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能放任Switch在箱底吃灰的任天堂终于要长大了吗?

​一夜间,仿佛那个曾经特立独行,仅靠自家IP就横行游戏界,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甚至和合作伙伴决裂的任天堂,变得善解人意起来。

文|刺猬公社 骆北

如果有一天,你终于买了一台Switch,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最大的可能还是Switch要推出自己不得不玩的心头好游戏。2月14日早上6点,任天堂举行了新的直面会,披露了好几款新作的情报,有的还明确公布了发售日期,其中包括玩家心心念念的《火焰纹章》新作,《塞尔达传说 梦见岛》重制版,《勇者斗恶龙11 S》。

上市两年,Nintendo Switch有过“主机革命者”的辉煌成绩,但也一度陷于“冷饭机”“4399游戏机”的尴尬境地,迈入2019年,《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的热度早已过去,那些“冲冠剁手为公主”,“买塞尔达附带Switch”的玩家算是值回了票价,但观望的人也多了更多观望的理由。

任天堂冷暖自知。他们曾经为截止到3月31日的2019财年制定了2000万台Switch的销量预期,但现在却无奈承认这个目标已经没有实现的希望了。任天堂社长谷川俊太郎也觉得,Switch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完成这个目标,虽然他们一直在努力。

Switch真的没有吸引力吗?2018年,任天堂卖出了1亿6361万份游戏,其中排第三位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还是圣诞档发售的,加起来也就卖了20多天,就卖出超过1200万份,管他育碧还是R星,能有这样的成绩怕都得憋住笑心里乐开花吧?

每当有这样的重量级大作出来的时候,玩家们都会喊着“任天堂是世界的主宰!”,完全忘了过去一段时间没有游戏玩的无聊与愤怒,完美诠释了“真香定律”。

但事实是,《任天堂明星大乱斗》发售前,在近一年的时间内,NS都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大作,连宝可梦都近乎扑街,而在Switch横空出世的2017年,每两个月就有一款重量级的第一方独占游戏上线,销量口碑双赢。

一个买了Switch的玩家在朋友圈吐槽:“主机是真的无语,一旦作品青黄不接,就想直接卖掉。”虽然说的是主机,但其实指的就是Switch,青黄不接这种事情,基本只会在Switch上发生。

游戏太少,大作太少,这是众人眼中Switch最大的问题,虽然任天堂的游戏大多面向全年龄段,老少咸宜,但真正会为了游戏不断掏钱的还是那些硬核玩家群体,对他们来说,PS4是刚需,Switch只是一个补充,尤其在2018年,Switch似乎失去了非买不可的必要。

感觉往往是靠不住的,实际上,根据Perfectly Nintendo的数据显示,Switch平台上的游戏总量已经达到1868款,玩家们觉得大作频出的2017年只发售了388款游戏,但2018年的发售量翻了三倍,达到了1298款。

让人产生游戏太少没得玩的错觉,其实还是因为玩家观念上的“大作”太少,以传统上对“大作”的定义来看,游戏大厂制作的高投入、高体量、高水平的游戏作品,拥有庞大宣发费用和复杂铺售渠道,才会比较容易进入国内玩家群体的视线当中,比如投资8亿美元的《荒野大镖客2》,研发团队超千人的《刺客信条 起源》,这样的“大作”在PS4上层出不穷,但在Switch上,连《超级马里奥:奥德赛》都只能说好玩,但算不上“大作”。

任天堂是出了名的不走寻常路,专注“好玩”,不追求画面,所以Switch的性能也一直被人诟病,在Switch上发布的作品在游戏性上可以傲视群雄,但制作成本和游戏体量却往往较小,那些横版过关、解谜、经营类游戏趣味十足,但除了从小霸王红白机时代一路玩过来的资深玩家外,还真没多少人会愿意花大价钱去体验,一个20年前的《超级玛丽》能卖8美元的高价,大部分国内玩家也不会乐意买单。

整个2018年,Switch把任天堂一贯的游戏理念体现得淋漓尽致,属于任天堂第一方独占顶级IP的作品不断重制翻新,大量第三方独立游戏百花齐放,除了任天堂铁粉和独立游戏爱好者外,其他人纷纷吐槽Switch“日常炒冷饭”,堕落成“4399小游戏机”。

任天堂也是日本这个国家的神奇产物,很多体系放在日本是非常融洽合适的,但在其他地区却失去魔力,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主机普及率极低的国家。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虽然中国游戏玩家群体规模已经高达6.26亿人,中国游戏市场规模占全球游戏市场比例达到23.6%,但主机游戏市场销售额仅占国内市场中可怜的0.5%,国内60%以上的玩家是手游玩家,免费游戏的概念深入人心,而动辄三四百元的主机游戏定价依旧高于玩家平均消费能力,主机玩家也只能集中力量玩大作,和PS4相比,Switch不占优势。

Switch的真正优势是其便捷性和社交属性,以及更适合小游戏的非硬核玩家群体,比如女性玩家、中老年玩家、低龄玩家。

国外分析网站EEDAR的报告显示,Switch早期的玩家中男性占比70%,女性只占30%,现在,男女玩家的比例已经是五五开,比起PS4或Xbox One,Switch更容易吸引女性用户。不仅如此,Switch玩家的年龄范围也越来越广,有31%的Switch玩家未满24岁,还有21%的Switch玩家竟然处在35-44岁这个年龄段。

任天堂在努力投入更多适合不同年龄段及不同性别玩家群体的游戏作品,来覆盖更多的潜在用户,以提振Switch的销量。在2月14日的直面会后,任天堂上线了Switch乙女游戏专题页面,介绍了现已登陆NS的《金色琴弦 八度音阶》《命运九重奏》《百花百狼》等20款乙女作品,并展示了未来发售的《温泉之花》《失忆症》等18款乙女游戏。

所谓乙女游戏,即女性向恋爱游戏,国内曾经大火过的《恋与制作人》就是同一类型。女性玩家的消费能力很强,但适合她们的游戏作品却很少,Switch能通过这类游戏为更多女性玩家打开主机游戏世界的大门。

一直在观望的第三方游戏大厂中,也有越来越多的工作室以重制或首发的姿态试水NS,早前传的沸沸扬扬的《刺客信条3重制版》确认将登陆Switch,白金工作室、万代南宫梦等第三方游戏厂商也选择在NS上首发新作,玩家们一直诟病的缺少第三方大作,会逐渐得到改善。

最让国内玩家开心的,还是有更多游戏将会支持中文,包括任天堂第一方几乎所有游戏,以及部分第三方大厂的作品,这和前段时间Switch更新中文系统一样,是任天堂扩大潜在玩家群体的重要举措。

一夜间,仿佛那个曾经特立独行,仅靠自家IP就横行游戏界,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甚至和合作伙伴决裂的任天堂,变得善解人意起来,游戏性当然是重中之重,但任天堂也不想一直被贴上低幼的标签,马赛克像素风游戏固然好玩,但被拿来和华为mate20比游戏机能,怕也是奇耻大辱,哪有什么丁磊口中的“民间高手”任天堂,作为一家成功的主机游戏厂商,任天堂如果不能吸引更多成人玩家掏钱,也难保自己的江湖地位。

即使手中IP不适合,自家在漫长历史中形成的一以贯之的价值观不允许,任天堂也不能真的在一条路上走到黑,玩家们喜欢那种纯粹的游戏乐趣,也时不时想在Switch上体验一下真实的震撼与恐怖,真正喜欢Switch的人,不会想把Switch当成PS4的补充,而是不管走到哪,都能拿出Switch来玩一会,享受游戏的魅力。

现在,Switch身后,正有一个更加多元的任天堂缓缓向我们走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