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奔跑吧2019》,已经跑不动了

“七季之痒”的跑男,是力挽狂澜、再续辉煌,还是命不久矣、奄奄一息?那一群散了又重新组合的兄弟团真的还能继续跑得动吗?

文| 文娱商业观察 叶子

2014年,跑男的第一季在忐忑的探索中开播,2019年,跑男的第七季再一次被打回到忐忑的边缘。

成员大部队解散、观众出现审美疲劳、强行煽情与正能量、首播收视不敌同期慢综艺《向往的生活》、这一季跑男的豆瓣评分仅有5.6,一个个鲜活的问题摆在了这档走过七季的节目面前。

“七季之痒”的跑男,是力挽狂澜、再续辉煌,还是命不久矣、奄奄一息?那一群散了又重新组合的兄弟团真的还能继续跑得动吗?

跑男的第七季,观众已审美疲劳?

这一季的《奔跑吧》已经播出了两期,作为跑男的经典环节,“撕名牌”依然没有出现,即便“弹椅”“指压板”等环节已经提前回归,但是依旧也没有带来什么名场面。

不仅撕名牌迟迟未见,连同着观众最爱的“卧底”游戏也被一并否决。其实早从2017年开始,国家广电总局就有规定,综艺节目中不得出现有叛徒、内奸、挑拨离间等负能量内容。

而失去了“卧底”这样高能的游戏环节,这一季的《奔跑吧》开始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无聊至极。

在第二期节目中,嘉宾们一起嗑瓜子、抱冰球等项目接连上演,惹得不少观众直接在弹幕中发,“我为什么要看一群人嗑瓜子?”

不仅如此,还有更过分的环节,节目组在第二期中用了很长一段的篇幅来根据妈妈们的形容,猜他们的丈夫和儿子究竟是哪一个,这种过春节拜年才有的场景,竟然出现在了2019年的综艺里。

《奔跑吧兄弟》最早能够打下综艺江山,就是因为跑男团通过在全国各地挑战体能极限而吸粉无数,现如今,跑男已经越来越不像是一档户外明星真人秀。

即使兄弟团依旧还穿梭在全国各地,但是出现在节目中的所有游戏内容几乎都搬到了室内,像是在体育馆、游泳馆等场地,偶尔出现的户外环节,也仅仅只是酒店天台而已。

在第一期节目中,节目组还增加了演播室录制环节,一档户外明星真人秀变成了答题节目,仿佛时空穿越,而且这一段还被放置在了第二天的《跑男来了》,直接破坏了首期节目的完整性。

还有一个被观众吐槽不断的点,在于《奔跑吧》节目中加入素人嘉宾,虽然说这是满足上级“星素结合”的黄金档综艺要求,但是节目组对于这一问题的处理略显生硬,有时候更像是强行“塞人”。

比如在第二期节目中,节目组一共邀请了70位的鞍钢工人代表,分成了两队,这么大的阵仗只有轻轻一瞥,并没有起到特别大的作用,有些人甚至连一个镜头都没有。

在后面钢铁沙漏的游戏中,节目组给每一队分配了四位队友,但是在这个节目中出现的素人角色,其实更像是节目组的道具一般,并不会形成有特点有个性的人物设定。

兄弟团大换血,伐木累说散就散?

今年年初的时候,新一季《奔跑吧》就正式官宣,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四人,由于个人工作安排,无法参加新一季的《奔跑吧》录制。

这并非偶然,赶上综艺节目“限薪令”的浪潮,不少综N代都不得不面对嘉宾换血的问题。对于跑男这样一档强调团队意识的节目,嘉宾阵容的更替理应更为得到重视。

但是,《奔跑吧》节目组在处理这一问题时,太过于“冰冷”。对于四位兄弟的离开,只是简单地运用“最啰嗦”“最胖”“最矮”“最胆小”的他们来形容,全程回忆时间没有超过30秒钟。

而同时间段、遇见同样问题的《向往的生活》,用了一整个第零集来展现成员刘宪华选择离开以及大家对他的想念,在之后的节目中,也常常通过后期实现蘑菇屋同框。

对于嘉宾阵容换血这件事来说,节目组除了要对离开的嘉宾有所陈述,还要对留下的嘉宾做到做人物设定上的调整,以及为新加入的嘉宾塑造全新的屏幕形象。

首当其冲的是初任队长后的李晨,明显在活跃气氛上不及邓超,所以在开场的时候,李晨全力说梗的样子显得有些尴尬,外加之他近期来受范冰冰事件的影响,人物口碑直线下滑,更有观众直接表示,“大黑牛”不再是以前的“大黑牛”了。

还有一位最近被观众骂上热搜的成员就是郑恺了,在这一次跑男大庆站录制时,有安保人员爆料称,其他人都很好,指名道姓地骂郑恺耍大牌,并告诫其好好珍惜吧,随后网络上也曝光了郑恺不与主持人握手的短视频。

这其实已经不是郑恺第一次被指耍大牌,曾经在节目录制时,被鹿晗撕下名牌后,郑恺将衣服摔在地上,不顾身后的队友扬长而去;而且去年在参加《声临其境》时,郑恺与节目组发生不快,最终没有参与总决赛的录制;还有就是刚刚第二期跑男结束后,#宋雨琦比郑恺多举一公斤#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一,不少吃瓜群众对郑恺是否尽力表示怀疑。

对于今年新加入的四名成员来说,王彦霖无论是综艺效果,还是观众反馈都为最佳,笑点和哭点一个人都可以承包;而朱亚文也可以刚好达到及格分,依旧是行走的荷尔蒙,但不过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表现;就宋雨琦和黄旭熙二人来说,基本上除了全程陪笑,还是处在一个相对比较害羞的状态中,有待进步。

强行煽情,他们还能跑得动?

这一季《奔跑吧》其实最为观众诟病的还是节目组强行煽情与正能量,虽然说综艺节目勇挑主旋律重担是一种社会责任心,但是跑男为此而丧失了自身原本的气质。

如果说以前的跑男是一部“剧情片”的话,那现在的跑男更像是一部“公益宣传片”。

比如说,在之前的跑男中,节目组依赖着整蛊明星而走红,通过剧情设定,给予节目更为丰富的内容,在第一季节目中,大多数都是像《人再囧途之韩囧》《寻找前世情侣》《白蛇传说》等通俗化的内容。

但是自从更名后开始,节目组强大的“求生欲”溢出了屏幕,一大批正能量、主旋律的内容接连上演,从保卫黄河到联合国演讲,无一例外地开始了价值观的灌输。

在最新一季节目中,第一期节目以“垃圾分类”为主题,通过风车跳绳、空气炮辨别垃圾、实地体验垃圾处理以及智力问答等比拼决出“垃圾大王”、“垃圾王中王”的称号。

节目整体来说,被强行煽情的内容充斥,几乎全程都是在说教,如果前半段游戏内容还可以勉强接受的话,那后半段内容完全像是走进了一档科普类栏目。

在第二期节目中,以“鞍钢”作为主题而展开,节目组用父子对抗来展现鞍钢人的代代相传,但是在节目中,尤为可贵的“鞍钢精神”并没有得到很好地呈现。

相反地,节目组却在结尾处,开启了强行煽情模式,导演突然提问,你们依旧多久,没有和你们的父亲或者儿子轻松或者深刻地交谈,而谈及之所以选择这一主题时,导演自己说:“在中国,父子关系是很容易被忽视的一个话题。”

这种主题升华来得太快,就像是龙卷风,明明一开始是在说鞍钢的主题,最后的落点却选择放在了父子亲情,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按照节目组接下来的安排,很有可能会将中国近现代史中的重要历史事件逐一搬上综艺舞台呈现出来,但是可惜如果看综艺像是上课,那节目肯定会流失一大批观众。

《奔跑吧》(原名《奔跑吧兄弟》)作为一档陪观众走过七年的王牌节目,近年来无论是自己主动还是被动地进行了一番调整,都无法避免观众审美疲劳和强行升华主题的缺陷。当观众失去了初见时的惊喜,该如何稳中求新成为了一个有待思考的问题,这不仅仅是针对跑男这档节目,还有许许多多的综N代们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