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阻挠欧盟加快防务一体化,美国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美国一直希望欧洲承担更多的防务责任,现在却又害怕独立的欧洲会危急美国军工企业的利益。”

2018年4月26日,德国柏林,德国防长冯德莱恩和法国防长帕莉会面,并一同参观柏林航展上的战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和欧盟这对跨大西洋防务盟友之间的距离似乎又遥远了一些。

5月1日,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兼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毫无征兆地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五角大楼措辞强硬的信件。

这封长达四页的外交信件中的每一段落都让欧洲人感到不快:“美国对此深感忧虑,这是持续30年之久的跨大西洋防务合作的严重逆转”,“这违背了欧洲人对于北约盟友的承诺”,“这将损害欧盟和北约的结构性关系”……

美国人矛头所指的,就是欧洲议会于不久之前投票通过的欧洲防务基金计划,以及一年半之前就获批的“永久结构性合作”防务方案(Permanent Structured Cooperation,下称PESCO方案)。

根据欧洲防务基金计划,欧盟将在2021年到2027年间提供一笔高达130亿欧元的启动资金,用以资助补贴欧洲军工企业独立研发和生产武器系统,以摆脱欧洲对美制武器的依赖。

“该计划含有毒丸条款”是美国人对于欧洲防务基金的评价。

美国人在信中批评道,欧盟在欧洲防务基金的补贴对象中将非欧盟国家的军工企业——特别是美国军工企业完全排除在外,这将损害跨大西洋军工企业的防务合作。

即便欧盟在条款中明确写明,该防务基金对非欧盟国家的军工企业同样开放,但为此却需要欧盟成员国的一致同意。考虑到欧盟中有向来对美国不感冒、提倡军工体系独立自主的法国人,美国人似乎并没有充分的自信能分到这笔巨额的补贴。美国人还指责,该条针对非欧盟国家军工企业的条款直至2018年年末才被添加到防务基金计划中,此仓促之举欠缺考虑。

此外,欧盟还针对获取补贴的军工企业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其中就包括获得补贴的企业在非欧盟地区进行武器出口时需要得到欧盟的批准,欧盟还要求对该军工企业的新武器研发计划保留知情权。

在美国人看来,以上条款无法接受,欧盟方面必须加以修改。而目前的状况是:只要欧盟的军工企业在产品中运用了美国技术,其武器出口就必须先获得美方的批准。

“在该法案生效之前,我方建议,欧盟应立足于跨大西洋安全合作的长期考量,对欧洲防务基金进行再审视。美国相信,只要些许的修改就能打消(我们的)疑虑。如果欧盟不对该防务基金的条款进行修改,美国将对欧洲在美军工企业进行相应的“限制”,我们并不希望去认真考虑这个可能性。”

美国人在信中所指的“限制”则是美方将在本国军事采购时对欧洲军工企业进行刁难。

欧洲防务基金计划涉及130亿欧元。图源:EU

除了带有经济色彩、涉及补贴的防务基金计划之外,即便是军事意味更纯粹的PESCO方案同样也不受美国人欢迎。

早在2016年,英国宣布脱欧后不久,欧盟各国就开始着手进行关于PESCO的谈判,并最终于2017年12月取得了除丹麦和马耳他之外其余成员国的一致认可。根据计划,欧盟各国将在PESCO的框架内更紧密地进行军事合作,其中就包含例如军用无人机标准、港口统一防务、无线电通讯标准等34个具体的军事项目。“军事意义上的申根区”以及“欧洲防务联盟和欧洲军的基石”更是直接被列为PESCO方案的愿景。

不过,在法国人的要求下,PESCO方案同样对非欧盟成员国有着严格的限制。

法国要求,非欧盟成员国加入PESCO需要获得欧盟所有成员国的一致同意。法国对此还特别提及了希腊和塞浦路斯两国,其目的明显是要将同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排除在外。而在美国人看来,这无疑是法国人企图拆散北约的表现。

PESCO方案希望通过30余个军事项目从细节开始推动欧洲防务彻底一体化。图源:EU

 

北约、欧盟和PESCO成员国对比。图源:EPR

这封被《明镜周刊》称为“美国对欧盟宣战书”的信件很快便在欧盟总部引起震动。美国人的“6月10日须做出答复”的要求似乎更像是最后通牒。

“蛮横的态度”、“无耻的要求”,在忿忿不平中,欧盟于5月14日召开的欧盟外长与防长峰会上,各成员国达成一致:欧盟拒绝对欧洲防务基金和PESCO方案进行任何修改。

在布鲁塞尔看来,如果向美国人低头,防务基金计划和PESCO方案本身意义将会受到影响。欧盟方面希望通过这两项计划加强欧盟的军事独立性,增强欧盟在国际政治舞台的话语权并确保欧盟军工企业的独立研发能力。而对第三国开放这两个项目显然与初衷不符。

5月16日,欧盟正式复函美国国防部,并正式拒绝了美方的所有要求。尽管布鲁塞尔方面在复函中没有做出任何妥协,但是欧委会仍然选择了缓和、客观的措辞,希望能通过回信以澄清美方的误解:“防务基金和PESCO方案并不是对美国领导的北约的挑战,也不是特别针对美国军工企业,而是以此加强欧盟国家的共同防卫能力,这样才能更好地履行欧盟对北约的义务。”

不过这封信并没有以欧委会副主席莫盖里尼的名义发出,而是以名不见经传的欧盟对外政策副秘书长塞拉诺(Pedro Serrano)和欧盟内部市场总干事佩索宁(Timo Pesonen)的名义,理由则是为了回应美国对欧盟的藐视。

此前那封来自美国国防部的信件既没有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的签名,也没有国务卿蓬佩奥的署名,落款是国防部副部长洛德(Ellen Lord)和军控协调员汤普森(Andrea Thompson)。在欧洲人看来,莫盖里尼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当然,自从马蒂斯被特朗普炒了鱿鱼之后,美国国防部长还一直空缺着。

惹恼欧洲人的还有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桑德兰在5月初给莫盖里尼致信,表达了和美国国防部同样的担忧。但是在书信的抬头却特意将“尊敬的莫盖里尼”划去,改成“亲爱的费代丽卡”。这个与国防部的信件完全一样的抬头,在外交场合并不常见。

在给华盛顿的复函中,欧委会强调,美国军工企业在欧洲一直畅通无阻,欧洲80%的防务订单都给了美国企业,欧盟市场始终对美国开放。而美国采购和研发武器的开支却只有0.17%落到欧洲企业头上。2014年到2016年之间,美国共向欧盟出口了价值629亿美元的武器设备,而欧盟向美国出口的武器仅有76亿美元。2017年这个数字更是缩水到了26亿美元。

“欧洲可没有什么《购买欧货法》,” 莫盖里尼在本周的一次记者会上所影射的无疑就是美国自1933年罗斯福改革以来就推行的《购买美国产品法》(Buy American Act),即在军事采购时美国公司享有优先权。

欧洲人一直以来都对2010年空客集团输掉了美国价值350亿美元的加油机订单一事耿耿于怀。当时,美国空军需要约180架新型空中加油机替换老旧的KC-135型加油机。考虑到空客的A330-MRTT多任务运输/加油机此前在世界上十余个国家都成功砍下订单,加上空客特意拉上了美国格鲁曼公司组成联盟共同竞标,欧洲人对赢得订单志在必得。这也被欧洲人视为刚刚改组的空客集团进军美国市场的奠基石。但是空客在赢下第一次竞标之后,美国政府却因为波音的抗议而推翻结果决定重新招标。最终空客以不公正待遇为由宣布退出第二次竞标。

空客A330-MRTT正在为两家台风战机进行空中加油。图源:空客

与欧盟官方克制的回函不同,近年来反复强调欧洲人应当军事独立的德国防长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法国防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的表态则强硬得多。

“我们欧洲人只是做了美国朋友近年来一直要求我们做的,”冯德莱恩在周二的防长峰会后就表示,“美国一直希望欧洲承担更多的防务责任,现在却又害怕独立的欧洲会危急美国军工企业的利益。”

法国防长帕利更是直言道:“北约共同防卫的基石是第五条款,而不是F-35条款。”2001年美国“9·11”事件后,北约援引条北约宪章第五条,同意对于欧洲或北美一个或数个缔约国的武装攻击,应视为对缔约国全体的攻击。

在法国人看来,美国人真正害怕的是,欧洲军工企业将在PESCO框架内以及防务基金的资助下发展壮大,甚至再出现一个类似空客的欧系军工巨头,从而给美国军火巨头造成挑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