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7”带量采购落地,原研药去哪儿?

虽然原研药在“4+7”带量采购中大都不敌仿制药,但对于少数敢于降价的原研药而言,将会获得更大的市场优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谢欣

“4+7”带量采购近日正式进入实施阶段,继厦门开出首张“4+7”处方外,上海也已有医院开出处方。

与试点城市2017年同种药品最低采购价相比,此次“4+7”带量采购31个谈判品种最终25个品种谈判成功。由于采取“以量换价”的策略,中选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0%,降价效果明显。

不过,带量采购究竟给中选品种保证多大比例的量,又能否真正保证效果,成为此前业内关注的一个焦点。而从“4+7”带量采购准备阶段一开始盛传的六、七成市场份额,到一半份额,最终在一些地方文件中表述为“非选标品种量不得超过中选品种”。按此说法看,中选品种可以确保至少五成市场份额。

为进一步鼓励医院优先使用中标产品,此前在国家医保局召开的“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工作”媒体沟通会上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确保中选药品进入医院并得到优先使用是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成败的关键。医疗保障部门将会同卫生健康部门,健全公立医院的激励约束机制,为中选结果兑现保驾护航。因规范使用中选品种而减少医保基金支出的医院,当年度医保总额预算额度不做调减,结余部分按比例留给医院,用于推进医院薪酬分配制度等改革,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

上海市胸科医院医务部主任侯旭敏对界面新闻介绍,目前从医院层面看,在上海自3月20日开始,此前相应药品通用名已在供应目录里的“4+7”品种都已经换成了中标药品,对于非中标药品也做了相应的信息提示与价格更换。

以上海市胸科医院为例,据侯旭敏介绍,首先对医院从上至下进行了政策解读与告知,让医务人员透彻的理解政策;而在开药系统里,中标药品均已排到的相应通用名排序的首位;对于非中标的高价药品进行提示,保障对中标药的采购畅通,保障相应药品有适度存量,满足不同需求;对于具体的处方量,医院药政部门会有实时跟踪数量变化,但目前没有纳入对医生的考核指标。

业界一致认为,在带量采购全面落地后,一方面国内仿制药企再也无法维持高价仿制药,另一方面到期的外企原研药品也会受到冲击。

以本次“4+7”带量采购为例,最终25个中选品种中,绝大多数外企原研药均在与国内仿制药的竞争中败下阵来,不过也有两个品种上原研药成功胜出。

其中,阿斯利康的肺癌靶向药易瑞沙(吉非替尼)从此前2280元/盒的价格降价76%到547元/盒,每盒费用仅为547元,而以上海为例,按照60%的医保报销后,患者仅需每盒自付200余元,极大的减轻了患者的负担。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上海市肺部肿瘤临床医学中心主任陆舜教授对界面新闻表示,这一价格已是全球最低价,即使是与印度仿制药相比在价格上也具有优势,几乎对国内所有的EGFR突变患者在可及性上都提供了保障。

据陆舜介绍,易瑞沙作为肺癌EGFR突变的标准一线疗法,客观缓解率显著高于化疗,已在疗效上证明,对患者生活也起到了明显改善,而目前国内保守估计每年的肺癌EGFR突变新发患者超过10万人。

陆舜认为,易瑞沙只是开始,是一个支点撬开了中国市场上的国外原研药从高价走向亲民价格,真正走向以量换价。他认为,未来包括泰瑞沙等更多的国外高价原研药品应当会通过带量采购、医保谈判等方式大幅降价惠及中国患者。

除了真正推动中国新药研发,鼓励做真正的创新药外,带量采购也倒逼原研药降价,一方面未中选的原研药也会进行阶梯降价,另一方面,如易瑞沙这样能够在价格上做到还低于国产仿制药的程度,也加大市场竞争力。陆舜认为,以易瑞沙为例,在中选后,市场留给仿制药的空间已经很小了,“几乎没有空间”。

不过他也表示,在临床处方上,有效性、安全性与可及性会是主要的考量因素,无论是仿制药还是原研药,首先是要达到实际治疗效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