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纽约时报】连续被毙 “女用伟哥”为什么突然起死回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纽约时报】连续被毙 “女用伟哥”为什么突然起死回生

氟班色林虽然打着改善女性生活质量的旗号,但它争取获得批准的背后其实一直充斥着制药公司、公关公司、非营利团体相互配合、动机复杂的游说活动。

图片来源:CFP

美国,华盛顿——去年7月,华盛顿市中心一家优雅的餐厅里举行过一场小型的午餐会,华盛顿两位久负盛名的女权主义者祝贺在一家制药公司担任高管的辛蒂·怀特海德(Cindy Whitehead),而这家公司正在研发一款重新激发女性性欲的药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场聚会原本不太可能。那两位女权主义者,也就是苏珊·斯凯伦(Susan Scanlan)和奥黛丽·夏帕德(Audrey Sheppard),多年来一直在致力于女性事务。其中,夏帕德还在美国国会山工作过,具体来说就是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怀特海德比她俩年轻很多,过去在多家制药公司管理过品牌、销售以及市场营销战略工作。

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促使那款药物获得批准。一方面,她们说这是一项事关她们信仰的使命;但另一方面,这两位女权主义者也从推广活动中获得了酬劳。活动现场还拍了一张惹人注目的照片,传到了华盛顿一份生活方式杂志的网站上。

这几位女性,加上一家公关公司、蓝色引擎传讯公司(Blue Engine Message&Media)在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中扮演了核心角色。故事的情节是,一款增强女性性欲的药物曾经两次遭到FDA否决,但6月4日却出人意料地取得了成功。当时,一个专家小组建议这个政府机构批准这款药物。FDA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但因为助阵参与这款药物的宣传,这两位女权主义者赢得了华盛顿大部分非营利性女性健康团体的支持,同时还激发了这些人的热情,称如果拒绝批准这款药物,那就是在搞性别歧视。

较少有人关注的则是那些拒绝加入这场造势行动的女性团体。她们坚持认为,举起性别歧视的大旗会破坏一个原本应该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不偏不倚的决策过程。这些团体中就包括“国家女性健康网”(the National Women's Health Network)和“我们的身体我们做主”(Our Bodies Ourselves)。许多人认定,这款药物会导致疲劳、晕厥、眩晕以及恶心,风险超过了它带来的好处,而且她们认为它的好处微乎其微(比起服用安慰剂的女性,服用这种药物的女性每个月大约能多享受一次令人满意的性生活)。

女性健康界一向很团结,一直在并肩战斗,争取控制生育和堕胎的权利,但围绕这款药物展开的造势活动却导致她们出现了分化。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雅各布女性健康研究所(the Jacobs Institute of Women's Health)主任苏珊·F.伍德(Susan F.Wood)说:“从我的角度看,这个策略真的非常不妥,我真的非常不喜欢。”她说,这家公司“四处活动”,争取女性健康组织的支持,其中也包括她所在的组织。“必须确保女性本身是研究活动的重点,确保女性的健康需求得到了满足。围绕这些问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她说,“但这个活动让这项工作变成了鸡毛蒜皮。”

女性在FDA担任着不少要职,其中甚至包括这个政府机构的药品评估及研究中心(Center for Drug Evaluation and Research)主任珍妮特·伍德柯克(Janet Woodcock)博士。伍德本人曾经是FDA女性健康的助理专员,但2005年因为迟迟未能批准Plan B紧急避孕药成为非处方药而辞职。

支持“女用伟哥”氟班色林(Flibanserin)这款药物的人们说,它有潜力改善数百万美国女性的生活,同时激烈否认受到过药物生产厂商任何形式的指使。他们说,需要热情的支持者们来推动被动的联邦政府机构采取行动。他们还提到了ACT UP(艾滋病解放动力联盟)这个例子。1980年代,就是这个团体推动了FDA在艾滋病治疗药物方面采取的行动。

美国消费者联盟(the National Consumers League)执行董事莎莉·格林伯格(Sally Greenberg)也参与了推动“女用伟哥”获得批准的行动。她说:“一直有人指责我欺压FDA,但我说,‘错了,我这叫倡议。’”

“女用伟哥”的生产商、萌芽制药(Sprout Pharmaceuticals)由辛蒂·怀特海德和她丈夫罗伯特·怀特海德组建成立。2010年,FDA第一次否决氟班色林之后,之前拥有这款药物的公司就放弃了它。当时FDA做出这个裁决是因为,一个外部的专家小组一致投票反对这款药物,说它并不是十分有效,而且还有副作用。

辛蒂·怀特海德称,参与过临床试验的妇女们听说这款药物遭到废弃的时候在视频里说的话激励了她。

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马上注意到,对于那些在临床试验中个人生活和夫妻关系都获得了显著改善的女人们来说,这是个毁灭性的消息。”

参与了争取“女用伟哥”获得批准行动的团体则称,辛蒂·怀特海德非常热衷女性事务。今年一月,她从她丈夫手中接过了首席执行官的职务。一些批评人士猜测,这家公司需要一位女性来代表这个品牌的形象。除了辛蒂·怀特海德,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全部是男性。

怀特海德夫妇之前的制药公司Slate Pharmaceuticals曾经销售过一种可植入式的男性睾丸素药丸。2010年,它收到了FDA的一封警告信,称这家公司在宣传推广这种药物未经许可的用途,同时还存在夸大疗效、淡化副作用的行为。

全美妇女组织(the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总裁泰瑞·奥尼尔(Terry O'Neill)说,她注意到氟班色林是FDA在2013年第二次否决它之后。这次否决让许多女性团体觉得不公平,原因在于,她们说,1990年代“男用伟哥”万艾可(Viagra)很快就获得了批准。

奥尼尔说:“我真的认为,眼下的问题在于,我们所生活的文化环境、也就是FDA的运转所处的文化环境都认为,女性的性愉悦就是没那么重要。”

2014年初,一批女性组织,包括奥尼尔所在的组织在马里兰银泉市的FDA总部会见了伍德柯克和其他一些官员。

不清楚这家制药公司在那次银泉之旅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女权主义者苏珊·斯凯伦是当时的参与者之一,她说她们当时是“自己去的”。美国消费者联盟的格林伯格说,她所在的非营利性组织当时自己支付了巴士的费用。萌芽制药付费顾问、安妮塔·克莱顿(Anita Clayton)博士曾经协助过这款药物的测试工作,目前是弗吉尼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一位精神病学家。她说,她当时是以医疗专家的身份陪同活动的参与者。

这些女性团体离开银泉的时候带着一个印象,她们的顾虑已经被打消了,而且她们还给FDA药品评估及研究中心主任珍妮特·伍德柯克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这个意思。斯凯伦同时还是女性组织全国委员会(the 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s Organizations)的名誉主席,她说,她们当时也向萌芽制药公司通报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我们说:‘这纯粹就是不公平。简直令人发指。’”斯凯伦说,“于是他们说,‘既然这样,你们也许可以搞点什么倡议活动。’”

此事涉及的公关公司蓝色引擎传讯公司称,当初跟它接触、探讨启动倡议活动的是女权主义者奥黛丽·夏帕德和其他倡议者。夏帕德在克林顿执政时期曾经是FDA女性健康办公室的主任,同时也是萌芽制药一位付费的顾问(夏帕德说,她没有组织过这件事,它其实是那些女性团体团的讨论演变的结果)。

最后成立的非营利性组织Even the Score建立了一个Facebook页面,主打著名女权主义者们的照片,还开通了一个Twitter账号,提供一系列活泼的评论。最近已经退休,不再代表任何一家特定组织的斯凯伦则成了它的主席。

蓝色引擎员工杰米·霍恩(Jaime Horn)扮演着Even the Score的发言人角色。她说,它是致力于为深受性欲缺失之苦的女性们“发声”的倡议团体们有机努力的结果。她说,Even the Score不披露个人的捐款情况。

斯凯伦自从1970年代以来就一直致力于女性事业,她说,她每个月在Even the Score投入的时间在10个小时左右,但有些月份会达到40-50个小时。

她说她相信这款药物的潜力,她参与的目的不是为了钱。她形容那些钱只是一笔“极其微不足道的津贴”。

她说:“靠它我连去里维埃拉(地中海度假胜地)度趟假都不够。”

除了前文提到的那场在Ris餐厅举行的午餐会,Even the Score还支付了几十个人去年秋天前往FDA参加一个女性性功能障碍的工作室所需要的费用,其中也包括一些患者。它还送了她们一批蓝绿色的披巾。

萌芽制药顾问安妮塔·克莱顿还曾经在《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撰写评论文章,阐明女性性欲低下其实是一种病症。

哈佛大学监管政策学者丹尼尔·卡朋特(Daniel Carpenter)称,争取氟班色林获得批准的行动是“近年来公司利用社会游说活动推动药物获批最极端的例子”。

他驳斥了倡议者把这次行动与当年的艾滋病运动进行类比的做法,称ACT UP对制药公司和FDA一视同仁地抱着怀疑的态度。“而眼下这些团体到底有多大的独立性?”他质问,“如果这款药物价格太高,或者说,如果存在安全问题,她们真的愿意反对这家公司吗?如果说她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是在推动它获得批准,她们的做法有些片面。”

辛蒂·怀特海德称,目前讨论这款药物的价格问题为时过早,因为它甚至还没有获得最后的批准。

全国健康研究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Research)反对批准这款药物。这个组织的总裁戴安娜·祖克曼(Diana Zuckerman)称,FDA和它的专家小组并不是完全对公众争议免疫。

她说:“当一个专家小组面对着身受伤害的人们发出的大量激情洋溢的声音时,他们通常会选择一条他们所认为的折中主义道路。”

Even the Score的霍恩强烈否认他们的活动对FDA构成了压力。

“说FDA顾问委员会单单凭着一场公关活动就做出了决定,那真是太抬举我们了,”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这样写道,“如果科学不支持批准,那FDA指派的、由医生、临床医师以及其他安全专家组成的顾问委员会就不会批准它。”

一些潜在的支持者也接受不了把FDA描绘成一副搞性别歧视的形象。技术公司Palatin Technologies同样也在研发一款增强女性性欲的药物,公司首席财务官史蒂芬·T.威尔士(Stephen T.Wills)称,公司本月已经要求Even the Score从网站上撤掉自己的名字。

他说:“他们的方式让我们觉得不舒服。”威尔士称,Palatin公司曾经多次拒绝了Even the Score提出的捐款要求,其中包括要求他们捐五千美元(约合3.11万元人民币)或一万美元(约合6.21万元人民币)支付去年十月患者们去参加FDA那次工作坊的旅行费用。

6月4日,专家小组碰头那天,现场听众中挤满了氟班色林的支持者们。许多人希望借此证明,绝大多数人都支持这款药物。

许多妇女都说性欲低下让她们觉得身心不完整,而且还威胁到了婚姻。一位妇女说,她在临床试验中试用过氟班色林之后,感觉就像是“一盏灯的开关打开了”。

一些人发言支持这款药物的时候,现场就会响起响亮的掌声,最后宣布投票结果的时候也是如此。而当人们发言反对批准这款药物的时候,只有稀稀拉拉的掌声。

(译者:轩然)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AID TO WOMEN, OR BOTTOM LINE? ADVOCATES SPLIT ON LIBIDO PILL

最新更新时间:10/06 08:03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