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剧
开播2.5分,张一山版《鹿鼎记》究竟差在哪?

一个演员表演不行可能是一个人的原因,但一群演员的表现出了问题,那肯定是剧作或导演的问题。

2020年冲上话题巅峰的“她剧集”,是个伪命题

在“影视寒冬”之后的“后疫情时代”,他们作为从业者的生存现状如何?

《谁是凶手》《致命礼物》等“小体量精品”爆发,2021年悬疑短剧进入快车道?

作为剧集市场关注的焦点,明年悬疑短剧将有哪些发展趋势?

从“毁原著”到“真香”,网剧《棋魂》如何打破漫改剧的扑街魔咒?

剧集播出几天后,网剧《棋魂》却意外获得一片“真香”之声。

做了4年,B站5.4分,《芯觉》太难了

“还是在剧情上多下功夫吧,别把时间全浪费在人物造型上”……

单元短剧的「成长空间」

从悬疑品类到现实题材,单元短剧开始承载“硬内容”。

社区生态,重回国产剧

温暖的社区生态、轻喜剧元素、治愈感与把控好情感的火候,是“1988”式青春剧的重要构成要素。

年轻人不看电视?这张片单让我打脸了

2020年疫情以来,卫视收视率稳中有升,年轻观众对传统电视台的关注度、信任度不断走高。

《我喜欢你》《半是蜜糖半是伤》扎堆热播,市场仍呼唤“甜宠剧厂牌”?

入局者良多、但无门槛无厂牌无头部制作团队的甜宠剧,未来在哪儿呢?

青春剧逐渐“1988化”,《亲爱的麻洋街》可以捧红许魏洲、牛骏峰吗?

《亲爱的麻洋街》能实现青春剧高口碑吗?在青春剧成为新人演员“造星”梦工厂之际,许魏洲、牛骏峰又能否顺势吃到市场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