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原来这位有着“电焊五级”证书的双A影帝竟然是他?

无论是《警察日记》里的郝万忠、《白日焰火》里的干洗店老板,还是《盗墓笔记》里的三叔、《影》里的鲁严,王景春将自己化身成一个容器,将一个又一个经典角色装进去。

文 | 暴娱

接地气是娱乐圈演员们时常提到的词,但接地气的演员到底是什么样的?新晋柏林电影节影帝王景春似乎就是那个正确答案。

无论是单看电影这一行,还是放眼整个娱乐圈,王景春都属于演员行业里最不起眼的那类人,相貌平平、性格低调,作品众多却只跟观众混了个脸熟,演技过硬但始终不温不火,大红大紫、风光无限这些词似乎压根和他沾不上边。

直到今年2月17日,他站在柏林电影节舞台上举起“小银熊”的那一刻,观众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有着“柏林新晋影帝”和首位“双A”影帝头衔加身的老哥竟然是他。

“擒熊”成功后,王景春和他的小银熊几乎形影不离,走到哪都会带着,自信的享受着这份荣誉带来的喜悦,甚至偶尔他还会因此有点“小膨胀”。

但高兴之余他却并没有被荣誉冲昏头脑,面对扑面而来的众多采访工作,他总是一边亲切的跟你谈笑风生一边有事儿没事儿的小怼一下,仿佛就是一位“邻家大哥”,回归生活后他依旧活得恣意畅快,甚至还会调皮的晒出当年的“五级焊工证”,秀一下自己隐藏多年的技能。

或许有人会说《地久天长》成就了王景春,让他一夜之间爆火,但在娱小妹看来,王景春在意的却并不是“火了”,而是能够让更多人认识他、认可他还能对的上号,足矣。

1、我没给王源“下马威”,但我就是故意的

能够与《地久天长》里的刘耀军相遇,王景春是幸运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刘耀军让他收获了“小银熊”,更是因为刘耀军让他体验到了生活中的另一种真实。

别看王景春现在聊起来,总是对电影和人物有着这样那样的感悟,但其实当初他在接下这部戏时,却是连剧本都没看的状态,原因嘛,也特别简单,就是出于情谊,所以选择相信。

“小帅是我的朋友,当时看到他夜里发来的几条长语音,我就直觉有事儿发生,后来知道他遇到了问题需要帮助,作为朋友我一定是无条件义无反顾的去做。”

当初的义无反顾成了成就“柏林影帝”的第一步,随后为了能够更好的塑造角色,进组后王景春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琢磨着如何去“设计”和“套路”对手演员。

剧中饰演王景春妻子的咏梅在见面之初对他并不是很有好感,聊起这个王景春还打趣的表示“她觉得我长得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长得不是很好看,她也提过这个问题,真的是伤害了我。”

为了打破两人之间的那份疏离感,王景春专门设计了一个让咏梅看他扣子正不正的动作,这动作一做出来,也让两人瞬间入戏,迅速建立起了情感上的默契度,至于为什么会在生活的家长里短中选择这样一个动作,王景春也做出了解释。

“这是生活中典型的一个动作,而且是很准确的一个动作,因为我们两个从插队就生活在一起,孩子都12岁了,那遇到拍照片这么重要的事儿时,我最相信的肯定是老婆,所以这一个动作就能很准确的体现夫妻关系。”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系列细节的准确体现,才让评委桑德拉·惠勒由衷的感慨“荧幕上几乎没有另外一对夫妻可以像王景春和咏梅这样演绎的如此自然”,而在迅速熟悉之后 ,两位演员在剧组的相处模式也十分有意思。

“我们特别简单,候场的时候就坐在那,一张小茶几,一人一个椅子,偶尔聊两句,喝杯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就很像夫妻生活里两个人下班回到家的状态。“

别看这边夫妻俩人相处的其乐融融,当王景春面对饰演他干儿子的王源时却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第一次见面时王景春故意对王源避而不见,就连打招呼都是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目的就是要让王源感受到两人之间的“非正常关系”。

“这是一种方法,可以调动他的情绪,要的就是他不理我,觉得跟我有隔阂,觉得我对他不好,在他心里留下一种非正常关系的印象。”

之所以会选择这样的方法,是因为王景春在和剧中刘星相同年纪时,也有着相同的叛逆和父子隔阂。

“在跟刘星相同年纪时,我跟父亲的关系也很僵,基本不交流不说话,我父亲其实就是非常典型的中国父亲形象,虽然心里全是爱,但却不会直白的表达出来,所以我就把我父亲当时的状态以及我俩当时的关系放在了刘耀军这个角色的塑造上。”

于是,在这样极其接地气的家长里短和生活琐碎中,我们看到了中国30年的历史变迁,看到了一个家庭30年里的点点滴滴,也看到了一个男人30年来心路历程的变化,没有张牙舞爪、情绪大爆发的“炸裂式”表演,有的只是一种克制和隐忍。

这是王小帅最擅长的,也是王景春最拿手的,更是最能动人的。

2、外国人也有家庭,家庭情感是全世界共通的

除了情感上有着类似的经历,剧中的刘耀军为了生活还干了很多活儿,而生活中的王景春在走上演艺道路之前也曾干过很多活儿,他上过技校、买过皮鞋,考过电焊工证,可以说底层人民的生活他都有所体会,也因此在这部戏里很多工作都是他亲自上阵。

也难怪在看完剧本后他心理的第一个想法是“这戏就是为我写的”。

可即便如此,为了能演好刘耀军,王景春也吃了很大的“苦头”,为了体现那个年代物资匮乏的状态,王景春先是从外在形象上进行了改变,一个月减肥30斤。

急速的减肥加上大量体力活镜头的拍摄对王景春的体力也是极大的挑战,特别是当他回忆起一场抱着咏梅饰演的妻子跑的戏时,王景春更是直言“最后一遍过了的时候,就感觉像打了胜仗一样,胜利了。”

除此之外,整部影片对于感情和情绪上的克制和隐忍,也让沉浸角色之中的王景春倍感“痛苦”,那个强大却又很卑微的中年男人展现出的隐忍克制和逆来顺受,让王景春一度在拍摄时情绪“失控”。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情感和入木三分的演绎,让整部电影在柏林电影节上收获了极高的评价和赞誉,不仅被评为中国近年来最好的家庭电影,更俘获了国内外众多电影爱好者们的芳心,烂番茄评为新鲜度100%。

对于此次能够获得国内外的认可,王景春也表示是因为大家觉得故事将情感讲的好。

“无论什么样的故事,最重要的永远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和爱,这也是为什么这样一个中国人的故事能够被外国人接受,因为外国人也有家庭,而家庭的情感是共通的、有共性的,只有让每个人都在这种情感中产生共鸣,才会被认可和接受。”

3、我是演员,不是卖脸的

与当下众多演员不同,当王景春听到有人用“演技炸裂”、“整容式”演技等一系列词形容表演时,他却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夸奖,因为在他看来,那些是一个演员在大一大二时就应该掌握的。

“好的表演是从心里演的,只有跟着心走,才能拿捏好尺度、控制好表演,你们现在经常说的那些演技炸裂,整容式演技,其实都是我们学习表演时最基础的,是大一大二就要掌握的,好的演员要走心。“

至于如何走心,王景春则表示最基本的就是要投入,“不投入怎么可能从心出发,心都不在这里了,又怎么可能投入呢?”

当娱小妹想再进一步请教演技投入的问题时,王景春却调皮的打趣道“别跟我聊这个,好像我像个老先生一样。”

但打趣归打趣,他依旧给出了最诚恳的建议,就是真听、真看、真感受,“这是最基本的,万变不离其中,真正做到了,东西就真实的从眼睛里出来了,都不用演。”

无论是《警察日记》里的郝万忠、《白日焰火》里的干洗店老板,还是《盗墓笔记》里的三叔、《影》里的鲁严,王景春将自己化身成一个容器,将一个又一个经典角色装进去。

他不在意角色的大小,也不在意来自外界的声音,更不在意角色的形象和颜值,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是演员,不是卖脸的。”

如今他已然收获了成功,但却依然努力将自己藏身在每一个角色背后,不显山不露水的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努力耕耘着,只想拍好戏、演好戏,尝试从没演过的新鲜东西,简简单单的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