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世界卵巢癌日,离提高卵巢癌生存率,我们还有多远?

卵巢癌患者5年生存率无明显变化,延长无进展生存期的PARP抑制剂能解决吗?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金淼

5月8日是世界卵巢癌日,卵巢癌是中国发病率最高的妇科肿瘤之一,仅次于宫颈癌、宫内膜癌。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仅2014年一年,中国便有51000例女性被确诊为卵巢癌,约23000例女性死于卵巢癌。和患病人群不相匹配的是,国家癌症中心基于卵巢癌患者数据显示,自2003年到2015年间,卵巢癌患者5年生存率无明显变化。这代表着药物市场未见起色,仍然存在大量空间。

“卵巢是女性的性腺,虽然只有5克重,但是却可以长出人体种类最多的肿瘤。为什么卵巢癌比宫颈癌的死亡率要高,因为卵巢癌不容易被发现,百分之七十的卵巢癌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名誉主任郎景和在“2019年世界卵巢癌日圆桌座谈会”上表示。

除发病隐匿外,目前卵巢癌的复发率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70%的患者都会复发,每次治疗后,患者的复发周期大部分会逐步缩短、耐药,这也是造成卵巢癌预后不佳的主要原因。”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吴令英教授说。

虽然近些年来,靶向药物、免疫制剂不断发展,但是针对卵巢癌的治疗方案却仍然有限。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表示“在肿瘤领域,很多企业愿意把投入放在大的癌种,做最火的靶点,往往忽视了很多其实同样重要的小癌种患者的真实需求。”

“我们知道肺癌的患病人群是最高的,但是肺癌患者的选择特别多,比如这几年非常火的免疫疗法把晚期肺癌的生存率从百分之五提高到百分之十六,但是卵巢癌的生存率五年来只提高了百分之零点四,十年来几乎是原地踏步的状态。不算免疫疗法,肺癌有十八种靶向药可供患者选择,国内上市的也已经超过十种。而卵巢癌目前我们可供选择的靶向药只有九种,在国内上市的只有六种。”

在卵巢癌药物市场上,大量研究表明,PARP抑制剂对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具有较好的疗效和安全性,可显著延长其无进展生存期(PFS)。PARP抑制剂在美国、日本、欧洲及中国都批准作为铂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化疗之后的单药维持治疗,美国还批准其用于BRCA突变的复发性卵巢癌接受了三线以及三线以上化疗的复发卵巢癌的单药治疗。

美国FDA已经批准Olaparib(奥拉帕尼)、Rucaparib、Niraparib(尼拉帕利)和Talazoparib在内的四种PRAP抑制剂。去年八月,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尼在国内获批上市,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维持治疗,标志国内卵巢癌治疗也已经进入PARP抑制剂时代。

今年1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已将尼拉帕利作为对含铂化疗完全或部分缓解的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卵巢癌成人患者维持治疗的新药上市申请纳入优先审评。“尼拉帕利是首个获批的适用于所有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群体,不论患者是否存在胚系BRCA突变,尼拉帕利都能不同程度延长卵巢癌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再鼎医药首席商务官、大中华区总裁梁怡表示。

除开药物市场,对有家族遗传的卵巢癌病史的高风险人群,吴令英表示可以早些进行肿瘤筛查,“病人和我说总复发,我安慰病人的就是多活几年,新药就出来了,我相信最终能战胜卵巢癌的一定是早期发现和晚期创新药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