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在非洲做自媒体,有人专程来拜师

困难中可能就预示着更大的机遇,你明白这个道理吧?

文|刺猬公社 石灿

“你好中国,I’m China now。”

赞比亚小伙李小虎走出机舱抵达接机口,见到李威后,笑着对李威直播间的16000人留下这句话。

“接到李小虎了,接到李小虎了……我等了他俩小时……”

李威让直播间里的粉丝放心。2018年春节期间,受李威的邀约,李小虎从赞比亚首都卢萨卡抵达李威老家河南。

左为李威,右为李小虎 图片来自直播视频截图

李威在赞比亚专门拍摄短视频,李小虎是李威在赞比亚的向导、好朋友,以及员工,外号“非洲迈克·杰克逊”,能划太空步,会打太极,能跳社会摇,也能唱《成都》和《得意的笑》,经常在李威的短视频中扮演角色。很多中国粉丝熟悉他,也很关心他的首次中国行。

在中国期间,李威带李小虎参加河南省林州市一个商场的演出,吃羊肉火锅,赴少林寺给亲人朋友祈福。回国后,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赞比亚国家电视台也采访了他们,报道李威和李小虎的“跨国友谊”。

李威在非洲做自媒体,不小心做出了“国际影响”。

中国在非洲的第一自媒体

当飞机落地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那一刻,李威在机场的洗手间更换好能在北京零下八摄氏度气温生存的衣服。他的身体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没和羽绒服接触了,忽然间要在身上搭上半斤厚的衣服,他觉得还真有点不习惯。

从2018年12月底回国,到2019年1月底返回赞比亚,他只待了一个月。

这是他多年来形成的习惯:一年只回国休养一个月,与亲朋好友叙旧,也顺便考察一下国内新媒体发展情况。

截至2019年2月15日,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李威已经用一个叫“海外扛把子 威哥”的账号,向一个短视频平台输送了700多个关于赞比亚的短视频,获得566万粉丝,当属该平台非洲第一自媒体。

在李威的账号里,你可以看到,在赞比亚赤贫地区大声吼出中国话的小孩,烟雾缭绕的烫头村姑,几根树枝和泥巴搭建起来的房子,八个孩子和鸡群共住一屋的卧室,穿着中国葫芦娃衣服的黑人小哥,拿到一部智能手机开心到在烂泥地上打滚的赞比亚妇女,打太极、唱《成都》、全村唯一一个进过中国KTV的赞比亚男人。

“通过记录真实的非洲,向国人展示真实的非洲情况,也会引起大家的关注。”李威说。除了记录当地真实情况,他也会专门策划一些搞笑视频,教非洲小朋友唱中国歌曲、跳中国北方“老铁派”流行舞。

当地人在看视频,穿白色衣服的人是李威

李威视频呈现出来的赞比亚是贫穷的,是快乐的,是无奈的,是有趣的,是具体的,是超出中国常人认知范畴的。

与许多“非漂”一样,李威正以一种跨越种族、空间的方式,通过亲身探访,深入非洲人的生活,让远在一万公里之外的中国人,多了一个了解非洲大陆的视角。

那是一个你从未接触过和了解到的真实景象。

比如,一个小女孩儿拿起银色水瓢,在飘着油垢的小水沟里,舀起半瓢水就往嘴里送。

“少喝点儿,少喝点儿,诶,少喝点儿,少喝点儿……”李威在视频里,一边用语言阻止听不懂中国话的女孩儿,一边伸手拦住她喝水。

那位小女孩儿,图片来自李威视频截图

水沟位于女孩儿家附近,旁边有绿草和树荫,当地正值雨季,堵在洼地流不走的雨水积成了小水沟。大多时候,等不到旱季,那条水沟的水就被当地人使用完了,旱季时,要到几公里外的另一个脏水沟取水。

“他们平时洗澡做饭都是从这里取的水,会煮开了喝。”李威认为,像小女孩这种喝法,容易出问题。

地表水这么脏,为什么不打井呢?不少粉丝向李威提出了疑问。

“钱呢?非洲物价很高,打口井再加上水泵之类也要1万人民币左右,还有交通很不方便,打井设备进来很费劲!6公里的路程,我开车(花)了1个小时。”李威向在一万公里之外看到视频的网友解释道。

他拍这个视频,是他的一个赞比亚朋友推荐的。这个朋友听说李威在拍视频向中国人介绍非洲,就带李威过去拍了。

“我就想让他们(中国粉丝)有一个触动,感官上也好,心理也好。”李威说,他把这些真实的场景拍出来给大家看,是想让大家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生活,“请你珍惜当下自己的生活”。

去非洲卖保健品

2009年,身高1米8的河南人李威,从天津一所大学的英语学专业毕业后,找了一份市场销售的工作,去非洲卖中草药和保健品。

去非洲之前,他对非洲既充满了憧憬,又满是不安。他对非洲的刻板印象是“饥饿、贫穷、战乱、疾病、混乱”。

“但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猎奇和探险的心理占据了上风,所以说我还是鼓足勇气,毫不犹豫地来到了非洲”。

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李威走出舱门,一阵又一阵的湿热风浪向他的脸袭来,身体皮肤有些湿黏,“蒸笼那种感觉”。

最开始,他在一个叫莫桑比克的国家在莫桑比克休整了一周,之后公司派他前往马拉维开拓市场。

车子飞驰在非洲的大草原上,一片又一片热带草原稀疏植被和茅草屋映入了他的眼帘,这让他对未来的工作充满了期待。在后来的日子里,他穿梭在南非、莫桑比克、马拉维、赞比亚等非洲国家之间,与当地人打交道,结交当地朋友。

马拉维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严重依赖国际援助,曾为英国殖民地,独立后仍留在英联邦内,受英国影响很深,行政、司法、教育等都采取英国模式,至今英国仍是其最重要的援助国。中马两国直到2008年才建交。

“困难中可能就预示着更大的机遇,你明白这个道理吧?条件差的地方机会就越多,条件越好的地方竞争压力也就越大,机会也相对比较少。这属于竞争的蓝海,在蓝海的地方可能说更容易挣到钱。”李威告诉刺猬公社他自己的方法论,但有时候,也因为一些违禁内容而被封号。

李威在马拉维和赞比亚工作时,为了打开市场,他开始专门研究当地人的性格特征。他发现,与非洲人打交道,用当地人习惯的思维方式或者处事方式,就会很轻松。如果总是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去跟他们相处,很容易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或者产生冲突和碰撞。

当地人具有一种天然的开放性,“一定要直,要把你的情感直接表达出来,别让他去揣摩你的意思。”李威告诫说,如果需要他们协同你的工作,要把对方的利益考虑进去,当地很穷,在一个合理范围内支付金钱,他们会很容易接受你的请求。

这些慢慢累积下来的人性洞察,让李威在后来的短视频事业中得心应手。

离职

卖了四年保健品后,李威决定离职。

离职前一年,李威很迷茫,他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离职,会烦恼、失眠、仿徨、焦虑,人在非洲,“毕竟前途未卜。”

是他前女友让他站到这个十字路口的,他们相恋了很久。可初入社会的李威花钱大手大脚,不存钱,穷,不靠谱。

女朋友看不惯,提出了分手。

“一个人的幸福感来自于哪里呢?”33岁的李威褪去了年少的轻狂和自我,对“啥是幸福”有了更为综合的认知判断。“对于中国人来讲,主要是两方面。一个是自己的认同,一个是别人的评价。你有再高的成就,再厉害的事业,如果你众叛亲离,没有人去认可你,你会没有这种幸福感,你内心很痛苦,因为你可能就无法接纳你自己,你也会没有幸福感。”

“我就一咬牙,我辞职,我一定要证明给别人看。”个人财富成了他当年衡量成功最重要的标准。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市场之一,李威的一个朋友有资金,看中了这个生意门道,想在赞比亚搞大宗贸易生意,需要一个了解当地的人参与运作。

“我对了解本地人,也了解木材生意,从砍伐、采集、收货到运输都懂。”他们一拍即合,李威成了木材生意合伙人。

但木材生意不是每天都有业务,每天都很忙,大多时候都是闲的,一闲下来就想做点什么。非洲当地流行Facebook、Twitter等西方社交媒体,它们的文化语境和李威的文化认知不相匹配,李威用不来。

“我在网络上看见有别人拍摄一些非洲的视频,传到网上还挺搞笑,也挺有意思,还有很多粉丝,你要不要也尝试一下?”2014年底的一天,李威的亲弟弟建议他尝试玩一下一款短视频。

从2009年到2014年,“我对非洲是相当熟悉了,从记录角度来讲我是很有优势的,我有好多故事可以讲。”

很快,他下载了该软件,开始往个人账号里上传他在非洲的所见所闻。在李威的印象里,那时的那款短视频软件没有商业模式,没有直播,也没有打赏,只有平行世界里的人生观赏。

但是,他没想到有那么多中国人对非洲有好奇心,他们给予了非常正面的反馈。李威也在拍短视频过程中,更加深入认识了非洲。

专程来拜师

回到国内以后,很快有粉丝闻讯而来。

王蒙(化名)是一个26岁的山东男青年,据他说,他经营小本买卖赚了点钱,2018年在澳门豪赌,几番来回,输了几百万,现在想赚钱暴富,“搞短视频搞直播来得快”。

李威在北京的落脚点,选在了离北京核心市区非常偏远的通州区。在一个园区仓库里,那是李威朋友的公司所在地,他在那里借宿。

1月22日,刺猬公社去找李威那天,刚好王蒙也来找李威。

“我找了你好多天,你去青岛,我跟去了青岛,你去老家,我跟去了你老家……我就想拜你为师。”王蒙见到李威本人前,已经在李威北京的落脚点附近盘转了两天,最后根据李威的妹妹发在网上的一个视频,按图索骥找到了李威的落脚点。

“视频里有一栋楼的楼牌。”王蒙根据这个细节找到了落脚点。在找李威前,他特意打扮了一番,把头发给剪了,做了一个刘海往后冲的发型。那是他理解的大人模样。

在此前的私信沟通中,李威拒绝过王蒙,“我不收男徒弟了,我已经有一个男徒弟了,女徒弟我还在考虑中呢。”

在杂乱的办公室里,站在李威旁边的东北姑娘郑雯(化名)看了看王蒙,没说话。

1月22日前一天,郑雯从吉林长春前往北京,专程为了见李威,也想让李威收她为徒。

直播圈沿袭了中国传统江湖中的师徒制,师父在圈子里混出头后,可以给新人徒弟足够多的资源,能让新人直播间的流量在短时间爆发,快速获名取利。

“待会儿我开一个直播,把你带上。”李威对郑雯说。此时,王蒙在办公室外,李威让身边的人叫他进来,一同出现在直播间里。

李威在北京通州区一艺术园区内的直播间

李威在一张摆满杂物的办公桌上,用支架固定好手机,打开一款短视频软件,拍了一张封面图,打上标题,直播开始了。

“老铁们,今天有人想拜我为师,我有几个问题问问他哈……你为什么想成为我的徒弟?”李威向王蒙发问。

“想和你一起赚钱。”王蒙的回答直接且现实,但这个点没有让李威满意。

“那不行,你得告诉我,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比如价值啊,工作能力啊,特别之处啊……”李威以一个面试者的姿态继续发问。

王蒙蒙了,他不知道李威到底想要什么,他以为只要自己的一片诚心和一腔热血就能打动李威,但王蒙有赌博的背景。李威心存疑虑。

看王蒙在直播间里有些尴尬,李威说,“这样,我给你转一个红包,你回家吧。”

王蒙拒绝。

“你得收。”

说着,李威让王蒙加了他的微信,转给王蒙888元。这个信息传到直播间,有粉丝用弹幕起哄,“888就是拜拜咯的意思”。

像王蒙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一是带着投机心理的崇拜者,二是单纯的粉丝。

一天,李威带他家人去看电影,在电影院前台,一个男子认出了李威,“有点激动啊,关注你很长时间了。”那位男粉丝在自己偶像旁边拍照时,有些羞涩。

“我没有想到我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大多时候,李威都在非洲,回国时间不多,在国内参加活动时,经常遇到粉丝向他打招呼,那种被人在大街上认出来的感觉还挺好。

面对这种情况,他自己分析,粉丝量越多,影响力就越大,视频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了,收入一定呈正比发展。

现在,他的主要收入来自于直播打赏,此前他会花很大精力去经营自己的木材生意和宝石生意。长久下来,拍短视频成了他的主业,卖宝石成了副业,直接不干木材生意了。

“我旁边还有一位美女呢,让她来给大家唠唠。”在直播间数千粉丝面前,李威把自己的镜头和座位让给郑雯。李威与上一个女朋友分手后,至今单身,直播间有粉丝开始用“威嫂”在屏幕上刷起来,但李威一直在否认,“她就是我的一个候选女徒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郑雯与李威有类似的非洲经历。她大学毕业后,和公司签了一年半的合同,在肯尼亚当地的一家中国商店做会计,时常往自己的短视频账号发布一些关于肯尼亚视频。

去见李威时,她没有做任何准备。

1月23日,李威告诉她,会在1月25日凌晨离开中国。郑雯立马买了1月24日从吉林前往北京的车票。她在北京呆了一天半,与李威拍了一个短视频广告,与李威团队吃饭,还在李威的直播间里露了个脸。

直播结束后,刺猬公社问她,“你和威哥这边怎么样了?”

“还好吧,我还需要磨练。但是我感觉他叫我来的,至少还是有挺大机会的吧。”郑雯买了当晚回吉林的火车站票,李威则买了当晚飞往赞比亚的机票。

很快,李威上传了新视频,视频里,他站在7个斑马族原住民男子中间,一起对着镜头大喊着“双击666。”

“你走入了另一个文化,另一个社会,你内心就不仅仅局限于中国的这一片土地了,你会发现人的活法会变得多种多样。”李威说。

谈及未来,李威说,他想在2019年走出非洲,把世界各色各样的文化景观呈现到他的短视频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