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宜信唐宁:家族办公室悄然“上位”,未来十年或是企业家刚需

在财富实现几何级增长的同时,这些创业者们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该如何处理企业接班人问题?家族企业的财富该如何传承下去?

图片来源:FREERANCE

记者 | 张一诺

改革开放40年来,具备创新和勇气的企业家们带领中国经济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并积累了数额庞大的财富。

在财富实现几何级增长的同时,这些创业者们也面临着巨大挑战:“创一代”逐渐老龄化,而很多二代甚至三代的人生观和家庭观与老一辈人截然不同,该如何处理企业接班人问题?家族企业的财富该如何传承下去?

这是一系列颇为棘手的难题。

恰逢此时,宜信公司宣布家族办公室业务的全国性总部在三亚设立。

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用“六个对”评价了这次与三亚市政府的合作,他说,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三亚市政府选择发展金融是对的,金融之中又看好财富管理是对上加对,财富管理方面加磅家族传承是对上加对又加对,也是“点睛之笔”。

随后,在海棠湾,界面新闻记者就家族传承这个话题专访了唐宁。

界面新闻: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们都已经到了交接班的时刻,事业及财富如何传承成为焦点。您能否从财富管理的角度谈一谈家族传承的现状和行业发展路径?

唐宁:财富管理行业本身是一个新的领域,家族传承新之又新。

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处于大变革的阶段,我先谈一下财富管理行业的面临的几大根本性的、趋势性的转变。

第一,中国财富管理正在由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变。过去我们谈到理财投资,首先想到的是投资机会,即有什么产品可以供我去投资;而未来一定是要想“我的投资组合”要配哪些大类资产,进入到这个大类资产之后才是具体的哪些产品。这是一个趋势,从产品为中心到资产配置为中心。

第二个趋势是由短线投机到长期投资转变。过去投资者太过短线,进进出出都是搏一把,其实大的资产组合持有二十年、三十年是非常常见的,这样一个趋势在中国会很快到来。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趋势是以固收为主到以权益类为主转变。

2018年我有一个重要的判断,就是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时代到来。由过去以产品为中心的短线投机为主、固收类为主的投资模式,转变到以资产配置为中心、权益类占比越来越大、长期投资趋势越来越明显、海外配置占比越来越高的新阶段。这是财富管理行业非常深刻的一个变化。

从客户的角度来看,由过去容易赚钱,到现在投资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艰难,越来越专业,所以需要与机构合作,这也是财富管理行业的新机遇。下一个五到十年是家族传承兴起的阶段,现在应该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刚刚开始。这会是财富管理行业的下一个重点。而且对于一个高净值人士来讲已经获得了财富,将财富更好传承下去的需求则更加迫切。

界面新闻:如您所说,家族传承是财富管理行业下一个阶段的重点,您能否谈一谈对家族传承这个事情的理解?

唐宁:这并不是一个怎样把“一个亿”留给孩子这样简单的一个问题,不管怎样艰难创造出来的财富,都会很快“造光”。但是我们有一系列的工具、机制、理念,能够帮助客户把他的财富很好传承下去。先谈一下我对家族传承的理解,它是一个多维度的概念。

第一是传财,这个很简单,即财富的传承。

第二是“二代”的培养,在传承的过程中,“二代”能否更好的成长更为关键。我们对于“二代”的培养方面有一系列的服务、一系列的解决方案。

第三,也是家族传承之中特别重要的,就是如何能够在家族办公室的形态之下完成社会贡献的传承。公益、慈善、影响力投资这些事是一代和二代都非常愿意去做的,也是对二代培养一个非常重要的形式以及两代人之间纽带的建立。

在这个整体的传承过程中,家族办公室这样一个工具应运而生。家族传承是目的,家族办公室是手段,大家用它去传财、育人和为社会做贡献。

界面新闻:您刚才谈到对家族传承的理解,宜信也在这个业务项下服务了很多客户,您认为中国的家族传承与欧美相比较有什么特点?

唐宁: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问题,我想谈几个维度。

第一,中国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因为我们是“创一代”传承给“富二代”,与欧美传承到第五、六代不一样,发展阶段的不同,必然造成理解的很大差异。

第二,欧美这些家族“下一代”的选择会更加“多元”。他们不必然经营家族企业或者从事商业活动、投资活动,可能从事艺术、公益等等。

我们注意到中国的二代更容易成为“创二代”,他们活跃在创业的一线,而且比他们的父母辈更具有优势,他们大多有海外学习和工作的经历,所以更加国际化,也更加懂科技,善用金融。所以在中国这个现象很明显,由一代向二代传承的过程中,远没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享受艺术和公益,他们可能会支持别人去做这些,但不会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去做这个。

第三个特点家族传承这个事儿在中国是较集中发生的,因为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造富比较集中,现在“传富”也比较集中。所以传承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会集中发生,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搞好,否则大量的财富可能会灰飞烟灭。如果能够科学的、理性的、正确的打开传承的方式,不仅可以让小家、小企业变得更稳定,也能够让企业家精神得以延续,让社会和市场更加稳定和美好。

界面新闻:宜信家族办公室目前服务的客户画像是怎样的?如果用资产作为一个量化标准的话,需要达到什么水平?

唐宁:这也可算做您刚才问到的中国特色,或者称作中国创新。以往谈到家族办公室,很快会与巨富挂钩,只有上富豪榜的才与家族办公室这个工具有关系。其实并不是大家想象的这样,利用科技、利用模式创新,在中国对于可投资资产在千万级、亿级的客户就可以有家族办公室的体验,可以去享受家族办公室的服务。虽然我们的客户之中也不乏十亿级,甚至更大的客户,但具体操作层面只是复杂程度、个性化程度上会有所不同,从组成的基础模块来讲是很相似的。

界面新闻:宜信财富目前家族传承业务有多大规模?我知道很多其他家机构也在做类似的业务,宜信财富有什么突出的优势吗?

唐宁:我先谈一谈家族传承行业未来“赢”的核心竞争力,这是很重要的。

第一个非常重要的是这家机构一定是国际化能力非常强,如果仅仅是一个立足中国或者立足某省的机构,我觉得非常难,因为家族传承是一个非常新的领域,需要向国际最佳实践者们学习。同时要真正给客户国际化资源的服务,门槛非常高。例如,客户的孩子已经在美国成家立业了,为他去设计家族传承解决方案的时候,如果没有美国的资源,完全是缺一条腿。

第二个特别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是投资能力。因为如果给下一代进行财富的布局,有很多拥抱新经济的维度,也包括教二代如何去投资。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能力是科技能力。怎么理解这个科技能力?我们把大家认为是巨富才能得到的家族办公室的形态和家族传承的解决方案跟亿级、千万级的客户也可以很好地对接,就必须用科技的方式去降低成本;还包括我们运用科技的手段帮助客户解决传承方面的问题,包括身份、遗嘱的鉴别等等。

第四个核心能力是综合服务能力。刚才谈到家族传承是非常综合的事情,涵盖很多维度,传财、育人和做公益、慈善,不可能“一招鲜”吃遍天下,门槛非常高。如果没有综合服务能力,只靠一、两个产品形态去服务客户,肯定是不能做好的。

而以上这几个核心竞争力也是我们规划自己的业务,做市场定位时着重强调的,所以也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界面新闻:您刚刚提到家族传承目前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阶段,能否谈一谈这个行业未来的趋势?

唐宁:我们也在刚刚起步阶段,作为行业的领军者,已经为千余名客户提供了家族办公室服务。宜信是从2014年开始做这方面的布局,搭建家族传承服务体系的“模块”。面向未来,我希望十年以后,三百万以及更多的高净值家庭都会用家族办公室这个工具形态去完成家族传承。彼时,这或许是一个刚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