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厌恶感由何而来?科学家总结了这六种诱因

厌恶感同时具有情感属性、生物属性和文化属性,是后天学习和先天基因的组合。

编译|造就 何无鱼

生而为人就难免招人厌恶,同时也会对其他事物产生厌恶感。我们进化出对可怕景象、声音、气味和味道感到厌恶的能力,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厌恶感会让我们避开那些存在潜在危险性的事物。

一项新的研究拓展了人类进化出厌恶感来避免传染性疾病的理论,总结出人类产生厌恶感的六种不同诱因,它们涵盖了我们在现实生活和想象中会遭遇到的各种噩梦和恶心场景,有的是天天都有,也有的一辈子也就遇上那么一次。

这项新研究发表在最新一期的《英国皇家学会会志B辑:生物科学》,其灵感源于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厌恶感充当了某种“直觉微生物学家”,它可以追踪我们周围环境中的传染源,激发我们的回避行为。“你可以把它想成是免疫系统的行为部门,”该研究的共同作者、伦敦布鲁内尔大学(Brunel University)文化与进化中心的研究心理学家米切尔·德·巴拉(Mícheál de Barra)说。这倒不一定是什么新观点,“但迄今为止,几乎不曾有人尝试用一种全面的方式把厌恶感来源跟传染病来源联系起来。”

因此,巴拉和来自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SHTM)的同事瓦尔·库蒂斯(Val Curtis)开发了一种基于疾病理解厌恶感的方法,他们要求被试者对70多种不同场景的厌恶度反应打分,比如接触没有毛的猫,触碰结痂的手指,得知一位朋友试图跟水果发生性行为,以及看到生殖器疮口的脓液。最终得到的结果构成了一个新的框架,柯蒂斯和巴拉希望它能解答人们会对什么事物产生厌恶感,以及原因何在。

通过这些反应,柯蒂斯和巴拉发现了厌恶感的六种诱因:

  • 卫生状况不佳(流涕的身体组织、体臭、肮脏的公寓浴室)

  • 动物和害虫(蟑螂、老鼠、寄生虫)

  • 性行为(卖淫、滥交)

  • 不规则或奇怪的外表(肥胖、面部毁容、身体截肢、营养不良、气喘)

  • 病变或可见的感染迹象

  • 腐烂或变质的食物

对于我们为什么会产生厌恶感,这绝对是一种有趣的理论。但如果说我们进化出厌恶感的原因很容易理解,那么我们如何以及为何对特定事物感到厌恶,其背后的根源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巴拉表示,厌恶感“同时具有情感属性、生物属性和文化属性,肯定是后天学习和先天基因的组合”。几乎每个人看到天花脓疮都会起鸡皮疙瘩,因为你本能地知道这是健康状况不佳的迹象。

但与此同时,一个人扔在大街上不要的旧沙发却有可能成为另一个人爱不释手的家居装饰。“从一个干净的狗碗里吃东西,这个想法是令人厌恶的,因为其中存在习得性的关联,”巴拉说道。基因可能决定了哪些东西会杀死我们以及哪些不会,但我们是通过跟环境和其他人的互动才学会了如何调整和适应周围的事物。因此,虽然这六个类别的诱因可能已经广泛地包含了大多数令人厌恶的东西,但仍然会存在巨大的变化,这取决于跟你互动的人是谁以及他们的背景可能是什么。

迈阿密大学(University of Miami)的心理学教授黛布拉·利伯曼(Debra Lieberman)没有参与上述新研究,她认为柯蒂斯和巴拉已经找到了诱发厌恶感的大多数重要原因,但其中有一个明显的例外:性。这项新研究把性厌恶降格到一个基本公式:人,尤其是女性,倾向于回避滥交或被认为是不正常的性习惯,因为这些行为表明潜在的性伴侣更有可能暴露于性传播疾病或其他传染性疾病——这不仅对自身有害,还会殃及可能孕育的后代。

利伯曼是即将出版的《反对、厌恶、道德和法律》(Objection, Disgust, Morality, and the Law)一书的合著者,他认为,这种解释过于侧重避免疾病,忽视了性吸引力的其他驱动因素。她认为,性厌恶“是一种非常独立的厌恶感领域,它是基于我们对其他人性价值的评估”——也就是说,哪个生殖伙伴拥有最佳的可传递基因,而不是哪个人目前没有罹患性病。所以,性厌恶更多地跟回避生殖不良的伴侣,而不是生殖时的不健康状态有关。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把家庭成员当成性伴侣是令人厌恶的,因为即使他们身体健康,我们也知道生下来的后代更有可能天生存在某种缺陷。

此外,还有很多重叠发生的过程可能压制引起厌恶的因素。比如你的某个家人呕吐得厉害,厌恶感可能会说服你逃开,但你跟家人之间的亲缘关系却会让你走过去帮助他们。亲缘关系在监督性行为和接触行为方面发挥着作用,但实际上,它在回应特定信息时可能激起相反的反应。

“厌恶感不是管理我们行为的唯一系统,”利伯曼说,“但它的确在三大行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即饮食、接触和性行为。”

校对 | Lily;参考来源 |Popular Science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