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撬开娱乐圈新入口的短视频,还能再推几个费启鸣?

这已经不是费启鸣第一次担当综艺节目固定嘉宾了,介于素人与明星之间,网红费启鸣以短视频平台为跳板,一跃成为了娱乐圈的新鲜血液,成为C端流量代表。网红式造星模式出来的费启鸣,能有多大的不可替代性?

文丨同相 文仔

费启鸣是谁?

在爱奇艺最新上线的房车游历真人秀《青春的花路》中,除了偶像元年的产物NINE PERCENT成员范丞丞、朱正廷、王子异、小鬼、尤长靖和通过《中国有嘻哈》而被大家熟知的说唱歌手艾福杰尼外,还有被称为“抖音十大男神”之一的费启鸣。

这已经不是费启鸣第一次担当综艺节目固定嘉宾了,介于素人与明星之间,网红费启鸣以短视频平台为跳板,一跃成为了娱乐圈的新鲜血液,成为C端流量代表。网红式造星模式出来的费启鸣,能有多大的不可替代性?

素人与明星之间网红费启鸣的转型之路

从2017年开始,短视频内容以碎片化的优势成功填充了大众的闲暇时光,其用户也在不断的呈上升趋势发展中,中商产业研究院初步估算2018年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3.53亿人,而在2019年预计这一规模将达近5亿人。

用户增量的同时,互联网中也涌现了一批以优质内容得到大众认可的短视频红人,费启鸣就是其中之一。在如今成为“爆款制造机”的短视频App抖音发展初期,费启鸣就以干净清爽的长相被抖音网友称为“国民初恋脸”,其一条内容为“如果你前男友和现男友同时掉进水里,那我做你男朋友好不好?”的抖音视频让他成功出圈,在微博上达成上万转发。费启鸣的抖音同样获得了1637万粉丝的关注,说是当时抖音圈的顶级流量也不为过。

费启鸣从映客直播转战抖音短视频的时期,正遇直播行业略显疲态而短视频行业一路高歌,是抖音这个平台将他推向了大众,给予了他更多深入娱乐圈的契机。

在成为抖音红人之后,费启鸣便收到了国民综艺《快乐大本营》的邀请,而因为《快乐大本营》的高曝光度,费启鸣被剧组看中出演了人生第一部担任男主角的网络剧——《我在未来等你》,与演员李光洁合作并通过此剧正式进入演艺圈。

虽然多了一个演员身份,但此时的费启鸣还没有完全摆脱抖音网红的前缀,在大众心中其依旧处于素人与演艺明星之间的尴尬地带。真正为费启鸣带来了转型突破口的是其在各大综艺节目的表现。

2018年9月费启鸣参加了爱奇艺推出的儿童纪实类教育实验节目《超能幼稚园》,与任嘉伦、俞灏明等人共同担任实习老师。同时间段还以固定嘉宾身份出现在腾讯视频《口红王子》的阵容之中,一度霸屏9月综艺市场。直到现在再次加入真人秀《青春的花路》与其他偶像艺人进行房车旅行,费启鸣在各个类型的综艺节目中展现了自己的魅力。

而费启鸣在真人节目中所呈现的面貌让人们更加清晰认识到这个原本只在特定内容短视频中出现的男生完整的模样,真人秀对于费启鸣来说是呈现个人性格的一个机会,也是将人物变得更加立体的一次转型考验。

主演网络剧、发布单曲、成为真人秀固定嘉宾……费启鸣在短时间之内完成了演艺人的多栖发展。而随着短视频的内容形式的细分,VLOG等生活化的短视频崛起成为一种流行文化,ASMR等特色化的短视频也为短视频平台容纳更多个性UP主。

可以说,短视频市场的低门槛使其同质化内容开始泛滥,KOL遍地涌现让人眼花缭乱,因此在观众的审美疲劳下短视频平台的“一夜爆款”现象也逐渐销声匿迹,爆款网红的诞生几率走低。

短视频“网红”权重提升成综艺香饽饽

随着短视频的崛起,其KOL也获得了大量关注度,通过短视频精准快的传播,KOL们引领的“海草舞”、“学猫叫”、“捧脸杀”等短视频流行元素成功的入侵综艺市场。不少综艺也深知短视频的影响力,将短视频KOL加入到综艺阵容中以求得更加新鲜的内容呈现。

2018年10月份,湖南卫视便推出了以短视频创作为主题的城市魅力创拍节目《快乐哆唻咪》,由短视频创作达人王小潮、张欣尧、派翠克等等进行主题性创作,通过“解压”短视频内容创作过程来突出短视频创作者们的个性特色,聚焦短视频行业的生产细节。

其中张欣尧还是抖音App的元老级“功臣”之一,其《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引发了长时间的抖音模仿热潮。以张欣尧为例的年轻人们,掌控着当下的流行趋势,同时利用自己的创意将流行元素再加工,拥有自己一众死忠粉丝。

不止如此,曾经成为抖音一大IP招牌的代古拉K也被邀请至《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与《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剧组进行抖音流行舞蹈教学互动。现如今人气飞速上涨的摩登兄弟刘宇宁,从YY平台直播唱歌到通过全民推荐登上《歌手》踢馆赛的舞台,是他们在短视频上积累的人气推动其入局大众综艺市场。

同样综艺也在为网红们造势宣传增加曝光,两者互利互惠。《青春的花路》的受众便是以18-24岁的年轻女性为主,从其偶像+说唱选秀+短视频网红的阵容来看,短视频网红的加入似乎是节目在大众流行上做出的战略布局,通过网红文化来吸引更多的受众。对于观众来说,网红更加贴近大众的生活,通过其在年轻群体的人气来推动综艺节目的传播度,不失为一个性价比高的好办法。

来源:艺恩数据

从艺恩数据提供的《青春的花路》衍生微博热门话题数据来看,费启鸣的话题数据排名紧排在热门偶像选手范丞丞、王子异、朱正廷之后。而费启鸣在参加了《青春的花路》之后也是打破了人们对于网红的固有印象,以善于料理的个人特色和适当的综艺感获得了观众的喜爱。

现在不少网红的人气甚至可以压制住不少二三线演员、偶像,即便并非“科班出身”,综艺节目也乐意选择这些拥有十八般武艺的网红们来吸引年轻受众,附和流行趋势。

短视频平台撬开娱乐圈新入口谁能成为下一个费启鸣?

如果说参加偶像选秀是年轻人们想要进入娱乐圈的速成宝典,那么短视频平台则是更为广阔的明星塑造平台。以短视频内容创作开始积累人气,再通过作品转型为演员或者歌手,当明星似乎变得越来越容易。

现如今活跃在各大剧集,出演过《凤囚凰》《我爱喵星人》等影视作品的演员宋威龙便曾经是辽宁大连小有名气的快手网红,而后因为其出众的长相,被于正发掘成为欢娱影视的签约艺人。

短视频为娱乐圈输送的新鲜血液,离不开团队的背后操作,网红孵化团队由此而衍生。除了有张大奕为了培养网红电商而建立的杭州如涵公司外,不少网红孵化团队将目光放在了自媒体制作、偶像养成上。

嘉尚传媒便是典型的网红孵化机构,其善于在短视频平台中寻找到有潜力的新人进行培养,并且致力于将短视频KOL们向艺人进行转变。抖音App中因为清秀长相和少年感而拥有不少粉丝的陈鹤一和常优秀便接连被签入其经纪名下,而原本已经签入其旗下的艺人叶河林、柯钦明等人也通过培训之后被送进《青春有你》等偶像养成平台进行下一轮艺人转型。

“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们定义成一个红人,而是把互联网当成一个养成平台,在互联网用内容为艺人沉淀粉丝,这些粉丝又会推动他们走向更大的舞台。”正如嘉尚传媒创始人兼CEO王承瑞所想,不少网红的培养目标本身就是艺人,短视频又或是其他互联网形式只是进入娱乐圈的一个新入口。

费启鸣的成功,除了赶上了短视频风生水起的好时候外,还有就是其独特性填补了娱乐圈对于流行趋势的追逐,费启鸣仿佛是短视频网红文化的一个代表。

然而短视频泛滥、KOL遍地的现在,要想要给予观众更加新鲜的刺激并不是件易事,网红到艺人之间的距离并非一朝一夕便能跨过。在大家都看中了短视频平台这个艺人塑造窗口时,市场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而在这种饱和的网红培养输出下,即便短时间内出众也很难维持热度。下一个费启鸣,也许还在路上。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