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壳牌并购BG提前通过美国反垄断调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壳牌并购BG提前通过美国反垄断调查

该交易完成后将诞生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商。除了美国外,还面临澳大利亚、巴西、中国和欧盟等国的反垄断审查。

图片来源:CFP

就在人们对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下称壳牌)与英国天然气集团(下称BG)的“超级并购”能否获得世界各地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表示质疑时,该交易已经悄然通过了美国政府的第一道“关卡”。

据《华尔街日报》6月17日消息,壳牌收购BG的交易,已获得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调查监管机构的批准。

BG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该交易还需要美国监管当局相关的反垄断部门审查和批准,并获得两家公司股东的支持。壳牌和BG共同证实,两家公司正有条不紊进入有关反垄断监管文件的备案流程。

壳牌首席执行官范伯登(Ben van Beurden)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调查等候期已提前终止,“证明了这笔交易在早期阶段的进展良好。”他说。

但对于这笔十年来能源业中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是否能最终完成,外界仍怀有迟疑。《金融时报》指出,除了面对油价波动的风险之外,光是监管机构的审查就将持续数月。

面对外界质疑,范伯登信心十足,“壳牌正在与其他国家的反垄断司法机构进行接洽,并进入监管文件的备案流程。”壳牌计划在2016年前完成此次交易。

今年4月,壳牌与BG达成了700亿美元的现金加股票收购协议,以应对油价下跌的不利形势。根据协议,BG股东将获得每股383便士的现金和0.4454股壳牌B股,使BG持股份额占到合并后公司总股份的19%。

“这一交易将天然气市场份额分别为第一名和第五名的两家公司合并到了一起。”安迅思(ICIS)《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主编埃德·考克斯(Ed Cox)对《金融时报》说,“这将打造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供应商,并面临澳大利亚、巴西、中国和欧盟等国的反垄断审查。”

对于中国这样的LNG消费大国来说,两个公司的合并影响深远,尤其是在能源供应安全和重工业的影响方面。野村国际驻香港地区油气研究主管Gordon Kwan对彭博社分析,因对中国有出口,BG和壳牌在澳大利亚的LNG项目可能会对中国造成潜在威胁。

5月5日,范伯登(Ben van Beurden)来华与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会面,意在打消中石油高官的疑虑,壳牌并购BG对中国没有风险。

《金融时报》指出,中国在竞争审查方面的标准比较宽泛,并将行业政策纳入考虑范围,因此,中国很可能批准这起收购案。不过,中国商务部会在批准并购案前要求“行为补偿”,就如两年前中国批准嘉能可(Glencore)并购斯特拉塔(Xstrata)那样。

嘉能可和斯特拉塔的并购金额高达640亿美元。中国政府批准的前提条件是,嘉能可同意出售秘鲁的拉斯邦巴斯(Las Bambas)铜矿项目,以消除中国对合并后公司在铜市场上影响力过大的担忧。最终该项目卖给了以中国五矿(Minmetals)为首的一批中国企业。

而近期的一个例子则是2014年2月赛默飞世尔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斥资136亿美元收购Life Technologies的交易。中国政府要求前者下调部分产品的价格、做出供应承诺及出售一些业务。

壳牌还计划在交易完成后的两年内,出售约300亿美元的非核心业务,不过最终是否实施剥离,将取决于壳牌董事会的决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壳牌

3.8k
  • 壳牌:将继续推进在北海的Jackdaw天然气项目,以提高能源安全性
  • 壳牌决定投资澳大利亚克鲁克斯天然气田

嘉能可

3.2k
  • 贿赂官员、操纵市场,嘉能可将支付15亿美元罚款
  • 嘉能可将承认多项贿赂和市场操纵罪名,支付至多15亿美元和解费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壳牌并购BG提前通过美国反垄断调查

该交易完成后将诞生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商。除了美国外,还面临澳大利亚、巴西、中国和欧盟等国的反垄断审查。

图片来源:CFP

就在人们对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下称壳牌)与英国天然气集团(下称BG)的“超级并购”能否获得世界各地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表示质疑时,该交易已经悄然通过了美国政府的第一道“关卡”。

据《华尔街日报》6月17日消息,壳牌收购BG的交易,已获得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调查监管机构的批准。

BG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该交易还需要美国监管当局相关的反垄断部门审查和批准,并获得两家公司股东的支持。壳牌和BG共同证实,两家公司正有条不紊进入有关反垄断监管文件的备案流程。

壳牌首席执行官范伯登(Ben van Beurden)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调查等候期已提前终止,“证明了这笔交易在早期阶段的进展良好。”他说。

但对于这笔十年来能源业中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是否能最终完成,外界仍怀有迟疑。《金融时报》指出,除了面对油价波动的风险之外,光是监管机构的审查就将持续数月。

面对外界质疑,范伯登信心十足,“壳牌正在与其他国家的反垄断司法机构进行接洽,并进入监管文件的备案流程。”壳牌计划在2016年前完成此次交易。

今年4月,壳牌与BG达成了700亿美元的现金加股票收购协议,以应对油价下跌的不利形势。根据协议,BG股东将获得每股383便士的现金和0.4454股壳牌B股,使BG持股份额占到合并后公司总股份的19%。

“这一交易将天然气市场份额分别为第一名和第五名的两家公司合并到了一起。”安迅思(ICIS)《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主编埃德·考克斯(Ed Cox)对《金融时报》说,“这将打造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供应商,并面临澳大利亚、巴西、中国和欧盟等国的反垄断审查。”

对于中国这样的LNG消费大国来说,两个公司的合并影响深远,尤其是在能源供应安全和重工业的影响方面。野村国际驻香港地区油气研究主管Gordon Kwan对彭博社分析,因对中国有出口,BG和壳牌在澳大利亚的LNG项目可能会对中国造成潜在威胁。

5月5日,范伯登(Ben van Beurden)来华与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会面,意在打消中石油高官的疑虑,壳牌并购BG对中国没有风险。

《金融时报》指出,中国在竞争审查方面的标准比较宽泛,并将行业政策纳入考虑范围,因此,中国很可能批准这起收购案。不过,中国商务部会在批准并购案前要求“行为补偿”,就如两年前中国批准嘉能可(Glencore)并购斯特拉塔(Xstrata)那样。

嘉能可和斯特拉塔的并购金额高达640亿美元。中国政府批准的前提条件是,嘉能可同意出售秘鲁的拉斯邦巴斯(Las Bambas)铜矿项目,以消除中国对合并后公司在铜市场上影响力过大的担忧。最终该项目卖给了以中国五矿(Minmetals)为首的一批中国企业。

而近期的一个例子则是2014年2月赛默飞世尔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斥资136亿美元收购Life Technologies的交易。中国政府要求前者下调部分产品的价格、做出供应承诺及出售一些业务。

壳牌还计划在交易完成后的两年内,出售约300亿美元的非核心业务,不过最终是否实施剥离,将取决于壳牌董事会的决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