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胜利”陷入丑闻,韩国娱乐巨头公司YG的神话还在吗?

YG的“三大”之路,已渐行渐远。

文|刺猬公社 周矗

曾经炙手可热的韩国娱乐圈,迎来了一次大规模的“退圈”运动。

前BIGBANG成员胜利的性招待丑闻,撬开了韩国娱乐圈风光无限的背后,一块巨大的罪恶冰山。在韩国媒体对此事持续性的报道下,多名艺人接连被曝出丑闻,随后道歉“退圈”。

在目前的调查中,歌手郑俊英、前FTISLAND队长崔钟勋、CNBLUE成员李宗泫、前Highlight成员龙俊亨均牵扯其中,事件还在不断发酵中。

前BIGBANG成员胜利

位列“三大”韩国娱乐公司之一的YG,也因事件中一系列糟糕的反应,陷入了众矢之的。

1月28日,韩国MBC电视台报道了一则金姓男子被夜店安保人员殴打,报警后被警察殴打的新闻。这则看似并不起眼的新闻却立即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原因是这家名为Burning Sun的酒吧,是由BIGBANG成员胜利运营的。

随后,警方采访中对媒体表示该事件与胜利酒吧毫无关系,并以摄像头坏了为由拒绝提供监控录像,这一不负责任的回应惹恼了韩国民众,近20万网友开始在韩国青瓦台网站上请愿彻查此事。(韩国政府规定,只要有超过20万人在青瓦台网站上请愿,政府必须作出回应)

29日,BIGBANG所属社YG娱乐公司,以官方立场发表了一篇毫无意义的声明,称夜店是胜利个人的产业,公司不会做出任何官方立场回应。

31日, YG娱乐公司社长梁铉锡通过个人ins(社交应用 Instagram)直接发表声明,确认事发时间胜利本人并不在场。随后,胜利本人也在ins发出道歉信,称自己并未参与夜店经营。胜利似乎成了此次事件中遭受网络暴力的无辜者。

在事态走向平息之时,号称韩国第一狗仔的媒体Dispatch(以下简称“D社”)在2月3日放出了“第一锤”。

根据D社报道,涉事夜店的几位产权人正是胜利家的人及朋友,他们还发现了夜店内员工关于给重要客人“性招待”的聊天记录。胜利此前在道歉信中所称的“不知情”,立刻引起了韩国民众的怀疑。

12日还在演唱会上与粉丝叫屈的胜利没想到,两天之后,胜利夜店正式被警方扣押搜查。21日,胜利以及所有夜店经营人员都被纳入了警方调查范围。

26日,韩国SBS电视台放出“第二锤”。他们爆出了胜利的相关聊天记录,并表示有充分证据证明胜利对投资者进行了“性招待”。事件一出,YG当天立即回应称,经本人确认,报道的聊天记录是捏造的,并将采取法律强硬措施应对。

韩国的其他媒体也坐不住了。韩国Jtbc电视台爆出胜利的夜店涉嫌巨额偷税漏税,MBC电视台报道胜利夜店代表李文浩毒品反映为阳性。《朝鲜日报》还报道出YG曾在28日凌晨大规模销毁文件,YG则回应称是公司定期进行的例行文件销毁。

在各方压力下,YG于28日取消了胜利的一切演艺活动。

3月5日,韩国总理李洛渊做出指示,“对于警方的勾结疑惑,希望以警方的命运为赌注,彻底调查并依法处理。”至此,胜利事件上升为关乎韩国警察系统命运的社会公共问题。

一天后,胜利名下另一家偷税漏税的夜店Love Signal,被韩媒爆出实际所有人正是YG娱乐公司代表梁铉锡,并持有70%的股份。此前一向快速否认的YG公司,对此事表示并不能马上回复,且无法确定具体什么时候回复。

事件继续发酵。3月10日,首尔地方警察厅广域搜查队宣布,已确认胜利涉嫌“性招待”的聊天记录属实,并立案对胜利等人为国外投资人招妓一事展开调查。YG此前关于“聊天记录捏造”的声明被再次“打脸”。

3月11日,胜利宣布退出娱乐圈。两天之后,YG宣布与胜利解约,并正式承认对艺人管理出现了问题,要大力改善公司体制。

YG在胜利事件上一系列“反复打脸”的“骚”操作,再次印证了那句“商人的嘴,骗人的鬼”。这家成立了23年的韩国娱乐巨头,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声誉与公众信任危机。

此前YG的一系列投资失败和项目亏损,已经让YG这个注重“个性”的公司危机重重。讽刺的是,YG中最有商业头脑,曾被称为第二个“梁铉锡”的胜利,既成就了YG如日中天的顶峰状态,也亲手摧毁了YG的韩流神话。

1996年,在那个韩流文化还处于“萌芽”的阶段,韩国当红Hiphop组合“徐太志与孩子们”在毫无预兆下宣布解散。成员徐太志独自前往美国,成员梁铉锡则留在国内发展起了自己的事业。

组合徐太志与孩子们,从左至右为梁铉锡、徐太志、李Juno

与热爱摇滚的徐太志不同,梁铉锡对Hip-Hop(嘻哈)风格十分痴迷。在解散后,他率先推出了个人专辑,但却表现平平。

之后,梁铉锡便停止了个人活动,成立了YG娱乐公司。在推出组合keep six和 二重唱组合jinusean后,带有YG标签的hiphop曲风正式进入了主流音乐视野。

1998年,梁铉锡推出四人hiphop组合1TYM,组合中的队长Teddy成为了日后缔造YG无数名曲的著名制作人。

2006年,五个长相并不突出的年轻人在YG的家族演唱会上正式出道。他们的组合名为BIGBANG,寓意为要像“宇宙大爆炸”一样冲击韩国娱乐圈。

BIGBANG组合

一年之后,他们做到了。凭借队长权志龙制作的一首《谎言》,BIGBANG以独树一帜的hiphop曲风打开了韩流市场,一跃成为韩国一线男团,并不断在海外积累人气。2011年,BIGBANG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获得MTV欧洲音乐大奖“Worldwide Act”的亚洲组合,YG娱乐也于同年在韩国上市。

2012年,YG旗下的艺人迎来了发展鼎盛期。BIGBANG登上美国格莱美官方网页,成为首个被格莱美介绍的韩国歌手。旗下艺人鸟叔(PSY)凭借一首火遍全球的洗脑神曲《江南style》,不但一夜之间成为了最具商业价值的亚洲明星,还带动YG股价在一年之内上涨了60%。

鸟叔在表演《江南Style》

至此,YG引领的韩流飓风的开始刮向全世界。

BIGBANG和鸟叔成为了YG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根据韩媒报道,鸟叔仅在2012年一年就为YG带来了超过4000万美元的收入。而BIGBANG每年通过演唱会、专辑、代言等方式,为YG贡献了每年超过50%的收入。

而在鸟叔、BIGBANG之后, YG对新人团体的运营开始“漫不经心”。

从2013年到2016年,YG连续推出了WINNER、iKON、乐童音乐家、BLACKPINK等多个艺人组合。但对比起SM“4+2”、JYP“2+1”的组合更迭模式,YG组合回归的速度与密度是所有娱乐公司中最缓慢的。

YG旗下艺人BLACKPINK曾因回归间隔过长被网友称为“抠脚女团”。根据韩国网友统计,在BLACKPINK回归空白期间,同期出道的JYP旗下女团TWICE、SM旗下女团Red Velvet以及非三大出身的女团GFRIEND分别回归了三次。

YG旗下组合BLACKPINK

在艺人更迭速度极快的韩国娱乐圈,曝光度的降低使得YG旗下的“一手好牌”,无法搏得更大的上升空间与商业机会。在SM、JYP已经开始通过EXO、TWICE等四代团维持营收时,YG的营收依然由BIGBANG和鸟叔两个“长子”带动。

依靠娱乐业务站稳脚跟后,YG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扩大转型”上。2015年,梁铉锡的弟弟梁珉锡出任YG娱乐公司CEO。毕业于延世大学经营学科大学院的他,相对于哥哥来讲,更懂得怎么样去经营一家公司。

YG娱乐公司CEO梁珉锡

在梁珉锡的主导下,YG开始利用自身以及旗下艺人的品牌,进军餐饮、时尚、化妆品等行业,意图扩张商业版图。YG旗下的一系列子公司及厂牌开始崛起,包括模特子公司YGkplus、化妆品公司YGPLUS、体育部门YGsport、投资餐饮的YGfood等。

不过,YG虽然在娱乐公司中做到了三大巨头之一,但在面对更广阔的市场与陌生的行业时,仍像个不成熟的“孩子”。

YG子公司的大部分项目过度依赖韩流文化本身。这样单纯以偶像消费带动的商业模式,无论是在资金投入、经营理念以及销售方式上,都无法与其他已经拥有极大市场份额的巨头公司抗衡。以化妆品为例,虽然YG PLUS旗下的化妆品品牌正在向中国、东南亚以及日本市场扩张,但明星效应难以持续推动大众消费。2018年的累计净利润亏损,依旧高达22亿韩元。

此前,已经有多家证券投资机构分析,YG需要改善收益结构,调整子公司业务减少亏损,并推出新人组合成为下一代中坚力量。不过,野心勃勃的梁珉锡并没有停下脚步,并不断继续开拓各个“风口”产业。仅在2015-2017三年,YG就拓展了包括厂牌在内的12家子公司。

YG旗下子公司列表

在YG娱乐公司的2018Q1-Q3合计营收利润表中,YG的十家主要关联的子公司中,六家均属于亏损状态,YG PLUS的亏损居首位。根据韩媒报道,YG在餐饮、化妆品以及服装业已经连续六年亏损约100亿韩元。

YG十家子公司营收情况

而放手经营的梁铉锡,开始对“团体选秀”情有独钟。2013年,YG举办了一档练习生出道赛《WIN:WHO IS NEXT》。在节目中,胜出队TEAM A组成了WINNER组合出道。一年之后,失败队TEAM B通过另一档选秀节目《Mix&Match》,以iKON的身份重新出道。

2017年, Mnet选秀节目《PRODUCE 101》系列大火,YG便高调邀请《PRODUCE 101》系列的韩东哲PD合作,推出选秀节目《MIXNINE》。但最终因未与各经济公司达成一致,出道计划告吹。“流产”的《MIXNINE》不但让YG亏损110亿韩元(约6527万人民币),还让YG被冠以“欺骗粉丝”的帽子。

在梁铉锡还在忙于应对选秀、投资亏损所带来的遗留问题时,Big Hit娱乐公司正在凭借防弹少年团在世界范围内的超高人气,冲击着传统的“三大”格局。SM和JYP也正在通过旗下艺人规律性的活动,继续保持稳健的收益。

2018年,YG营收过渡依赖单一艺人的劣势便显现出来。这一年,BIGBANG除胜利之外的四位成员全部入伍。韩国金融监督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YG的全年利润不敌SM、JYP以及后来居上的Big Hit,跌出了“三大”。

对比起其他韩国娱乐公司以音乐产业为主的商业模式, YG这盘消费艺人带动多元产业链的生意经,打得并不响。

3月11日,胜利宣布退出娱乐圈的当天,YG的股价暴跌14.22%,市值蒸发1164.8亿韩元(约人民币7亿元),于2016年成为YG第四、五大股东的微影时代与腾讯也或将受到影响。为了挽救亏损,YG还被曝出售了BIGBANG成员权志龙亲自设计的咖啡馆与保龄球馆。

图片来源:@漂亮虎咚咚

丑闻之后的YG,不但会面临股东撤资、失去潜在投资者等经济危机,公司与相关高层还或将接受偷税漏税的调查。在主要以品牌价值为驱动的韩国娱乐产业中,YG的“三大”之路,已渐行渐远。

在公司声誉与财务危机的双重打击下,YG旗下艺人的回归计划也将推迟。此前宣布即将回归的BLACKPINK,刚刚通过出道选拔战《YG宝石盒》胜出的新人男团,与JYP解约加入YG旗下厂牌的原IOI成员somi都将受到影响。

此前,梁铉锡此前曾在综艺节目中透露,YG选拔艺人的标准是“才华、努力”,最后是人品。其所标榜的“YG精神”,指的是要有清晰的价值观和精神,每个人都可以不断超越自我、实现更高的目标。

只不过,YG似乎忘记了它最初奔跑的原因。

你怎么看此次YG丑闻事件?

参考资料:

1、《韩娱经济学》,王丛

2、微博博主@FerrariEJ1212博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