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笑果文化贺晓曦:综艺节目只是喜剧产业的推动器,发展喜剧人口才是根

贺晓曦认为,做场让1000人看得爽的吐槽大会并不难,难的是覆盖并转化更多的喜剧人口。

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CEO 贺晓曦

2014年,贺晓曦与著名制片人叶烽、脱口秀艺人李诞一起创办了笑果文化,并担任CEO 。

凭借《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爆款综艺节目,笑果文化在业内很快就树立起影响力,在取得了不错成绩的同时,他们也推动了脱口秀这一喜剧形式在中国市场的普及和发展。除了线上综艺,笑果文化也打造了噗哧脱口秀等演出品牌,在酒吧等线下场地组织演出。

在访谈中,贺晓曦分享了笑果文化的核心竞争力和工作重心,也聊到他对《吐槽大会》被一些网友吐槽为“洗白大会”的看法。

以下是《面谈》对话贺晓曦的视频及部分文字实录。

笑果文化贺晓曦:做场让1000人爽的吐槽大会并不难,难的是覆盖更多人【面谈138期】

面谈:笑果文化目前都在做哪些事情?

贺晓曦:被大家认知的主要业务,肯定是我们线上的节目,还有那些通过我们节目让大家认识的脱口秀明星,或者叫脱口秀的卡司吧。我们确实是想把自己喜欢的这类喜剧推广给年轻人,想让年轻人在喜剧消费这件事情上,有更好更多地选择,所以我们做了这个公司。

综艺节目和这些卡司的展现和被认知,我觉得其实是喜剧产业的一个推动器而已。我经常讲的比喻,我们就像一棵树,因为无论是综艺行业还是喜剧行业里面,我们在国内都有比较领先的积累,那这些积累就让我们有可能在这棵树上长出像《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这样的果。这些果子被人注意到了,换取了资源,我们进一步要做的事情,就还是要去施肥,在根部和茎部。根部和茎部就是去拓展喜剧人口,帮助喜剧人口在喜剧认知、喜剧技能、喜剧品位上去提升和成长。

所以我们其实一直两边同时在做,就是果子我们当然要维护,尽量把它售卖好,但是我们知道另外一些精力应该花在根部,我们会在线下做演出,做训练场的一些活动,包括做针对喜欢我们喜剧类别年轻人的全免费的噗哧训练营。用我们自己的比喻讲,因为中国原来在这个领域的喜剧人太少了,所以你只能在有限的精力和资源调度下,去完成这些果子、茎和根的这样一个发展的平衡。

 

面谈:笑果文化在做集训营,也在以各种方式培养更多喜剧人,你认为一个优秀的喜剧人应该具备哪些特征?

贺晓曦: 我觉得他最重要的特征是要被观众喜欢吧,作为喜剧人你必须让别人喜欢,必须让别人看到你就会觉得好玩。

我们经常讲叫做一个有趣的人在台上说段子,而不是一个人去讲有趣的段子。我们可能会更强调你自身往内发掘,然后勇敢去接受自己的很多不完美,并且把这种不完美投射到你对世界的观察上面,发现世界也会不完美。但是你会用喜剧的方式把它表达出来,去完成一种跟自己和跟世界的一个和解,并且把这个东西透露和表演给大家看,让大家也获得一种共鸣,就是勇敢并且宽容,但是我会用一种比较原创和体现时代精神的手法把它体现出来。

 

面谈:据你观察,在脱口秀行业,有没有出现类似下个李诞或者池子这种影响力潜质的人?

贺晓曦:我觉得人的产生是一个概率和积累的问题,它里面有很多的维度和公式,就是你首先要有足够的天赋。我经常拿运动员来比较,你现在问我的这个问题,就像是上个世纪90年代所有人都在问,在迈克尔·乔丹之后,还会不会出现一个迈克尔·乔丹一样影响力的篮球人物。当然,这样的人,他要有极强的自驱力和荣誉感,加上你的市场化要足够大,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你要有成长的时间。

我们相信如果继续让行业按这个方向往前走,按照规律,它一定会有后面的人。但是到现在为止,大家还在讨论说,科比有没有超过迈克尔·乔丹,詹姆斯有没有超过迈克尔·乔丹。现在这个时代的篮球明星的繁华程度,其实是超过了上世纪90年代的,只要不断扩大喜剧人口的基数,再加上时间,有自驱力和有天赋的人进入行业,他一定会成为一个更有影响力的人物。

但如果现在问我,这个人会在5年后还是7年后出现,这个事情是很难预测的,就跟练功一样,你需要一瞬间打通你的任督二脉。现在NBA最厉害的投手库里,他是打到第9年,才突然完成了这套体系和打法的建设,而9年之前,大家觉得库里在浪投,怎么会有这样完全不合理的打法。

每一种功夫,都需要很长的路径去实践,就像我们今天讨论李诞,我觉得他的成熟度和未来的不可限量性,其实两三年前也看不出来。这种东西需要更大的市场、更多的机遇、更多的资源、他的自驱力和才智再加上时间的积累,才能自然的呈现出来。我们对这个行业做的是提升概率和扩大基数的事情,相信在这几个维度综合下,一定会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

 

面谈:你会把笑果文化公司看成NBA联盟,还是其中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

贺晓曦:我们是一个联盟,当然是一个联盟,我们一定不是球队。我们上面没有联盟,我们不仅是NBA联盟,甚至NBA不做的很多事情我们要做。我们要去做基础的场地建设,NBA是美国已经有很多基础场地,但是在中国我们要去更多的城市开拓演出场地,让更多人看了表演之后,他想从事这个行业尝试的时候,他有机会和接触点。还有包括它每一级的上升机制,这都不是球队会去做的事情了。NBA联盟在整个的美国篮球生态当中,它只负责解决顶层的东西,不用解决特别多底层的问题,我们可能连底层的问题都要去解决。

 

面谈:《吐槽大会》已经成为爆款系列,播放量也在持续增长,但也有很多人认为,现在节目直击痛点的吐槽越来越少,特别是最新的第三季,被很多观众戏称为“洗白大会”,包括《吐槽大会》最后一期也在自我调侃,你如何看观众的这些评价?

贺晓曦:首先我觉得洗白这件事情本身就很荒诞,洗白是个结果,洗白不是我做出的要求,洗白是观众自己做出的决定,你觉得他好了,那是你决定的,不是我决定的,那你为什么要说我是洗白大会呢?我们的底层逻辑不就是让所有的人上去说话吗?你听到这个人说话,他跟你想象的不一样,你说这个节目不应该让他说话,这个节目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你去看美国的《吐槽大会》,你看完之后,也可能会觉得特朗普也挺可爱挺酷的,这是你的选择,不是我的选择,你把你的选择怪在我身上,说我怎么喜欢了一个我原来不喜欢的人,这个节目好讨厌,这个逻辑我一直很迷惑。播放量在增长,不就意味着有更多人愿意看吗?我们是一个免费节目,更多的人在看,只是说在评论里发声的那部分人可能会觉得它不够刺激或者不够好。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选择性的问题,我到底是讲给哪部分人听的问题。第二,在越大众的前提下,《吐槽大会》的不适程度,就是你要去调试,让观众觉得舒适的尺度是我们必须去解决的技术问题。

甚至我们可以这么讲,从技术角度我们知道怎么去取悦那部分人,但是我们如果只取悦一部分人,它真的能解决喜剧人口的问题吗?它还是必须覆盖更多的人,才能成为大众节目,成为大众讨论的焦点,才能真正去完成尽可能多的喜剧人口的覆盖以及转换,这是核心的目的嘛。

我可以只做一个固定邀请一千人看,让大家都很爽的一场《吐槽大会》,技术上并不是很难,而且这在每个时间阶段都可以去做。但难的是我做给一亿人看,大家还觉得这个节目我还能看完,这两种尝试的难度,我觉得后者比前者难。

 

面谈:也就是说随着观众基数的扩大,吐槽的言论变得温和,在你看来是一种必然?

贺晓曦:首先我没有觉得这个事情变得越来越温和了,是大家会觉得你需要更具有攻击性,但更具有攻击性并不是《吐槽大会》发展的一个方向,吐槽本身在生活场景里面也是沟通方式,它并不是你想展示你吐槽的魅力。你在一个饭桌上面对陌生人,你一定不是说我逮谁说谁,甚至我知道有一些事情你不愿意拿出来说,我还死命地攻击你,这个并不会取悦人。我们是想让大家喜欢这个喜剧,我们不是要让大部分人说,这个人怎么这么生猛,我们想让大家看了这个节目,跟里面的人交朋友。

 

面谈:笑果文化现在有多档综艺节目,包括《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周六夜现场》等,这些节目是否有共同的核心理念?   

贺晓曦:内容价值观我开始提到了,我觉得首先喜剧包括着勇敢、多元和宽容,勇敢就是说,你勇敢地承认自己是有缺陷的,你这个群体也是有缺陷的,这个世界也一定不是那么完美的,我们把这些不完美的一些东西,用多元手法给它表现出来。第二就是直接嘛,其实在我们的喜剧里讲究的是相对的直接,年轻人的沟通方法不是拐弯抹角的,我是这么理解的。

 

面谈:你一直在强调“年轻态喜剧”这个标签,这里所说的“年轻态”都有哪些特征?

贺晓曦:其实是因为没有定义这种喜剧的一个概念的先例,所以我们自己找了个概念。我觉得人现在也不能完全以生理年龄说怎么样,“年轻态”就是给到具有年轻心态的人看的这一类喜剧形态。至于特征,就又回到那个点上的宽容、多元、勇敢,并且是很接受直接的东西,拥有这些特质的人,就会相对的更喜欢看年轻态喜剧一些。

 

面谈:当下例如抖音等短视频形式盛行,笑果文化是否会根据平台制作内容?

贺晓曦:我们最核心的能力是持续打造独特级高品质的内容的能力,它形成的时间和成本,都会高于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短视频。有些事情是变化的,但要去理解在一个领域里不变东西,先解决那些不变东西,再去做变化的设置。

做15秒、做30秒的东西,一个比较大的让我们困惑的点是它可替代性是极强的,但是中国能在《吐槽大会》上做很好表演的脱口秀表演者,我们觉得太少,所以我们应该核心解决的,是做长篇表演人的能力问题。我们是培养艺术家的,我们不是去面对市场去跟长尾抢时间的。

从现在的市场趋势来看,我今年有一个思考,这两端都会成为一个大的生意,它会形成一个平衡。你们也看抖音,但是我们都在等《权力的游戏》更新,但对一个文艺创作者来讲,你更想成为的是《权力的游戏》的制作人,而不是成为抖音上的那个红人。

短时间的愉悦和长时间输出高品质独特内容的愉悦感,对欣赏个体的体验层级是不一样的。确实,我们有基础的娱乐需求,但是一旦你尝试过更高品质长效能的文化内容消费,你还是会更希望欣赏更美好的更长时间带给你愉悦体验的东西。我们看奥运会开幕式你觉得很愉悦,两种愉悦感差别还是挺大的,我觉得我们可能得奔着那个方向去走。Netflix并没有做Youtube的工作,HBO还是在做《西部世界》和《权力的游戏》,我觉得两种东西不一样。

 

面谈:笑果文化如何打造持续生产优质内容的竞争力?

贺晓曦:我觉得生产方法第一就是对人好,第二就是找到一波非常有自驱力的人,他们会形成一种很好的文化。你不用在乎他的工作时间,也不用在乎他几点上班,你就看作品,形成一个这样唯作品论、唯才华论,唯你的持续产出能力论的这样一个公司企业文化,它自然就能产出这样的人。

我们这公司的人不用在乎我,我比他们上班早,他们可以下午两点钟来,但是我出脱口秀稿子不如他们,那我就得为他们做很多的工作,帮他们成长。而且我们新来的员工,你有才华你是可以躺着开会的,你不用在乎,甚至你跟他的风格不一样也没关系,就是你的东西好就是好,你能演得比别人好就是好。有这套文化,这个人能够得到更好的收益,能够更被尊重,自然会产出好的内容。

这个里面其实比较难的问题是老板忍不住,他觉得你得按我的标准来。其实没有标准,大卫·斯特恩也培养不出迈克尔·乔丹,迈克尔·乔丹之所以成为迈克尔·乔丹,是他想成为最厉害的人,他要去拿世界上最高的工资,并且打败那些曾经打败过他的人,这是他的自驱力,不是大卫·斯特恩要求跟迈克尔·乔丹谈话说你业绩考核,没有这件事情。

我设立一些机制,设立一些奖项,设立一个方向,有自驱力的人自然会往那个方向走,因为我们公司第一波在一起做内容的人,都是经过很长时间筛选,在这个行业里坚持很久的人,他们都是有自驱力和高要求的人。所以李诞经常说我们知道自己水平不够,但真的尽力,我们至少态度很好。我们在世界踢得不好,但是我们至少每个人跑个两万米,略表诚意,至少很努力嘛。慢慢越来越多的人出来,尽力跑两万米,十年之后我总能进步吧?这个东西是一个我们理解的重要的原则。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