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眼
樊纲:国家规划碎片化问题亟待解决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指出,各行各业要想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做贡献,都需要承担多重目标才能实现,这背后反映的是国家行业管理的问题,需要在国家规划层面予以考虑。

三季度经济数据解读:GDP增速阶段性底部浮现

尽管三季度GDP增速已下行至6%,但多项数据已率先止跌。加之金融数据超预期改善,四季度可能提前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政策逆周期调节的效果会逐步体现。

三季度经济数据解读:类滞胀难持续,逆周期调控将加码

三季度数据显示经济仍处于下行阶段,逆周期政策将发力以守住6.0%的增长底线。由于猪肉供给短缺,CPI同比增速未来半年可能都在3%以上,但在终端需求不强的情况下,CPI同比高位难以持续,预计2020年二季度开始将回落并趋稳,无需对这种供给短缺引起的类滞胀过度担忧。

制造业PMI不再适合预测中国GDP增速?

澳新银行指出,2012年后,中国开启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得产业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第三产业超越第二产业成为中国GDP的最大组成部分。这使得制造业PMI作为预测中国GDP增速的先行指标已经失灵。

美联储9天投放逾7000亿美元,这是量化宽松的前兆?

虽然就业、制造业景气度和私人投资等多项指标均指向美国经济下行趋势正在确立,但由于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尚未失控,短期来看,美联储重启量宽的可能性很小。

盛松成:货币政策空间充分,是否降息仍待观察

货币政策,尤其是利率的调整,除了考虑经济逆周期调节外,也要兼顾内外平衡,考虑长远,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甘犁:刺激低收入人群消费,中国可考虑引入“负所得税”

应引入“负所得税”制度,即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的现金转移支付,将专项附加扣除红利惠及起征点以下的低收入人群,以此缩小收入差距、促进居民消费,推动税制改革不断完善。

为何汇率破“7”后,人民币波动幅度却好于预期?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管涛认为,这主要与中美经济走势由分化走向收敛、市场适应汇率波动能力增强有关。

联合国贸发会:2020年全球经济将面临收缩风险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预测称,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3%下降至2.3%。其中,发达经济体变动趋势是从2.2%缩减至1.6%,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率也会从4.2%回落至3.5%。

从2000年全球经济史看当今中国:在减速中持续超越

在人口加速老龄化、工业化、城镇化步入后期的背景下,存量经济的特征会越来越明显,靠投资刺激的老套路已经不可持续,存量经济只能靠调结构,唯有通过加大改革开放、大力发展高科技,才能战胜各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