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信达资产“变脸”记:永不到账的12.6亿贷款和3次诡异的债权拍卖

今年3月,民营房企海宸公司向国家审计署实名举报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广东分公司。

记者丨郝昕瑶
编辑丨彭洁云

在广东惠州巽寮湾绵延数公里的海岸线上,伫立着一片13万平方米的“烂尾楼”,周围三面簇拥着灯火辉煌的豪华酒店和度假村。当地人把这片烂尾楼称作“鬼城”,他们都知道,这个已经停工近五年,本计划2018年建成并开始预售的项目是海宸开发的。

海宸项目是惠州市海宸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海宸公司)于2008年拿地后投建的,位于广东惠州巽寮湾国家5A级海滨旅游度假区,包括五星级酒店、海景住宅、观光塔等工程,背山面海,总面积20万平方米。

过去几年间,这家民营房企的负责人李然无数次来到这座“鬼城”面前,黯然看着大雨注入这些灰色的建筑中。

这次,她看不下去了。

2019年3月8日,李然把举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公司(下称信达广分)的材料,交给了国家审计署。

李然表示,公司在近二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开发过北京金融街的华融国债大楼、央行北面的中石油大厦等众多项目。一路走来,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海宸和信达的纠纷要从2014年说起。

彼时,李然所在公司开发的海宸项目由于现金流紧张,经与信达沟通,同意由信达广分收购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此前持有的海宸公司债权本息,并将当时评估值近20亿元的海宸项目99%股权抵押、质押担保,信达广分则承诺并经中国信达批复对海宸公司发放12.6亿元贷款。

但是,至今5年过去了,海宸公司只于2014年底收到过信达广分发放的首笔7.78亿元贷款,且在2016年底宣布该笔贷款提前到期,后续款项杳无音信。

其后海宸公司先后寻求远洋资本、东方资产等公司资金帮助,由远洋资本、东方资产为海宸公司提供融资,用于偿还海宸公司对外借款及海宸项目建设资金等款项,同时,远洋资本和东方资产多次出面与信达广分沟通,拟定合作备忘录,约定落实远洋资本和东方资产的投资决策、缴纳保证金、与信达完成债务重组。但是,信达广分皆在最后时刻不予签约。

而海宸项目债权在2017年、2018年、2019年三次被信达广分“低价”挂网拍卖。两次流拍后,在今年初被另一家“从天而降”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仅以100万元价差竞得。

“之前谈好的9亿元债务重组毁约,却一而再再而三以7亿多价格挂网拍卖,这是为什么?”对于李然的追问,信达方面没有答复。

三场诡异的拍卖

2019年1月,经历两次流拍之后,信达广分第三次将海宸项目债权挂到了阿里拍卖平台上,起始价由9亿、7.5亿降至7.21亿。

9个小时后,纠缠了5年之久的海宸项目债权,终于还是没能完璧归赵,落入了他人手中。这大概是迫使海宸向国家审计署举报信达广分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4年估值就接近20亿的海宸项目抵押给信达广分后,信贷广分发放了首批7.8亿元贷款。然而这7.8亿元贷款早已悉数被信达广分划扣用于偿还此前债务,实际上仅有6000万元由海宸公司用于支付工程款项。2016年11月,信达广分通知该笔贷款提前到期要求归还。为防止该项目的债权和质押的股份落入他人之手,海宸公司与信达广分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漫长协商。

“我们一直在努力沟通,找了其他金融机构作为资方来置换广分的债权,从本息共计7.5亿一路谈到9亿,2017年11月,广分终于敲定了合同。”李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信达广分同意签署书面协议之前,还要求海宸公司先行向其支付了5000万元“预付款”。并且,广分公司总经理蓝晓寒多次追问,这5000万元何时到账。

然而,12月底,在5000万元到达信达广分账户上的当天,海宸公司得到的答复却是,“钱已到账,但是信达总部突然不同意重组,因此无法签约,海宸项目债权将按照9亿的价格于2018年2月挂网拍卖。要走一下公开竞价的程序后才可重组。”

由于竞买人不能是债务主体,对于海宸公司来说,两个月的时间要找到一家有9亿现金资本的金融机构合作并参拍,有点强人所难。而彼时也并没有其他公司参与竞拍。就这样,海宸项目债权第一次流拍了。

流拍之后,海宸公司与信达广分再次回到谈判桌上。

信达广分解释道:上次拍卖实在是无奈之举,是因信达总部临时要求必须挂网。而海宸公司一方为促成合作重组,也邀请远洋资本作为资方与信达广分商谈。在2018年6月信达广分、海宸公司、远洋资本的会议上,三方确认:将海宸项目债务重组资金封闭在9亿元内;远洋资本与海宸公司于6月30日前签署投资意向书;三方于7月签署债权重组协议。至8月,远洋资本人士携三方已定稿的重组协议至广分签字盖章,不料广分却再次反悔拒签。

此后两个月期间,远洋资本和海宸公司持续与信达广分沟通重组事宜。但却突然得到了海宸项目债权将于11月标价7.5亿元第二次挂网拍卖的消息,“怎么说话不算数呢?”海宸公司和远洋资本百思不得其解。结果,因为来不及参与报名和公示,也并未有其他公司参拍,海宸项目债权再次流拍。

李然担心信达方面或许认为民营企业的实力和可信度不足。在最后一次重组意向沟通中,海宸公司拉上了具有央企背景的东方资产,与远洋资本一同和信达广分沟通。但信达广分表示无法协议重组,只能通过挂网拍卖方式处置,第三次挂网拍卖定于2019年1月,起拍价7.21亿元。

海宸于2018年12月交纳了1.44亿元竞价保证金,还按照信达广分要求,迅速支付了1000万元诚意金,约定东方资产作为摘牌主体。

竞拍当日,海宸一方于早上9点多便出价7.21亿元,他们耐心地等待了近8个小时,在竞价还有5分钟就要结束的16:55,忽然出现另一个竞价方。这家公司平均每五分钟出价一次,每次加价100万元。经历了30轮竞价博弈后,这家公司以7.51亿元的价格拿下了海宸的项目。

“信达广分一直告诉我们没有其他竞拍方,我们审批的预算做了7.5亿元,而晚上6点多之后,东方资产、远洋资本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没有办法紧急提高预算,我们眼睁睁看着‘程咬金’拿走了海宸项目的债权。”李然对结果非常沮丧。

有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最终摘牌该债权项目的是广东江门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房地产开发公司,但截至发稿前,摘牌方仍未能完整交付拍卖款项。此时距离拍卖成交已逾两个月。

根据竞拍规定,竞买人条件应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和良好的社会信誉。竞买成交后,竞买人应在成交之日起7日内签订《成交确认书》、《债权转让合同》;成交之日起20日内全额支付款项(及其他费用)。

永不到账的贷款

早在2014年,因为所投资的光伏项目亏损,海宸公司现金流紧张,导致他们在金谷信托的贷款逾期。经与信达广分沟通,信达广分同意收购金谷信托对海宸贷款债权本息合计5.62亿元。为此,海宸公司将公司99%股权和两块合计300亩土地及在建工程(当时估值近20亿元)质押、抵押给了信达广分指定单位。随后,信达广分向信达总部申请由其下属春鸿基金对海宸公司分两期发放合计12.6亿元贷款,明确一期放款7.8亿元,二期4.8亿元。该申请于2014年底获得信达总部批复。

同年12月,双方约定由信达广分下属的春鸿基金委托广州农商行给海宸放款7.8亿元,专项用于工程施工建设。其后不久,广州农商行放款6.9亿元,但是,当日便又全部转回给了信达广分。

李然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6.9亿中有5.62亿元被信达广分用于收购金谷信托债权款项,余款则留在信达广分账户上。”

2015年3月和7月,广州农商行再次分两笔发放共8800万,分别在放款当日和次日又转回给信达广分,仅留下6000万元。

界面新闻记者获取的海宸公司与信达广分、广州农商行之间的款项往来电子回单显示,广州农商行分三次放款给海宸公司共计7.78亿元,电子回单上“用途”注明为“放贷”;而在这三次放款后广州农商行立刻划扣海宸公司共计8872.42万元,“用途”注明为“还贷”。

3月19日的一笔“放贷”
3月20日即划扣的“还贷”

每一笔广州农商行或信贷广分转至海宸公司的款项,都于当日或次日即转回信达广分,合同中明确规定用于海宸项目建设的7.8亿元贷款中,只有6000万被用于支付项目总包单位换取总包出具同意抵押的函件。

海宸公司的惠州项目,并未增加一砖一瓦。

李然并不避讳,多次配合信达广分同意放贷当日“还款”,是为了信达广分承诺发放的第二笔4.8亿贷款。然而李然不明白的是,信达总部早已批复同意,自己的海宸公司也万般配合,巽寮湾这两个项目更是高估值且一路看涨,为何这4.8亿第二期贷款却始终不见踪影?

李然另外不解的还有,今天放贷、明天划扣还贷的方式,是否就是被明令禁止的“砍头息”?

砍头息,指的是放贷单位给借款者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这部分钱称之为砍头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关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做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关工作的通知》也对高利贷、砍头息等乱象严令禁止。

对此,信达方面再也没有向李然作出解释。

3月29日下午,界面新闻就上述情况向信达资产作进一步采访了解,总公司公关部负责人回应称,不掌握相关信息,让直接找广东分公司进行了解。随后,界面新闻记者多次拨打信达广东分公司电话和分公司总经理蓝晓寒手机,均无人接听。

在巽寮湾的数千米银色海岸线上,“烂尾”的海宸项目被夹在繁华的喜来登度假酒店和嘉华酒店之间,沉寂潦倒。

“结构封顶这么多年,因为缺乏资金一直没法做内外装,大风大雨让建筑内积水严重,已建成的13万平米,早有了预售证也不能销售。”李然表示。

“鬼城”僵局依然无解。

(文中受访者李然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