没有收紧金融危机后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

不过,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市场央行目前的低利率政策,将会限制其未来经济再次发生衰退时通过降息刺激经济的能力。届时,这些央行可能将被迫推出新的货币政策工具来支撑经济。

全球主要央行的鸽派举动与去年此时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在2018年1月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上,乐观情绪一度占据主导地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当时宣布,全球120个经济体同时享受经济增长。而IMF上个月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5%,创三年来新低,同时预计全球增长风险偏下行。

“对全球增长的评估变得更加暗淡,”安联集团(Allianz)首席经济学家Mohamed El-Erian说,全球经济突然“变天”反映了政策制定者,尤其是美联储去年的预期过于乐观。美联储在全球经济依然脆弱时预期,2018年将加息四次。

全球经济状况转变发生在去年第四季度。当时,市场突然意识到中美贸易关系可能进一步恶化等一系列风险。贝莱德投资研究所(BlackRock Investment Institute)策略师Isabelle Mateos y Lago表示,当时的这种金融环境收紧,足以使美国六个月后的产出增长减少0.4个百分点。

“把脚从刹车上抬起来是有道理的。”她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