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戴相龙:2035年人民币影响力有望仅次于美元

戴相龙说,应该不断发挥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各种国际货币职能,实现到2035年,把人民币发展为第二大国际货币的目标。

5月14日,北京,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在“构建‘一带一路’投融资新体系”讨论会上发言。图片来源: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记者 陈鹏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表示,“一带一路”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突破口。要不断发挥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各种国际货币职能,实现到2035年,把人民币发展为仅次于美元的第二大国际货币。

5月14日晚,戴相龙作为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特邀嘉宾在出席“构建‘一带一路’投融资新体系”讨论会时说,目前市场对人民币国际化目标的预测主要有三种,一是成为“一带一路”区域货币;二是成为仅次于美元的第二大国际货币;三是成为美元、欧元之后的第三大货币。

戴相龙说,他认为实现第一个目标是不可能的,第三个目标过于保守,第二个目标是积极稳妥的。他建议从市场和央行两个方面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工作,并提出五点具体方案。

一是发挥人民币在“一带一路”贸易中的定价和结算货币作用。戴相龙表示,用何种货币定价,取决于供销双方和货币影响力;而用人民币定价,则是用人民币结算的基础。他认为,首先可提高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大宗商品的定价功能。2016年,中国采购全球石油的15%,铁矿石的50%,主要出口国大豆的70%,是全球第一大黄金消费国。由此看,已经有条件逐步发挥人民币在石油、铁矿石、大豆、黄金等大宗商品中的定价作用,从而为用人民币结算创造条件。

二是依法增加人民币的自由兑换程度,发挥人民币交易货币功能。他认为,在推动人民币可兑换的过程中,一方面要修改法规,另一方面还要对法规的执行过程进行监督,包括对外汇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和有关的银行工作者的执行工作进行监督。此外,还要加强与有关国家中央银行的沟通协作,不断扩大人民币和有关国家的货币自由兑换,增加货币交易量。

三是构建“一带一路”投融资新体系,增强人民币投资功能,包括制定专门的“一带一路”贷款规则,扩大“一带一路”人民币贷款,并设法降低人民币贷款利率。戴相龙表示,贷款规则要明确贷款用途、期限、利率、风险防范等内容。比如,对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发放“一带一路”专项贷款和“丝路基金”的投资,应通过专项办法进行规范。对商业银行在“一带一路”发放的贷款,应从单项管理,逐步做到规范管理,“五年以后再制定我国的《商业银行“一带一路”贷款指引》。

此外,人民币贷款利率远高于美元、欧元、日元,是约束人民币境外贷款的最大障碍。戴相龙认为,可以通过以下手段降低人民币境外贷款利率:央行降低金融机构的存贷款基准利率;提高央行支付给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利率,确保商业银行存款保本;推进主办银行制度,减少企业储备性存款,降低企业利息支出;央行和政策性银行以国家信用发行“一带一路”建设贷,转借主要商业银行使用,以及推进大型商业银行综合经营,降低综合成本等。

四是扩大央行和“一带一路”国家央行的合作,增强人民币储备功能。

五是扩大“一带一路”人民币离岸业务。“‘一带一路’的人民币离岸业务,应由东向西逐步梯次推进。”戴相龙表示,在重点发展香港、新加坡、伦敦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的同时,应在南亚、中亚、中东选择在各区域有影响的城市,设立中资或中外合资金融企业和各种基金,推动建立人民币离岸业务网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