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剧
《东八区》其实是性转版《娘道》

虽然没有宣之于口,但多数男性会将霸权气质作为自己模仿的对象是不争的事实。

提前锁定年度最低分,《东八区的先生们》有多烂?

《东八区的先生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欢迎霸总来仙侠指导工作

或是审美疲劳,也可能是霸总模式本身太强大。一部仙侠男主的变迁史,彰显着仙侠构型与读者接受的抵抗与合谋。

正午阳光为何放不下《欢乐颂》?

《欢乐颂2》5.4的豆瓣评分并未能让正午阳光停下脚步痛定思痛,《欢乐颂3》4.7分再创新低。

用“预制菜”思维打造仙侠剧,已经是市场常态

明明是许多人眼中过时、低质且同质化严重的内容,但却仍然能在热度榜呼风唤雨,类似的情况近几年已经多次发生在仙侠领域。

《天才基本法》:一场天才到普通的回归

《天才基本法》从“天才”为切入口,探讨如何面对普遍意义上的人生困境。

谁还敢在暑期档押注仙侠剧?

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吗?

时无美男,使成毅、刘宇宁齐上位,是古偶男主的标准已经变了,还是有什么不得不如此的理由?

该不该忍受长视频的“播三停四”?

国产剧仍很长,没有了超前点播,该怎么播,成了长视频又一项标准能力鉴证。

网文改造剧集18年:从内容到观念

潜移默化,但深入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