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开心麻花艾伦:装傻好演,难的是让人相信你是真傻

明明是偶像剧的画风,但艾伦偏要当个喜剧明星。

艾伦,《人间·喜剧》剧照

说起开心麻花,观众会想起沈腾、马丽,然后才是艾伦。

前两者是并列的,沈腾已经成了百亿影帝,马丽也凭借《逆流而上的你》和《来电狂想》在观众群里打开了一片天。只有艾伦,那个一直离“大红”还差一步的艾伦,在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演出。甚至还有观众会问:艾伦?他的真名是什么?

艾伦就叫艾伦。这不是他的艺名,也不是英文名Allen的中文翻译。当你在百度里搜索艾伦时,还会搜到动漫作品《进击的巨人》中的主人公艾伦·耶格尔,以及美国脱口秀《艾伦秀》的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要精准搜到这个北京男演员,你得加上关键词“开心麻花”。

图源:艾伦个人微博

谈及这个标签给他带来的影响,艾伦表达了自己的感谢。回顾自己的经历,2006年加入开心麻花是艾伦表演生涯的分隔符。加入麻花之前,他是一个“寻演族”,常年驻扎在剧组云集的糊涂宾馆,拿着自己厚厚的一沓个人资料,“经历不够,就把字印大点”。2006年,艾伦应师弟大魔的邀请加入开心麻花,“每天从西三环坐公共汽车往东边去,再走一段,到东边的9个剧场去演出”。虽然挣的钱刚刚够糊口,但开心的是“天天都有演出了”。

在开心麻花,艾伦先后出演了《倒霉阿翔》、《满城都是金字塔》、《疯人院飞了》等话剧和舞台剧,但大部分都是配角、客串。真正让观众开始记住他的,还数2015年《夏洛特烦恼》中的傻大春一角。在他的演绎下,大春是个招人喜欢的傻子,平凡朴实又不失可爱。“其实大春这个角色对我挑战挺大的,大家认为傻子好演,装傻就行了,但是最难的就是你装傻谁都能看出来,要做到让大家相信这个人真的就傻。 ”在他的演绎下,即使大春在演员表中仅排到第五位,这个“憨厚老实”的形象还是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夏洛特烦恼》中的艾伦

但艾伦真的没法演主角吗?开心麻花的编剧张迟昱在知乎上回答说:从2013年开始,艾伦就是麻花年底大戏的男一首选,只要他想演,他就是男一。2017年,艾伦担纲主演的《羞羞的铁拳》上映,他女上男身的演技成功征服了观众。男人演女人很容易显得故作妖娆、低级扮丑,但艾伦所扮演的“艾迪生”让人相信,他身上是真的住了一个女人。这部电影最终狂揽22亿票房,这个“傻子”喜剧演员身上又多了“反串女人专业户”的标签,艾伦也证明了自己作为一个演员的多面性。

《羞羞的铁拳》

3月29日,艾伦主演的新作品《人间·喜剧》上映,《夏洛特烦恼》里的“大春”和“秋雅”王智在新作中结为夫妻,开始一段与黑帮的斗智斗勇之旅。这部喜剧电影并非由麻花出品,观众难免会质疑,没有其他麻花成员,艾伦能撑起票房吗?对于这些声音,艾伦很谦虚:“质疑声我都接受,得给观众一个接受我从绿叶到红花的过程。但我觉得演得不错,看了粗剪也不错。就会期待排片能不能多一点,票房能不能好一点?”

如今的艾伦,已经是开心麻花的功勋演员了。功勋演员需要在开心麻花舞台剧演出场次至少超过1000场,才有资格入选接受评定。艾伦通过一场场舞台演出,为自己的下一部戏蓄力。3月23日,艾伦参演的《牢友记》在地质礼堂迎来了第500场演出,但在海外拍戏的艾伦没能赶上。在接受界面娱乐的采访时,艾伦表现出了深深的遗憾:“那天粉丝拿着500场的海报来找我签名,我就问他们,怎么样?热闹不热闹?大家演得怎么样?都是谁?演员全在吗?结果他们跟我回答‘就差你了’。当时就觉得我真应该回来,在允许的条件下,应该回来,跟一帮兄弟在舞台上好好地过一次瘾。”

谈及自己的未来,艾伦笑着说自己也有一个导演梦。当被问及是否内心已经有个成型的故事时,艾伦目光坚定:“我心中有无数个故事。”

图源:艾伦个人微博

界面娱乐对话艾伦:

界面娱乐:这次是你和王智继《夏洛特烦恼》之后的第二次合作,怎么评价你的搭档王智?

艾伦:其实特别遗憾,我和王智在《夏洛特烦恼》里边没有对手戏,所以我一直抱着这样的期待。等到《人间·喜剧》开拍,我和跟孙周导演聊天才知道是王智演我的太太。和一个熟悉的演员搭戏会舒服一些,因为不需要经过一个彼此熟悉和认识的过渡阶段,而且王智又是一个戏很好的女演员,我拍得特别开心。

我觉得演生活中的夫妻比较难,需要那种更好一些的默契,抓住生活里自然的小细节。结果拍戏的时候真是那样。有一场戏我记得是我给她做饭,她在旁边数落我。那一瞬间让我真的感觉到,就是生活中的一对小夫妻在吵架、拌嘴,而且那个尺度刚刚好。她并不是大声呵斥你,而是一会儿怼你一句,一会找个气口再怼你一句,互相埋怨。那场戏拍得特别的舒服,这可能就是我和王智之间的默契。

艾伦和王智

界面娱乐:你觉得王智戏里和戏外差别大吗?

艾伦:挺大的,我觉得她戏外根本就不是一个“悍妻”,应该是一个贤妻良母,当然我也没问过她丈夫。麻花的女演员反差都挺大的,全都是为艺术、喜剧牺牲了。马丽在家里头更女人,天天给老公煲汤、做饭、洗衣服,一到外边就得演出彪悍女子、女强人的形象,难为她了。

界面娱乐:两人在剧中饰演了一对“怂夫悍妻”,开心麻花的成员曾评价您是个“爱妻狂魔”,剧中的这种的人物关系和您现实生活中相似吗?

艾伦:我先说剧里,《人间·喜剧》里的濮通虽然有诸多的问题,包括为人处事习惯和方式,但是他很爱他自己的妻子,很爱这个小家庭。所以无论最后如何去奔波,甚至卷入到黑社会的仇杀里面,他都是在为自己这个小家庭而努力。

在妻子面前,濮通(艾伦饰)是个标准的“怂夫”

我现实当中和濮通不太一样,至少没有他在戏里那么怂。但是在妻子面前,我觉得怂一点没有什么坏处。当然,我指的并不是说用一种技巧来处理夫妻关系,而是增加一些情调。说心里话,做演员压力大,要自己心理建设得非常的强大才能面对这一行当。但是在生活里面,你需要的其实就是乐趣,跟妻子在一起相处拌拌嘴什么的都是一种情调。在生活里可千万不能用技巧。

界面娱乐:您怎么给濮通这个角色定位呢?你觉得他的主要笑点在哪个地方?

艾伦:其实这个跟导演商量过。导演厉害就厉害在他已经在剧本里边给了很多喜感桥段、情境和台词,所以你只要把握好濮通本身性格上的一些特点,喜感的部分就应该能出来,反而不需要刻意地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去加一些什么包袱。

但是有的地方我也会跟导演商量,比如有一场戏跟王智吵架。怎么能体现出他怂呢?他刚要张嘴,王智一说他,他转身就走了。这种小细节的东西,生活里常有的东西,表现出来大家可能会更有感触一些。另外,我也在片子里保有了一些我惯用的喜剧方式,在濮通这个角色里带入自己表演的方式和性格。

《人间·喜剧》剧照

界面娱乐:为什么总是喜欢演一些抛弃形象的角色呢?

艾伦:抛弃这个词用的真的是很准确。我一直觉得,演员在学习的阶段应该锻炼自己的肢体, 长相锻炼不了,但镜头前的一些动作、神态可以训练。所以我每拍一个戏,考虑的都只是这个角色应不应该有这样的状态。

麻花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鲜明的性格特点。比如说大家一想到常远,就会想起他自己那一套动作。腾哥更别说了,他已经把贱演得淋漓尽致了。麻花厉害就厉害在我们每个人都能比较准备地把握一种角色。

拍《夏洛特烦恼》的时候,大春这个角色其实挑战挺大的。大家认为傻子好演,装傻就行了,但是最难的就是你装傻谁都能看出来,要做到让大家相信这个人真的就傻。 所以我私底下一直在想,大春走路、说话、行为动作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在处理他说话时,就会有意地把每个字中间的间隔放平均,这样就会显得他有自己的说话逻辑和思维方式,和平常 人不太一样。这都是小细节,可能观众不会体会到,但是他会觉得这个人物很准确。

“大傻春”艾伦

界面娱乐:您觉得濮通这个人物身上有没有你的一些影子?

艾伦:我觉得不光是我的影子,大家看完这个电影应该都会找到自己在最苦的时候,和自己最爱的人相互陪伴的点点滴滴。在进麻花之前,我当过一段时间的群众演员。那时候是真苦,没有戏拍。有时候我甚至会质疑,我到底要不要再继续干这行?因为我看不到路在哪,每天担忧今天有戏拍,明天还能不能有戏拍?

界面娱乐:但我看您早期也在一些大剧组里获得过角色。

艾伦:那都是所谓的客串,60块钱一天,管一顿盒饭。好在因为我是科班出身,导演敢给一些词。一句到两句,有词总比其他人要强。

演员都会经历这个过程。那时候,我拿着自己复印出的一沓资料。资料上没那么多经历,就把字打大点,显得这页纸挺满的。再把自己也不知道从哪个照相馆里照的所谓艺术照,画的跟猴屁股似的多洗几张,每个剧组都发。那会儿北京剧组特别多,一个宾馆有四五个剧组。

比如说离咱们家附近最近的舒畅宾馆,还有糊涂宾馆,这些都是常驻剧组的地方。还有的剧组在东边,我们就得计算,怎么能尽量多地参加试镜。一天满打满算也就跑四个组,如果再赶上有一个组说要试试你的戏,半天就耽误进去了。我和我的同学都是这样,我没坚持下来,大概跑了两年,之后回电影学院考了个专升本。也有坚持下来,混出名的。我的同班同学李健就是这样,但是他形象好,气质摆在那,导演一看就觉得像戏中的角色,但我不帅,又没有特点。

《京华烟云》中的艾伦

界面娱乐:这样也不会固化在某一个形象。

艾伦:但对上戏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导演不了解你,不敢用你的形象。导演会说,你长得不像坏人,演好人长得又没那么慈眉善目,卡在这中间特别难受。所以我跑了两年也起色不大,就回电影学院考了个专升本。直到毕业之前,我有幸进到了开心麻花,才慢慢好起来。

界面娱乐:2006年加入开心麻花之后,近况比以前稍好一些了吗?

艾伦:当时我的师弟彭大魔,就是《夏洛特烦恼》的导演跟我说:师哥,你有没有兴趣来开心麻花咱们一块弄话剧?我觉得不能错过表演的机会,就跟着他进了开心麻花。我的第一部话剧《倒霉阿翔》,也是大魔的第一部。进入开心麻花之后,确实是比以前好了。每天都在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每天都有一帮兄弟在一起聊剧本,讲如何演戏,天天也有演出,总比每天在家闲着强。

舞台上的艾伦,《羞羞的铁拳》广州站剧照

界面娱乐:那个时候挣得多吗?

艾伦:那只是刚够糊口,因为你也知道话剧演出其实挣不了多少钱。我们就是刚刚够自己吃、穿,也没有闲钱去孝敬父母。 但是我觉得那并不是算苦日子,只不过就是会有所感触,还好那段日子每天干的都是我喜欢的事,所以还是很开心的。就像戏里,濮通和米粒经过一番之后再回忆起点滴,他们也并不觉得有多么的难过,只会觉得他们的感情因为这些苦难更进一步了。

就像我跟我媳妇在一起的时候,是在一个18平米的平房结的婚,那房子还没有我们拍戏的房子大。我们都是麻花的演员,演出的时候就要天天挤公交去剧场上班。我们住在海淀区电影学院旁边,演出是在朝阳区9个剧场,从三环坐公共汽车往东边去,再走一段,天天就如此。

艾伦和妻子朱微玮(左三),图源:朱微玮个人微博

界面娱乐:进入开心麻花之后,适应得快吗?

艾伦:我记得第一次在开心麻花的台底下看他们演戏的时候觉得特别震撼。这帮演员真的是一个个太有魅力了,我不自然地就会往他们身边靠,学习他们的表演方式还有状态,因为你要让自己很快地融入到这个集体中。

现在的观众希望看到更多不一样的喜剧电影、影视剧,包括话剧。观众需求越来越大固然对行业是好事,但是对我们的压力更大,因为我们得不停的创作。开心麻花要打原创,绝对不抄袭外面有的东西,而且老想把更好的、更高级的喜剧展现给观众看,就给自己无形地设了很多的坎。

开心麻花是一个共同头脑风暴的创作模式。导演负责把控全局和故事的走向,其他内容得我们大家侃出来。 这个用我们行话来讲是,导演构建骨头,骨头上得有肉。

界面娱乐:《人间·喜剧》并不是开心麻花出品的电影,但很多观众因为你的出演给电影打上了“开心麻花”的标签,对此你会不会有担忧?

艾伦:我特别感谢麻花,因为麻花它不会拴住一个演员,要求你只能在麻花内部创作、表演。它愿意让你到外边去锻炼一下自己,所以我才能接这么多“挑大梁”的电影。观众的质疑是件好事儿,应该给观众时间去接受你从一个绿叶变成红花的一个过程。

界面娱乐:您的意思是说麻花的经纪约是比较宽松的吗?

艾伦:不宽松,麻花很严谨,只不过就是它给你留有余地。好比放风筝,你线拉得紧,它早晚会断,你松点,它就会飞得越来越高,但是你拽绳,它还能回来,就是这个道理。

界面娱乐:在片约变多的情况下,您一般是怎么挑选片子的?

艾伦:选片这个东西真的是一门学问。现在市场好了之后,好多人都想去拍片子当导演, 就会出现成色参差不齐的这么一个状态。谁都有导演梦,我自己也有,我也想表达自己的想法。

所以在选片的过程中,我一般会自己去看剧本,然后去把握。因为剧本毕竟是文字,大部分得自己脑补,想象这个人物最后呈现出来可能会是什么样。但这部分只占成片的20%,很多因素包括排片、商用时间、演员搭配、导演、各个部门的配合,这些才导致一个片子最终的成败。我能把握的只不过就是演员那一部分。我很难能赶上像《人间·喜剧》这样,有好导演、好班底、好演员,又是个好剧本,所以我相信应该会有一个不错的表现。

任华达将在《人间·喜剧》中饰演大佬巴爷

界面娱乐:那你会担心上映后的口碑不及你的预期吗?还是觉得做好自己的分内的事情就行?

艾伦:拍的时候我只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不是那种爱瞎想的人,后边的事情还没干,我怎么知道后边会怎么样? 但是你演完之后必然会有预期,比如说我这个戏拍完之后,我真觉得演得不错,粗剪也不错,就会期待排片能不能多一点,票房能不能好一点?但观众的口味,我们不应该去把握,片子好坏有争论才是好的。

界面娱乐:之后有什么工作呢?还有回到舞台中去的计划吗?

艾伦:算上《人间·喜剧》我今年会陆陆续续会上四部电影,其他电影也在陆陆续续的拍。

其实前几天我还看到粉丝拿了一张麻花《牢友记》五百场的海报来找我签名,我特别惭愧。《牢友记》五百场是在23号演,但是我23号的时候刚拍戏回来,没有办法参加五百场的演出。我就问他们,怎么样?热闹不热闹?大家演得怎么样?都是谁?演员全在吗?结果他们跟我回答“就差你了”。当时就觉得我真应该回来,在允许的条件下,应该回来,跟一帮兄弟在舞台上好好地过一次瘾。

《牢友记》五百场

界面娱乐:您刚说您有一个导演梦,准备什么时候完成梦想?

艾伦:我心里面有无数个故事,但我没有预期。等到我觉得准备好了,就应该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