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剧
青春剧逐渐“1988化”,《亲爱的麻洋街》可以捧红许魏洲、牛骏峰吗?

《亲爱的麻洋街》能实现青春剧高口碑吗?在青春剧成为新人演员“造星”梦工厂之际,许魏洲、牛骏峰又能否顺势吃到市场红利?

广电总局告诉你,未来五年需要什么样的电视剧

中国是电视剧第一生产大国、第一播出大国,接下来,电视剧怎样才能持续健康繁荣发展?

B站造剧:为何买下《风犬少年的天空》

“虽然B站没有参与这部剧的制作,但是它的内核与B站的气质极其相符,跟我们追求的内容内核是一样的。”

韩剧抄袭国剧,罗生门还是网友自嗨?

韩剧早有“抄袭”黑历史:从《三生三世枕上书》里白凤九的服装,到《甄嬛传》里牡丹和芍药的隐喻,原来韩剧的“移花接木”由来已久。

现实主义影视剧怎么做好“她”?

故事架构上打破了一切传统的观念与态度,但一味迎合女性市场制作的“爽剧”真是被观众认可吗?

从刘亦菲到宋茜,“金鹰女神”变迁史

金鹰女神据说有三项评选条件:近两年电视剧领域异军突起,形象青春靓丽,人气极高的新生代女星。

2020最新修订版「国产霸总再就业守则」

国产剧霸总们,麻烦多向祖师爷学,别天天净想着傅慎行了。

选秀里的人工造糖,你嗑的cp中枪了吗?

CP粉眼中那些“被窥探的所谓温柔证据”,其实早就被造糖者写进了剧本里?

9.1分还不出圈?短剧宣发那令人“沉默的真相”

一部优质的短剧应该具备同等质量的宣发,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好的剧集内容和自来水口碑不等于宣发可以高枕无忧。

「反派」营销是剧集完成KPI的救命稻草吗?

当观众看够了各种腻歪的男女主甜蜜行为后,或许,“反派”角色可以成为剧集营销的一个发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