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曾轶可:没被改变的少数派

选秀史上最有争议的两个人。一个是“躺赢锦鲤”杨超越,另一个是“绵羊音”曾轶可。

文 | 暴娱 白白

极少有人的争议性能贯穿十年,曾轶可算一个。

10年前,她来到《快乐女声》舞台。观众质疑她唱歌跑调,评委为了她愤然离席。

10年后,她参加综艺《我是唱作人》,以创作人的身份重回大众视野,频频上热搜。

这一次她的成绩更加耀眼。除去前半场的三连胜,她还以一首《不明物体》成功挺进总决赛。

有人正式宣布对她“黑转粉”了,有人说她的才华被大众严重低估。

也有选手评价她“要么天堂,要么地狱。”

十年并未冲淡什么,大众对她的评价依然两极分化。

内向、另类、冷酷、跑调、绵羊音......这些关键词跟随了她十年。

可她依然不愿与世界和解。在这个崇尚流量、娱乐至死的时代,曾轶可刻意与公众、过度商业化保持距离,把自己藏进音乐创作中。

即将30岁的曾轶可,依然纯粹,活的像个孩子。

第一波网络暴力受害者

选秀史上最有争议的两个人。一个是“躺赢锦鲤”杨超越,另一个是“绵羊音”曾轶可。

2009年的那个夏天,评委为曾轶可的去留吵翻了。曾轶可从全国300强晋级全国10强,遭到了评委包小柏的强烈反对。

“站在我的立场,就刚刚这最后这个结果,我愿意用我的专业身份来交换去留的问题。只要有这样的选手留,只能我走。谢谢。”包小柏起身离开了《快女》评委席。

在颜值、唱功扎堆儿的10强舞台,曾轶可的颤音、气息不稳、幼稚的歌词让包小柏“眼前一黑”。但旁边的评委沈黎晖却眼前一亮,他觉得《快女》的舞台需要个性的选手。“曾轶可的音乐很有灵气很真诚,打动了我。”

同被打动的还有高晓松,曾轶可淘汰那天,高晓松当场打下包票:“回去好好休息,下周开工做专辑,我做你的制作人。我挺你到底。”仅仅半年后,高晓松制作的曾轶可首张专辑《Forever Road》发行,是2009年所有快女选手中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曾轶可包办了全部10首歌的词曲创作。

他说曾轶可的歌没有夹杂任何商业气息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像自说自话一样,憨憨的。”

一直到第三张专辑,高晓松都是曾轶可的制作人。

“爱和恨的转变是很快的”

沈黎晖、高晓东等人算是新兴事物拥护者,但也有人坚决反对曾轶可带来的“音乐变革”。

虽然有《狮子座》、《最天使》这样的作品,因为没有唱功,依然成了群嘲对象。

有人骂她“唱歌从长沙跑到西伯利亚”,有人骂她的“绵羊音”是为五音不全作掩饰。

有人骂她晋级是对其他选手的不尊重,“把无知当个性。”

甚至有人攻击她的外貌,“曾哥真汉子,铁血史泰龙。”

冯巩的春晚表演上,扯着尖嗓子唱《狮子座》,和他搭档的女演员调侃道:“跟羊叫一样,能不能整点人类的声音?”

一时间黑曾轶可成了某种政治正确,从批评唱功到无端辱骂,曾轶可甚至成了转运的象征。

据《南方人物周报》统计,截至2009年8月11日,百度“曾轶可吧”共有帖子948767篇。“曾轶可吧”多次被爆吧,贴吧一度被迫禁止非会员发帖;“曾轶可吧”的发帖量远远领先于其他“快女”10强选手的贴吧。

吧主删帖再快也不如骂她的人发的快。19岁的曾轶可承担了2009年《快女》的90%的骂名,“曾轶可现象”一词横空出世。

更极端的是,比赛第二年的草莓音乐节上,黑粉们举着“曾哥”的牌子,点香朝台上做膜拜的动作。

第一次以嘉宾身份参加音乐节的曾轶可,没有逃避,没有闪躲。在唱《狮子座》时大声朝台下喊,“不管是喜欢我的还是不喜欢我的,把你们的爱,你们的恨,全都给我吼出来!”

那场演出后,主持委婉问起这件事感受时,曾轶可回答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便有些人是在赞美我,有些人是在诋毁我。但你要知道,爱和恨是转变很快的。”

曾轶可没被争议压得喘不过气,她懂得如何自洽。

就像去年她在《吐槽大会》自嘲一样,“我不怕你们黑我,我怕你们黑的没有网友好。”

蒋方舟曾试图解释她的强心脏:“曾轶可是无敌的,这是因为她眼里看不到敌人,面对外界声势如潮的讨伐声,她之所以打不败,并不是因为她已入臻境坚不可摧,而是因为她的无所谓啊。”

无敌是因为无所谓,当你准备好数落她时,她早把自己保护的很好,让你毫无招架之力。

“若有流言蜚语曾伤害你我,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8年后,曾轶可离开天娱签约摩登天空。签她的老板正是当时力挺她的伯乐沈黎晖。

2018年,沈黎晖找来最好的制作团队,为曾轶可打造了专辑《Anti!Yico》。

这一次,这是她对标签式娱乐时代的对抗。

这张专辑被很多乐评人称为“2018年最值得听的华语专辑”。

在豆瓣2018年度高分专辑排第二位,仅次于Lady Gaga的《A Star Is Born》。

这一次,她的音乐被更多人看见了。

同年,这张专辑里的《私奔》火了。另一首《有可能的夜晚》连续在抖音霸榜数日。

这一次,大众主流正慢慢接受她的作品。

今年,她登上《我是唱作人》的舞台,被问到为什么来参加节目时,她回答:“想让大家看到我这些藏着的作品。”言下之意,我的作品更厉害了。

每期过后,曾轶可都会上次热搜。大家夸她“作词妙、作曲绝、做人刚。”

大众开始重新认识曾轶可了。

她在《彩虹》里写“拥抱是禁忌,拥抱是羞耻,可对我来说,拥抱是命运”。

《不明物体》里写“人们爱我的灵魂,有没有人爱我灵魂的残缺”。

我最爱第二期的《流言》,她写“虚假的流言,是真实的利剑,摧毁我灵魂之前,刺伤我身体之前,至少也看清我的脸”。

这是她对流言的回应。那次草莓音乐节过后,她被问到这次事件,“那是她第一次在肉眼可见的形态下看到这群人,”冷静克制的语气实际暗潮汹涌。

这些年,曾轶可的才华被严重低估,原因是唱功不佳。

可就像高晓松说的,“我们都不缺好的嗓子和表演者,我们最缺的是像曾轶可这样安静而有才华的作者,来写又一代人的爱与愁”。

“不被理解才是宿命”

10年前,大众讨论曾轶可唯独不讨论她的音乐。

10年后,大众提到音乐想起了曾轶可。

这十年的黑红历程,让曾轶可野蛮生长,让大众刮目相看。

现在在网易云音乐打开曾轶可的歌,能看到评论区有很多高点赞留言是“为曾经黑过曾轶可道歉。”

简直是一场互联网大型打脸现场。这一盛状印证了沈黎晖的观点,“曾轶可本质上就是一个音乐人,不是一个选秀明星。”

但即使经过这“半红半黑”的十年,她对外界对评价依然迟钝。她说:“我其实不在乎。因为我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她不奢求被了解,“了解这个东西是很难,连身边经常面对的朋友都很难做到完全了解,所以从来没奢求过外面人。”

她知道不被理解,才是每个追梦人的宿命。

就像《我是唱作人》节目组介绍她时说的:“十年前,你坚持你的风格,选择做自己;十年间,你没有放弃,音乐终于被认可;十年后,欢迎唱作人。”

10年前那个备受争议的女生,在经历漫长的自我坚持后,终于得到一小部分人的改观。

就像她说的“爱与恨的转换是很快的。”

但也有人为她鸣不平:“如果当年她不是选秀出身,而出自豆瓣,现在陈粒等大火的原创歌手的里,一定有她一个位置。”

人生都是福祸相倚的,没有那年夏天的狂风暴雨,又怎能有如今舞台上的游刃有余呢?

曾轶可的坚持,让如今的华语乐坛多了份彩虹。拒绝趋同,做不被理解的“异类”,有何不可?

我对曾轶可更有期待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