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不起,我被张无忌劝退了

被我们反复讨论了近十年的“过气”武侠,似乎正在变成“断气”武侠。

文|娱乐硬糖 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天涯思君不可忘,武当山上松柏长。新版倚天屠龙记,看了脸上泪两行。

硬糖君向来对翻拍武侠剧胸怀宽大,然而刷完12集新《倚天》,还是被张无忌给劝退了。

2001版《倚天》,张无忌花了9集时间长大;2003版《倚天》,花了8集长大;2009版《倚天》花了11集长大;但2019版《倚天》足足花了12集的时间才长大,为何成长速度如此滞后?

思前想后,原来不是旧版吃了生长激素,而是新版加了太多慢动作。主题曲怎么用94周华健版呢?应该由TFboys来唱嘛,唯有他们三个方能最佳诠释蒋家骏导演“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的妙趣。

人家蒋大导演解释说:“慢动作是更先进的拍摄技术”。拜托,你慢动作加在武打里就算了。大妈向纪晓芙扔菜叶,也搞慢动作是肿么回事?难道这缓慢飞过的菜叶,蕴含我等群众看不出的高深武功?嗯,金庸说过“武功练至高处,飞花摘叶也可伤人”。买菜大妈没有花,只好就地取材用菜叶了。

这几年武侠的特效是越做越好了,但是无意义的慢动作确实赶客。观众并不需要确切得看清楚每一个动作的来龙去脉,而是追求行云流水的武打畅快感。毕竟看武侠剧,不是学健身操,要的就是一个“唯快不破”。

但慢动作的问题,是可以靠观众手动调速解决的。1.5倍速嫌慢,可以用2倍速,这样一来互动感真是大大增强了。管你是少林神僧还是魔教教主,通通被观众玩弄于倍速之间。

那么,抛开慢动作,新版《倚天》就变精彩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无论是演员选角、剧情改编、还是台词配音,它都出现了难以逆转的综合性症候群。撤更现改也没救,换掉张无忌也解决不了问题。

倒是《春光乍泄》的方法很应景:“新倚天,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手工达人张无忌

有因必有果,当我们仔细观察张翠山和殷素素,就能理解为何张无忌让人难以接受。他的演技来自父亲张翠山,全程尬演,在其下只能争夺全剧的倒数第二;他的眼睛来自母亲殷素素,大而无神,连瞪眼的表情也是一脉相承。

看到眼皮臃肿,下巴出戏的张翠山,不禁让人感叹十七爷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不是甄嬛毒酒造成的后遗症?全程波澜不惊的他,配上有气无力的台词和朗读机式的断句,竟然让人觉得他是要“害”谢逊的!眼神里忽闪忽闪的狡黠目光,时刻营造出假仁假义之感。

而在冰火岛还化着大浓妆的殷素素,真的堪称《倚天》第一美妆博主。你们两夫妻不是被困孤岛的江湖儿女,而是落难的富家少爷小姐吧?即使生活条件不允许,小胡子也得每天修,口红得每天涂。这么多版张翠山和殷素素,你们这一对的生活条件是最好的,敢情大家去的不是同一个冰火岛。

殷素素这个女演员,漂亮是漂亮,可就是没演出殷素素的英气、邪气和聪明。过于精致的脸,几乎可以在整形APP上做品类焦点图了。

假大空的张翠山,遇上网红脸殷素素,还叫人怎么信服这一对恋情?无论是刘松仁、米雪版,还是马景涛、叶童版,几乎都可以吊打这一对假模假式的夫妻。

回到张无忌,真的是在基因上被爹妈拖累了。小张无忌虽然演技不错,但是过于老成的配音听着出戏。到了长大后的曾舜晞,无论如何都像肿了的吴磊。鼓着一对大眼,额头一皱刚好三条褶子,加一竖就是个“王”啦。这不是张无忌,而是曾阿牛的“牛”吧。

少得可怜的表情,感激一个样、生气一个样、悲伤一个样,是要把观众给急死吗?醒醒,这是在演戏,不是在玩“你演我猜”啊!

然后遇见周芷若,张无忌还绣起了手帕。亲,这里直接建议您拜在东方不败门下呢!虽然蒋导解释说,是为了给后面白猿缝针打基础,但“娘”也不是这么个“娘”法吧。你让人家芷若妹妹以后怎么在手工界抬头?

然后这个剧的某弹窗广告还说“别急,无忌没长大,优惠非常大”。对不起,千不怕,万不怕,就怕无忌他长大。这一个动作换一个场景的动作戏,不就是变相在证明“演员不需要对动作戏熟悉吗”?

不是导演偏爱慢动作,实在是演员只爱“拼多多”。

霸道毒唇杨左使

林雨申扮演的杨逍,怕是对潇洒有什么误解。潇洒不是随时随地邪魅一笑,也不是浮夸做作无脑狂撩,更不是毒唇一点亲亲抱抱。尽管有观众很吃这一套,但硬糖君还是消受不了。

好好一个鲜肉版的黄药师,硬生生的变成了杀马特霸总。厚厚的粉浮腻无比,薄薄的唇毫无血色。作为和殷素素齐名的美妆博主,只想向杨左使求一下口红色号?

当年皇阿玛版的杨逍,和小陶虹饰演的纪晓芙,给硬糖君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孙兴版本的杨逍可谓是很经典了,把深情和邪魅演绎的淋漓尽致,风头甚至一度压过了马景涛。港版张兆辉饰演的杨逍,重在桀骜不羁和孤傲。当然,新版杨逍要比张铁林好,但和孙兴还差了一个张兆辉不止。

新《倚天》一些配角的人物设定,也是有瑕疵的。比如殷梨亭像大龄失智儿童,张三丰毫无泰斗风范,白眉鹰王战斗力锐减等。

殷梨亭初见殷素素的剧情,原著里殷梨亭初见殷素素是非常高兴的,还说“我跟嫂子五百年前合是一家呀”。而本剧里殷梨亭初见殷素素,殷梨亭脑袋一甩:“哪里来的嫂子,我不认”。

一个张三丰的高徒,经过多年江湖历练,还能说出这么低情商的话,也是非常够了。率性不等于任性,就算再不满意,也没有扫十年没见的五哥面子的做法。撇嘴扭头我不认,就差把手叉腰上了。看来武当派不需要什么《太极心法》而需要一本《好好说话》。

巨婴殷梨亭,让人感到不适的原因在于,对金庸笔下的武当七侠情感做了误读。武当七侠的感情,本是所有金庸武侠中兄弟情最深厚的一群兄弟。大概创作团队意在突出殷梨亭不喜欢殷素素,但这彻底暴露了创作团队的不成熟。这里的殷梨亭已经不是一位江湖侠客了,而是一个斤斤计较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类似的低幼台词,在新《倚天》几乎俯拾皆是。比如白眉鹰王说“我们继续打下去两败俱伤”,灭绝回:“说的也是”然后就带着徒弟走了。说得也是个屁啊!这也太不符合灭绝张狂的个性了,至少她不会简单的附和鹰王;

张三丰被守门僧人怀疑身份,他说“货真价实,假了包换”。这是张三丰见小辈,还是孙行者会妖怪?

张无忌看周芷若摘橘子,竟然说了一句“想不到你摘橘子还挺有一手的”。我的天,用五个手指摘橘子有什么技术难度?

谢逊回忆成昆恶行的时候,来了一句“一掌将我的家父打死”。谢大爷,都“家父”了还能不是你的?

菜鸡互啄王盘山

其实《倚天》本来的bug就比较多,完全按照哪一版拍都会有圆不上的地方。所以硬糖君从没有所谓的“原著党优越感”,只是希望不要出现魔改。新《倚天》因为编剧是94版编剧的原因,除了剧情重叠严重之外,也有很多让人质疑的改编。

首先,殷天正变成了菜鸡。作为明教的四大护教法王,紫白青金,白眉鹰王的实力应该是四位法王之首(紫衫龙王有功于明教,故排位上另外三人谦让她做第一)。这位可是在光明顶,一人独挡武当、崆峒等诸多高手的武学宗师。在新《倚天》里一会儿被灭绝踢场子斗到吐血,一会儿被杨逍杀到老巢,狼狈至极。

其次,谢逊变得很匪气。原著里的谢逊在王盘山,一棒击死常金鹏,一招打晕白龟寿,和海沙派、巨鲸帮等掌门同时比武功,非常威风。在新《倚天》就秒变匪头痛殴小喽啰,气势大减。打死空见的那场戏也很失败,既没有表现出空见舍命替人消仇的仁义,也感觉不出他打死空见后的惋惜和悔恨。

最后,改变了张无忌和周芷若的喂饭地点。虽然这个饭,还是喂到嘴里了,可跟原来的“汉水舟上喂饭”多少减了一点情调。这本是后来张最感念周的地方,同样是喂饭,不改地点为妙。

道具方面,屠龙刀像个玩具,殷野王的护甲像钢笔尖。妆容方面,金花婆婆一看就不是婆婆,曾黎演的难姑太像梅超风,胡青牛确定不是周伯通?唯一有辨识度的女演员竟然是周海媚的灭绝师太,真担心她和周芷若一起抢张无忌。

至于古装剧长期存在的“窜戏”现象更是让人眼花缭乱:芷若变灭绝,虚竹变成昆,西毒变谢逊,玄女变芷若,鎏英变赵敏,假刘德华变俞三侠,十七爷变张翠山,郭靖他妈变难姑,魏璎珞他爸变空见,陆冠英变殷梨亭,完颜洪烈变范遥,朱曼娘变阳顶天夫人……另有考古发现,本剧的韩千叶是张纪中版《笑傲》的林平之。

有观众说三大主角都没出场,就给新《倚天》打分是否合理?但转念一想,观众又应该在何处打分才合理呢?是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还是少林寺的屠狮大会?其实《倚天》主角出场比较晚,主配的平衡不好把握。好在《倚天》的版本很多,其实不用主角全部出场,观众自有判断。

蒋家骏没能复制17版《射雕》的成功,充分说明了武侠翻拍的成功方法论还有待探索:“老版配乐+新人演员+老戏骨做配”并不一定能成功。去年的新《笑傲》和今年的新《倚天》片头都用了老版主题曲,结果非但没能打出情怀牌,反而引起了新老对比的憎恶感,致敬不成蚀把米。

我们甚至还可以假设,要是不用老音乐,评分是不是会更难看?2.6分的新《笑傲》与5.0分的新《倚天》一齐刷新了该作品影视化的历史新低,倒也让后面的新《绝代双骄》(胡一天版)、新《龙门客栈》(马可版)、新《神雕侠侣》(佟梦实版)、新《鹿鼎记》(张一山版)感到“踏实”了。

毕竟史上最烂的令狐冲、张无忌、花无缺、杨过、韦小宝结成了联盟。要烂一起烂,抱团不孤单。而被我们反复讨论了近十年的“过气”武侠,似乎正在变成“断气”武侠。

扼住它命脉的,正是越来越容易妥协的我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