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
科研与技术方向,高校会是化妆品企业的救命稻草吗?

产学研转化这件事,看起来很美,做起来很难。

孵化公司超300家,IP Group如何将创新成果兑现为改变世界的伟大“成品”?

IP Group是如何挖掘高校第一手创新资源的?又是如何成功把高校创新的“原材料”打磨成市场认可的“成品”?

90%的成果束之高阁,医学技术转化路为何“步步惊心”?

以临床为导向的医学创新转化和医工融合逐步成为大家的共识,政产学研资等创新要素正在形成合力,一个新的时代徐徐启幕。

位居全美高校商业化指数首位,力压哈佛麻省,CMU如何用10年兑现超10亿美元天使资金?

CMU究竟是如何在整个创新生态链产出价值的呢?它又为何能占据全美高校技术转化的榜首?

背负“转化KPI”的高校,如何与站在创业路上的科学家产生“共鸣”?

从全球到国内,高校如何与科学家“达成一致”?

科学家持续“逃离”,大厂AI lab“博二兔,不得一兔”?

是大厂留不住科学家?还是AI真的到了衰退期?

人工智能顶级学术会议真相:深度学习热度高,论文录取率创新低

AI顶会解析,看看大牛们都在关注啥?

人类37℃体温不再,是过得好还是运动少?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人类的体温发生了明显的下降——沿用了近200年的37℃的标准正常体温正在发生改变。

“饿死”癌细胞的关键,是限制脂肪

通过限制脂肪摄入,科学界又为“饿死”癌细胞提供了新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