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吕燕个人品牌或起诉深圳影儿时尚抄袭

由于服装具有穿着的功能性,所以从著作权的角度展开维权在全球范围都是一个难题。

吕燕为自创品牌Comme Moi 2015秋冬系列拍摄的广告照。图片来源:Comme Moi

记者丨楼婍沁

超模吕燕创立的设计师品牌COMME MOI日前发出律师函,指控深圳影儿时尚集团(下称影儿时尚)旗下多个品牌涉嫌抄袭其品牌,要求影儿时尚立刻下架并销毁相关产品,同时向品牌及其主理人吕燕道歉。

吕燕本人在4月26日、4月27日连续两天通过个人微博转发了律师函全文。相关函件显示,吕燕委托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进行了证据固定工作,并向影儿时尚发出律师函。

该律师函列举了包括COMME MOI连体裤、拼色西装、无袖拼色女装及半裙在内的疑似被抄袭款,指出影儿时尚旗下“YINER音儿”、“INSUN恩裳”、“Song of Song歌中歌”、“OBBLIGATO奥丽嘉朵”等品牌的部分产品,都与COMME MOI的多款服装高度相似。律师函最后提到,如果影儿时尚未在限定期限内积极响应COMME MOI方面提出的诉求,COMME MOI将“随时启动包括诉讼在内的维权程序,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截至发稿,影儿时尚暂未作出回应。

吕燕在微博上发布致深圳影儿时尚集团的律师函 图片来源:吕燕微博

而在一个月前,影儿时尚曾就吕燕在个人微博上对于其集团及旗下品牌发出的非正式控诉做过“严正声明”。

当时,吕燕连发两条微博称,“这样赤裸裸的抄,如果卖300我也就算了,这个价格不能忍! ”,“影儿集团就是个抄抄集团……太没有底线了,三个牌子都在抄我的,原封不动的抄,而且卖的比我还贵!”

影儿时尚对此回应表示,作为成立已有23年的中国服装行业第一代多品牌集团公司,其一直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和研发创新的时装企业,目前的研发团队人员已达300名,并强调,网络上关于其抄袭均的指控均无法律依据,对品牌形象造成恶劣影响,要求相关人士澄清事实,删除言论,并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深圳影儿时尚集团于品牌官方微博发布的“严正声明” 图片来源:影儿时尚品牌官方微博

在时尚行业,抄袭早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既有商业品牌涉嫌抄袭设计师品牌、奢侈品牌,也有奢侈品牌疑似抄袭年轻设计师品牌。一些比较出名的案例包括,Gucci起诉Forever 21侵权使用其标志性红绿及红蓝条纹元素;Diesel母公司OTB起诉Zara母公司Inditex,称Zara的相关商品抄袭Diesel牛仔裤以及Marni凉鞋,等等。

吕燕个人品牌COMME MOI的多款设计也在这两天被指涉嫌抄袭多个国际知名设计师品牌。4月28日,吕燕又通过微博发出多项“证据”,从设计时间点、面料和版型开发过程等角度,澄清其未有抄袭任何大牌,并指是在发布影儿时尚相关内容后,受到了“网络水军”的诬陷。

吕燕在微博发布多张图片以期澄清其品牌COMME MOI的抄袭传闻。图片来源:吕燕微博

时尚行业内不断涌现的抄袭风波与行业本身的特殊性有一定关联。

在一段时间内,几乎整个行业都会围绕一些特定的流行元素展开服装设计,而流行元素的流向一般是自上而下的——从参加各大国际时装周的奢侈品牌、知名设计师品牌,流传至小众设计师品牌、商业品牌。这就使得许多品牌乍一看会有很多相似的外观表现。

快时尚品牌Zara的商业模式正是以这样的行业特殊性为基础。Zara是一个不设首席设计师或者创意总监职位的时尚品牌,遵循的逻辑是从其他品牌、电影、娱乐节目等多样渠道获得关键流行元素,展开二次设计,从而快速做出符合消费者需求的时尚产品。

另一面,对于被抄袭的品牌而言,相关的法律维权工作成本和风险巨大。这其实变向为抄袭者留出了生存空间。

从理论上而言,品牌可以通过著作权法、专利法、商标法、商业秘密法以及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来进行对服装设计的保护。但实际操作难度不小。

以著作权维权为例,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由于服装具有穿着的功能性,所以从著作权的角度展开服装设计的相关维权在全球范围都是一个难题。

而且,他补充说,指控方也可能因涉嫌“名誉侵权”等原因被反诉。

之前提到的Forever 21与Gucci的相关诉讼就曾出现双方相互起诉的场面。最终,Gucci输掉了官司,既不能为标志性条纹申请商标,还需要承担所有的诉讼费用。

左图为Gucci,右图为Forever 21,可见后者使用了Gucci标志性的红绿条纹元素。图片来源:mic.com

此外,法律维权需要一定的时间。值得指出的是,由于时尚行业季节性、周期性明显,这使得不少诉讼案牵扯的设计在案件还未有判决结果时,就已过季下架,因此对于指控方而言,在大多数案例中,选择法律诉讼从经济和时间成本上考虑都不合算。

季节性也同样限制服装品牌为设计申请专利的意愿。专利的申请和审批同样需要时间,而这些时间或许足够让相似款完成上架、销售、退市的过程。

这也是为什么,在最近几年的类似案例中可以看到,不少品牌在做出维权选择时最终会更倾向道德谴责的手段。因为比起耗时的诉讼过程,“打击对方的名声可能效果更直接高效,同时中国现行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框架下,赔偿偏低。”游云庭对此解释说。

想读到更多不一样的时尚新闻,可以试试关注微信公众号“穿T恤的界女士(ID:teedevil2018)”: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