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京东超市淡化GMV交易额目标,想要实现“有质量的增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京东超市淡化GMV交易额目标,想要实现“有质量的增长”

精细化运营成了新重点。

记者|周伊雪

从追求做大交易额到实现“有质量的增长”,2019年,京东消费品事业部的战略思路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2月26日,在京东零售子集团(原京东商城)消费品事业部合作伙伴大会上,无论是零售子集团CEO徐雷还是消费品事业部总裁冯轶的发言中,“实现有质量的增长”都作为一个重点短语被频繁提及。

何谓“有质量的增长”?用徐雷的话说,增长应该具备持久性、可盈利性和持续性。

过去两年,京东消费品事业部的GMV交易额一直在高速增长。在2018年开年的合作伙伴大会上,冯轶提出,京东超市的目标是在2020年实现年交易额破5000亿的目标。而在之前的2017年,京东超市年交易额已经突破千亿,将竞争对手天猫超市甩在身后。

而现在,京东超市开始逐步淡化对GMV交易额的追求。在2019年的合作伙伴大会上,冯轶也没有提到过有关GMV交易额的目标数据。

精细化运营成了新重点。会议当天,冯轶宣布,京东消费品事业部新成立了用户运营中心项目。这个项目的主要功能是将积累的海量用户数据结构化,进而通过对用户主要触点进行分类和梳理,实现用户特性的可视化、最后实现用户在全域触达。

冯轶还透露,今年京东超市将在“人、货、场”三方面有诸多变化。在“人”方面,将互动性更强,让用户玩起来;“货”方面,将有更多独家首发、联合定制等措施以及精细化商品标签梳理。在“场”方面,通过“京超”、“京链”及“物竞天择”等项目实现对消费者的全域精准触达。

一定程度上,精细化运营是在全行业增量红利减少背景下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无论是与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淘宝、天猫相比,还是与后起之秀拼多多等相比,京东在精细化运营,尤其是针对用户的运营方面存在短板。

“京东在供应链上的积累优势很明显,但在消费者数据积累上还存在短板。”招商证券零售分析师许荣聪在一份研报中提到。一位在零售行业有超过十年经验的高管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京东在细致化品类运营和数据管理平台(DMP)与阿里存在差距。

2018年年末,京东商城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消费品事业部从原来大快消事业群中被拆出,划至新成立的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冯轶的汇报对象也从原大快消事业群总裁王笑松变为新的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总裁闫小兵。

一位知情人士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做出上述调整的原因在于,京东管理层希望消费品事业部能够开始盈利。“京东消费品事业部在2018年交易规模已做到超2000亿(京东商城2017年全年GMV为1.3万亿),成绩非常突出。但是算上补贴、物流、价格战及自采成本后,一直在亏损。将消费品事业部划至闫小兵手下用意也在此——闫小兵负责的3C事业部一直在盈利。”

看起来,京东消费品事业部在2019年将更加重视用户运营,以及为品牌商提供更多营销服务实现收益。这与京东零售子集团的战略转变是一脉相承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京东

6.4k
  • 光大证券:零售数据弱恢复,大众化消费或将成为主流
  • 京东物流:刘强东将转让持有的西安京东45%股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京东超市淡化GMV交易额目标,想要实现“有质量的增长”

精细化运营成了新重点。

记者|周伊雪

从追求做大交易额到实现“有质量的增长”,2019年,京东消费品事业部的战略思路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2月26日,在京东零售子集团(原京东商城)消费品事业部合作伙伴大会上,无论是零售子集团CEO徐雷还是消费品事业部总裁冯轶的发言中,“实现有质量的增长”都作为一个重点短语被频繁提及。

何谓“有质量的增长”?用徐雷的话说,增长应该具备持久性、可盈利性和持续性。

过去两年,京东消费品事业部的GMV交易额一直在高速增长。在2018年开年的合作伙伴大会上,冯轶提出,京东超市的目标是在2020年实现年交易额破5000亿的目标。而在之前的2017年,京东超市年交易额已经突破千亿,将竞争对手天猫超市甩在身后。

而现在,京东超市开始逐步淡化对GMV交易额的追求。在2019年的合作伙伴大会上,冯轶也没有提到过有关GMV交易额的目标数据。

精细化运营成了新重点。会议当天,冯轶宣布,京东消费品事业部新成立了用户运营中心项目。这个项目的主要功能是将积累的海量用户数据结构化,进而通过对用户主要触点进行分类和梳理,实现用户特性的可视化、最后实现用户在全域触达。

冯轶还透露,今年京东超市将在“人、货、场”三方面有诸多变化。在“人”方面,将互动性更强,让用户玩起来;“货”方面,将有更多独家首发、联合定制等措施以及精细化商品标签梳理。在“场”方面,通过“京超”、“京链”及“物竞天择”等项目实现对消费者的全域精准触达。

一定程度上,精细化运营是在全行业增量红利减少背景下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无论是与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淘宝、天猫相比,还是与后起之秀拼多多等相比,京东在精细化运营,尤其是针对用户的运营方面存在短板。

“京东在供应链上的积累优势很明显,但在消费者数据积累上还存在短板。”招商证券零售分析师许荣聪在一份研报中提到。一位在零售行业有超过十年经验的高管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京东在细致化品类运营和数据管理平台(DMP)与阿里存在差距。

2018年年末,京东商城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消费品事业部从原来大快消事业群中被拆出,划至新成立的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冯轶的汇报对象也从原大快消事业群总裁王笑松变为新的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总裁闫小兵。

一位知情人士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做出上述调整的原因在于,京东管理层希望消费品事业部能够开始盈利。“京东消费品事业部在2018年交易规模已做到超2000亿(京东商城2017年全年GMV为1.3万亿),成绩非常突出。但是算上补贴、物流、价格战及自采成本后,一直在亏损。将消费品事业部划至闫小兵手下用意也在此——闫小兵负责的3C事业部一直在盈利。”

看起来,京东消费品事业部在2019年将更加重视用户运营,以及为品牌商提供更多营销服务实现收益。这与京东零售子集团的战略转变是一脉相承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