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人物】一位珠宝女商人的守富之道

黄枚华认为,塑造好子孙后辈正确的价值观、良好的理念和能力,这种投资带来的回报比任何物质财富的传承都重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胡颖君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结束后,嗅到机遇的创业者们纷纷登上商业舞台,形成下海经商的大浪潮。

黄枚华是最早的垦荒者之一。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她从黄浦江一路溯游南下,从国际大都市上海到南方小渔村深圳,从浦江邮轮上一名服务员到珠宝商人,顺着时代的洪流,黄枚华的人生轨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嬗变,而她也顺利实现了财富的积累和阶层的迁跃。

从个人财富规模来看,如今65岁的黄枚华已然步入超高净值人群行列。权威报告指出,当前中国这一群体规模大概有12万人。

一、“自投罗网”

经历过财富的积累阶段,创一代们需要思考如何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庞大的市场需求使得以宜信财富为代表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黄枚华也是较早同独立财富管理机构打交道的一批人。爱接触新事物——这是她给自己的标签。

新世纪到来之际,中国正式加入WTO,黄枚华也开始参与到国际贸易当中。她选择了一个全新的领域——珠宝行业。

彼时,国家给了珠宝进出口一定的政策,中国的钻石交易所也在上海成立。黄枚华意识到,要想步入国际平台应该要趁早加入,她的私营企业2000年就成为了上海钻石交易所的第一批会员单位。

之后黄枚华每年都要飞往全球各地去采购原料。泰国有亚洲最大的宝石市场“尖竹汶”,比利时有全球最大的钻石交易中心AWDC,这些地方都留下了黄枚华的足迹。

做珠宝进出口贸易,让黄枚华培养出了比同时代人更敏锐的投资嗅觉。黄枚华坦言,后来与宜信财富合作,算是“自投罗网”,“没有人给我做宣传。”

实际上,这多少与黄枚华儿子的“口碑宣传”有关。

黄枚华的儿子是一名普通的白领,7年前,热衷研究理财的他成为了宜人贷的第一批用户。

“儿子把用不到的钱存在里面,收益很不错,所以他介绍给我。因为我做进出口,需要回避汇率风险,当时宜信财富正好有美元现金管理类产品,我就想试试。”黄枚华说。

她在美元汇率为6.27元的时候大量买入,之后,美元汇率迅速暴涨至6.7元。初次试水便尝到甜头的黄枚华开始逐步深入与独立财富管理机构的合作。

由于愿意尝试金融科技等新鲜事物,黄枚华对全球资产配置、母基金等理念接受得比身边的人都要快很多。

在海外母基金尚未被高净值人群广泛接受的时候,黄枚华又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一方面我认为美金可以保值,另一方面,过去我自己在境外只可能买一类资产,但母基金产品相当于同时购买好几种资产,这比购买单一产品的风险要小得多,我很认可这种理念,它对我来说是个保障。”

实际上,历经创业艰辛的黄枚华绝不是风险厌恶型群体。她坦言,由于银行不对珠宝行业贷款,在企业现金流吃紧的时候,她曾一度通过炒黄金期货来为企业“输血”。

但她对现阶段的目标收益却有着冷静清晰的认识。“我不认同暴富,我是商人,暴富我可以自己来,比如我可以自己炒股、炒期货,快速来钱。找财富管理机构帮我理财,风险控制是第一位。我对理财的要求不高,去年全年综合收益率达到9%,我就OK了。”

二、“卖掉了深圳的房”

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像黄枚华一样开始逐渐关注资产配置解决方案,而不再仅限于购买简单的理财产品。通过独立财富管理平台提供的投资组合建议,将不同风险级别、不同收益水平、不同市场和不同流动性的投资标的组合在一起,减少相关性,降低投资风险,实现财富保值增值。

尽管没有刻意去计算过各类资产的配置比例,但黄枚华却深知“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即便在选择独立财富管理平台方面,也严格遵循分散投资的理念,同时与几家头部机构合作,绝不all in。“哪怕买长期的理财产品,也不会买金额过大的。”她说。

西南财经大学与广发银行联合推出的《2018‪中国城市家庭财富健康报告》指出,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家庭资产配置最明显的一个特征是偏重房产配置,从而挤压了金融资产。家庭总资产中,住房占比高达77.7%,而金融资产占比仅为11.80%。

但随着国内近年来的大环境的不断变化,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炒的”定调下,房地产投资逐渐趋于理性化。

这两年,黄枚华陆续抛售了深圳的房产,减少房产配置,进而增加其他金融资产的配置。在这一点上,她和儿子产生了分歧。“儿子觉得现在房产太少了。”

黄枚华自有她的逻辑:一方面,国内一线城市限购政策挤压了房地产的升值空间,另一方面,即将到来的房产税无疑成为悬在高净值人群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管是深圳还是上海,它都是一线城市。对于地产行业而言,城市人口的净流入越多,房产肯定就值钱,这是一个核心逻辑。但是国家限购了,你怎么买?”黄枚华坦言,卖掉的房子当中肯定有“卖错”的,但是她始终觉得,房子是重资产,地产业高收益的时代已经过去,对于富人而言,房地产的持有成本和风险在逐步增加,应而需要拓展更多的投资渠道。

三、“隔代”传承

随着一代创业者开始规划并步入退休期,二代继承人也渐渐成熟。对于多数中国家族企业而言,代际传承已经成为当前所面临的重要议题。

然而,与很多创二代一样,黄枚华的儿子并不愿意接手母亲的企业。“年轻一辈受过系统的科学知识教育,我们这一代创业的一路都是跌跌撞撞过来的,儿子目睹了一切光鲜背后的辛酸和阴暗面,所以不愿意接班。”

有意思的是,在财富的传承方面,黄枚华反倒没有考虑儿子,而是早早为孙女做了准备。“子女的价值观已经定格了,我只能来塑造他的孩子。我在香港给孙女买保险,也买了很多境外的产品,可以保证她以后生活无忧。”

在过往经历了太多的磕磕碰碰,黄枚华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孩子身上。她坦言,在这个方面对儿子有所亏欠,所以希望尽自己的努力把孙辈的生活维护好。

“中国即将步入老龄化社会,我把儿子的后顾之忧解决,他只要安安稳稳地工作,把他的家维护好就可以了,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做母亲能做到的事。”黄枚华说。

然而,家族传承不只是有形财富的传承,更深层次地涉及价值观、文化和理念的传承。正所谓财富的传承是继承,而精神的传承才是永续的,这也是家族基业长青的关键性因素。

古语有云:“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家族文化是一个家族最好的精神财富。

黄枚华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的前身上海大厦大学社会教育专业,母亲也是教师。小时候,黄枚华父母的教育理念比较现代化,要求孩子的多维成长,便会有意培养她的阅读习惯和审美意识。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她依然能读着《小朋友》、《儿童时代》和《少年文艺》长大。世界的五彩斑斓皆从几种基础颜色中延伸而来,父亲给她买五颜六色的铅笔,让她从小便萌生出对美的向往。

曾国藩有家训“家俭则兴,人勤则健;能勤能俭,永不贫贱”;《朱子家训》是“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黄枚华的家庭给她灌输的价值观念则是“可以不做事,但要会做事”。

黄枚华认为,塑造好子孙后辈正确的价值观、良好的理念和能力,这种投资带来的回报比任何物质财富的传承都重要。

儒家倡导“童蒙养正”,就是说在儿童的启蒙教育阶段,就要让其接受圣贤智慧的陶冶,培养其端正的心性及行为。“我孙女很小就会背《三字经》、《弟子规》。”黄枚华说。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时代任务,家庭的教育方式也各不相同。对于孙辈的教育,黄枚华基本奉行不参与、不干涉的原则,但她认为中国基本的文化传承、社会道德必须要遵循。

“顺势而为,随遇而安”。这是黄枚华在回溯自己的过往历程时提炼出的八个字。她从不觉得面对变革时,自己在挣扎或抵抗什么,只是不退缩,迎面而上罢了。

而这正是她从家族中获得的最宝贵的品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