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剧
单薄的顾漫IP,丰厚的剧集流量

《你是我的荣耀》完美收官后,顾漫IP似乎坐实了言情剧的常胜将军之座。

给《扫黑风暴》付钱的女性观众,在追什么?

女性观众迷上女性角色,男性剧集试验一个突破口。

古装爱好者的黄昏

类型创作,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古装剧,还将滑落到哪一处?

超前点播,让追剧越来越花哨

从吐槽到普遍接受?超前点播如何成为追剧的必备选择?

当甜宠剧扎堆,为何这一代年轻人pick恋恋剧场?

为何恋恋剧场却能持续激发Z世代的关注度和表达欲,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成了甜宠剧的“门面担当”?

《法医秦明》,一个IP的魔幻漂流

2018年,有两部《法医秦明》剧版播出,但均没能为IP加分,反而造成了第一季剧粉的流失。

小说改编救不活仙侠剧

看似在快速扩张的仙侠剧,路越走越窄。

横竖之间,“抖快微”之外创作者如何看“微短剧”?

在短视频巨头“抖快微”联手布局竖屏微短剧的情况下,长视频平台又如何以横屏微短剧坚守阵地?

40部榜单热剧划下的IP改编红线

哪些是不能触动的IP改编红线,又有哪些影视化改编避开雷区。

《千古玦尘》频遭吐槽, “乏味”与“变味”的仙侠剧你还看吗?

谁会是下一部扑街的仙侠剧?面对越来越挑剔的观众,仙侠剧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