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以“人民的痛苦”换援助,巴基斯坦被迫向IMF请求60亿美元纾困资金

巴基斯坦政府此前已经削减了一些补贴,并采取了一系列诸如货币贬值、紧缩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等IMF可能要求该国采取的行动。

巴基斯坦拉合尔的一个贫民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5月12日,巴基斯坦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共同宣布达成一项6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初步协议,帮助巴基斯坦走出债务困境,支撑其公共财政。但要获得这一笔纾困资金,巴基斯坦必须完成IMF提出的一系列条件。

IMF巴基斯坦事物负责人里戈(Ernesto Ramirez Rigo)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巴基斯坦正面临着来自经济大环境的挑战,目前经济增长乏力,通胀居高不下,债务高企,外部状况疲弱。根据紧急援助计划,巴基斯坦将采用市场汇率,这意味着巴基斯坦卢比很可能继续走低,利率也将提高。

对于巴基斯坦积弊已久的税收问题,里戈表示,巴基斯坦接下来财政预算的目标是原始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6%,同时通过调整税收政策来消除税收豁免,缩减特殊优待,加强税收管控。

此外,援助计划协议中可能还包括削减燃油补贴,而这将对巴基斯坦民众带来更大的财务压力。此前巴基斯坦政府已经削减了一些补贴,并采取了一系列诸如货币贬值、紧缩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等IMF可能会要求其采取的行动。而这一系列动作可能会继续拉低巴基斯坦的经济增长。

巴基斯坦前任财长乌马尔(Asad Umar)此前表示,他不准备以巴基斯坦人民的痛苦为代价,来迎合IMF的要求。他还反对国有企业的私有化改革——而这是IMF经常对接受纾困援助的国家提出的要求。

目前IMF并没有直接提出对一些高度敏感的大型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要求,包括巴基斯坦钢铁有限公司(Pakistan Steel Mills)下属的巴基斯坦国际航空。

在新的紧急援助正式提上日程的同时,伊姆兰·汗也开始对其经济团队进行大换血。上月,乌马尔辞去了财长职务,由曾经在IMF和世界银行工作的谢赫(Abdul Hafeez Shaikh)接手。巴基尔(Reza Baqir)接替巴杰瓦(Tariq Bajwa)担任央行行长。

巴基斯坦财政部长谢赫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希望这是巴基斯坦最后一次申请紧急援助。谢赫提出,过去政府的确存在一些超支的情况,而要弥补这些支出,政府需要提高特定经济领域的价格。IMF提出的援助计划对巴基斯坦来说是一次进行结构性调整的机会。

这笔39月期的中期贷款还需要得到IMF执行董事会的同意。正式通过后,它将成为1980年代以来巴基斯坦第13次从IMF获得类似援助。上一次是在2013年,当时巴基斯坦政府从IMF获得了66亿美元的援助来应对经济危机。

去年8月上任时,伊姆兰·汗曾誓言不再向IMF求助,转而选择向中国、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友好国家寻求近百亿美元的资金支持。《金融时报》称,IMF提供任何贷款都会要求巴基斯坦限制公共支出。这一限制将使这位有魄力的巴基斯坦新领导人难以兑现他的一些竞选承诺,如建立一个“伊斯兰福利国家”。

也有经济学家和反对党指责伊姆兰·汗推迟向IMF申请贷款,使得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伊姆兰·汗就任以来,巴基斯坦的经济形势尚未有好转迹象,通胀率不断攀升至8%以上,去年巴基斯坦卢比贬值三分之一,外汇储备仅相当于两个月的出口额。穷途末路之下,巴基斯坦不得不再次将求助的目光投向IMF。

IMF预计,2019至2020财年巴基斯坦经济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5.2%降至2.9%,触及10年来最低点。巴基斯坦央行也将其经济预期下调至3.5%-4%区间。

巴基斯坦的高额经常账户赤字也是一个严峻问题,这意味着巴基斯坦的进出口额极度不平衡。巴基斯坦国家银行(SBP)3月公布的数据显示,本财年前7个月(2018年7月-2019年1月),巴基斯坦经常账户赤字为84.24亿美元。

《今日巴基斯坦》报道,巴基斯坦财政部官员表示,IMF起先提出经常账户赤字应控制在40至60亿美元。随后双方达成妥协方案,在下一财年将巴基斯坦经常账户赤字控制在80亿美元。

2019年1月以来,巴基斯坦卢比已经贬值近30%,通胀率达到五年来高点,巴基斯坦民众的生活也受到了严重影响。45岁的巴基斯坦主妇萨马德(Shehla Samad)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患有高血压的她已经买不起昂贵的药品。

而据《今日印度》报道,巴基斯坦还面临着来自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压力。目前巴基斯坦已被列入该组织的“灰名单”,正力求不要被打进“黑名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