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喜剧人的事,能叫抄吗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抄袭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文|刺猬公社 赵思强

今天说一个有关抄袭的事。

某明星在一直播中自曝“不识知网”,后被网友扒出论文抄袭,接二连三贡献的瓜这两天一直霸占微博热搜。论文造假,至少还有查重软件能够证明抄袭成立,但有些内容抄袭,却不是那么容易说清楚。

比如一个段子。

在2月10日播出的《欢乐喜剧人》第五季第四期中,德云社相声演员张鹤伦和搭档郎鹤炎表演了原创相声《追梦人》,有人发现,其中有一个段子和两年前《脱口秀大会》上演员Rock和王勉说的几乎完全一样。

有趣的是,这已经不是这个段子第一次被抄了,在2018年的一档电视节目上,相声演员董蛟和搭档申方园就几乎把整段内容照搬了一遍,并且在网友私信询问时,也回复表示确实有“借鉴”。

同样的段子被抄了两遍,估计Rock自己也没想到,他干脆在微博里回应说:很明显,朋友们,张鹤伦在欢乐喜剧人里的这个段子,抄袭了去年申方园、董蛟的作品。抄袭是可耻的。虽然作为一个局外人,没我什么事,但我忍不住想大声疾呼:“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抄袭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在这之后,舆论也迅速分成两队,一方是张鹤伦的支持者,认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借鉴,原来德云社的段子也总在网络上被抄,没什么大不了的。而另一方则认为这是非常没有版权意识的行为,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梗,但也触碰了行业的底线。

目前张鹤伦和节目组还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有些观众对整个行业不是很了解,认为相声都讲得老内容,为什么单口喜剧就总把原创挂在嘴边,这是因为相声是有师承的,很多内容是传下来的。像是古典乐,因为年代太久远了,所以有些内容没有版权了。但实际上无论在哪个年代,原创都是应该被保护的,抄袭就是会伤害原创者的利益。”单口喜剧演员教主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那么怎么判断一个段子是原创还是抄袭?

教主对刺猬公社说,喜剧的抄袭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前提”的抄袭,一部分是梗的抄袭。“前提”是喜剧中的一个术语,是指一个段子想要论述的“中心思想”,比如“我觉得早高峰的地铁非常挤” 。梗的作用则是在这个前提的基础下,写出能够让观众发笑的部分。

而能够证明一个段子原创性的部分,主要是在“梗”上,也就是演员通过怎样的表达形式把“前提”所描述的中心思想表达出来,这是一个喜剧演员个人风格和创作能力的重要表现。同一个前提,不同的演员会有不同的表达方式,也就变成了不同的梗,有不同的效果。

“像张鹤伦的这个,就属于是表达上的抄袭。”教主说。换句话说,也就是抄袭了创意。

近两年,喜剧内容被抄袭的事件其实屡见不鲜,但是由于并没有像小说、电影等形式影响力大,所以往往被人忽略,只是在小范围内掀起讨论,再逐渐归于平静。

2015年的春晚上,贾玲的小品中“女神和女汉子”的桥段,被指出和韩国节目《寻笑人》中的桥段高度相似。冯巩的小品也被指出在核心创意和包袱上,与日本艺人组合unjash几乎一致。

这已经不是unjash的作品第一次在国内被抄袭了。由于这个组合擅长的技巧——因误会导致对话产生错位——很符合国内受众的接受习惯,所以被多次借鉴。郭冬临的小品《超市面试》就和他们的作品《打工面试》基本一样。(一串神奇的代码:av563102)

《超市面试》的作者之一姜力琳也曾对此予以回应,坚称这个小品是他和另一位编剧的原创作品,不存在一点抄袭。就算日本的《打工面试》翻译过来,也跟他的小品有很大出入,只能说有些地方不谋而合。

刺猬公社曾采访的外籍喜剧演员艾杰西也对刺猬公社说起过一段经历:在日本有一个叫做“厚切Jason”的喜剧演员,成名的段子是吐槽日本的汉字。国内一档喜剧节目找到艾杰西,想要复制这个段子,艾杰西说想表演自己的段子,就没了下文。三个月后,他发现节目组找了一个俄罗斯人模仿了“厚切Jason”段子。

更有甚者,干脆以抄袭为荣,例如二人转演员小沈龙。

类似这样的事情非常的多,这也暴露出了现在整个喜剧行业的不成熟,以及从业者和观众版权意识不够高的问题。“这些年已经逐渐有好转了,但还是任重道远。”教主说。

和其他形式的内容略有不同,好的喜剧内容需要在线下面向观众不断打磨和调试,这背后需要付出很多的心血。“我们写一个一分钟的段子,要上开放麦反复地打磨才能成型。少则一周,多则半年,一年。”教主说。

“从无到有,段子产生不容易,除去灵感突然迸发,基本上都要思考,尝试,揣摩好久,主要是别人在舞台上把0分段子通过50次失败调整到了80分,你直接就拿走了,太气人。”单口喜剧演员StormXu对刺猬公社说。

这同样也适用于相声、小品、甚至话剧等喜剧形式,例如开心麻花出品的《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等优质喜剧电影,其实都是由已经在线下打磨过上千场的话剧改编而来。

但是这样的生产方式相较于目前市场对喜剧内容的需求来说,还是太慢了,像电视、网络、院线等平台,本应该是喜剧作品的最后一站,但在国内却往往反了过来。所以这也就造成了一些人抱着“反正国外的、线下的内容看得人少”的心理,选择了更快的途径——抄袭。

版权意识的单薄不仅局限于从业者,还包括观众。“国外也有抄袭,很多厉害的演员都被抄过,没什么一锤定音的方法,只有提升观众的欣赏能力,觉得抄袭的人很可恶,让市场去解决,才能渐渐杜绝。”Storm说。

Storm曾在微博里发过这样一件事:线下的演出一般都是禁止录音录像的。某位相声演员的妻子来看线下的演出,结束后说:“你们演得太棒了,我都全程录音了,回去给我们团的演员听,让他们学学!”

后来这位相声演员看到微博联系Storm,表示道歉,说妻子是行外人,不了解规矩。

这也是为什么相比较国外,中国的整个喜剧产业还属于萌芽阶段的原因——国内还没有形成成熟的产业链和观众群体。

在日本,喜剧行业已经高度成熟,搞笑艺人和演员、歌手等是完全独立的存在,并且是日本电视行业的中流砥柱,大部分的电视节目都由搞笑艺人作为主持,而想要在电视上表演自己的段子,或者有一档自己的节目,每一个艺人都要在上万的同行之中突出重围。

在欧美也是同样的路径。“前阵子我去纽约,那边的喜剧俱乐部每天有三四场演出,从下午四点演到凌晨一点。每一场有七八个演员,而这样的俱乐部,在美国至少有上千个。”教主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所有做喜剧的人更应该团结起来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正如《脱口秀大会》的卡司之一史炎在微博所说。“抄袭这件事不是德云社或者相声界和脱口秀界之间的矛盾,抄袭是所有喜剧人的公敌。希望所有喜剧从业者和粉丝们都能一起来抵制抄袭。”

好的喜剧不怕多,没人会拒绝开心这件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