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宫崎骏与吉卜力,终极情怀“杀手”来临

没有宫崎骏就没有吉卜力,或者说,吉卜力就失去了应有的灵魂。

文|同相 木木

“一生一次”的《千与千寻》终于要被引进国内了!

作为宫崎骏的“殿堂级作品”,同时是全球唯一一部同时斩获第75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和第52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两项顶级荣誉的动画电影,《千与千寻》通过在内容方面长达三年的精耕细作,2001年在日本上映后“疯狂收割”308亿日元票房,凭借亮眼的票房表现至今占据日漫票房市场首位,时至今日十八年仍无人撼动。

对于热爱宫崎骏动画的人而言,《千与千寻》无疑是心中的那片净土,近日《千与千寻》被引进国内的消息传出后,更是在众多粉丝中掀起了阵阵热潮,继《龙猫》之后,“欠《千与千寻》一张电影票”也再次成为宫崎骏影迷的呼声。

1988到2018,“动漫王国”吉卜力进入中国

绿树荫绕下,静静坐落于日本东京都近郊小金井市的吉卜力工作室(下文简称吉卜力),是所有热爱动漫的人眼中的“动漫理想主义王国”。“吉卜力”,这个宫崎骏根据一架飞机的名字随便取来的名字,却让这家工作室正如名字背后的寓意“撒哈拉沙漠上季节热风”那般,在日本的动漫世界中不断掀起旋风和热潮。

没有宫崎骏就没有吉卜力,或者说,吉卜力就失去了应有的灵魂,这一点对于所有看过吉卜力动画电影的观众来说毋庸置疑。

吉卜力工作室在成立后推出了一系列作品:《风之谷》《天空之城》《龙猫》《萤火虫之墓》《魔女宅急便》《红猪》等,画风清新细腻,内容隐喻深沉,这些带有浓重“宫崎骏”个人风格的动画电影在日本动漫市场中独树一帜。虽然吉卜力早期的动画电影因为在目标受众的定位方面存在偏差,使得《风之谷》和《天空之城》在日本国内呈现“叫好不叫座”的状态,但是重新经过调整并找准定位的《幽灵公主》《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悬崖上的金鱼姬》则通过高票房助推“吉卜力”成为日本平成年间动画电影市场中的一只王牌。

带有反战、自由、尊崇自然色彩的吉卜力动画电影凭借过硬的内容质量逐渐走出日本,在世界范围内创造了极高的口碑效应,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引进国外动画电影时的重要选择。

1989年至1992年,三年的时间中,吉卜力的《天空之城》(译名《空中城堡“拉普他”)》)《龙猫》(译名《邻居托托罗》)《风之谷》(译名《风谷少女》)三部动画电影先后被引进国内,但均由于时代原因并未能够在大银幕中公映,而是集中于电视台进行播放。

时至2018年,《龙猫》在中国院线的上映,使其成为首部在中国大陆地区公映的吉卜力动画电影,“还宫崎骏一张电影票”的号召也由此出现。

《龙猫》早在1988年4月便在日本上映,但是票房表现却并不如人意,此番高清重制版在国内上映五天便突破1亿,最终累计票房成绩达到1.74亿。从《龙猫》在国内电视台播放到在国内正式公映的30年期间,观影群体中的大部分人已经提前看过甚至看过多遍《龙猫》片源,这种情况下仍有大批观众愿意为《龙猫》购买一张“情怀票”,从中可以看到吉卜力电影所隐藏的极高票房潜力。

票房奇迹背后,不只有常青番剧

吉卜力的动画电影进入中国,只是中国引进日本动画电影过程中的一个缩影,纵观近些年国内引进的日本动画电影,不同种类的动画电影在国内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票房表现。

【锋芒智库】盘点了近九年国内引入的日本动画电影票房数据,从2011年至今,国内引进日本动画电影在数量方面呈现稳中有升的总趋势——从2011年和2012年每年引进2部,到2015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国内取得可以与部分好莱坞大片比肩的5.3亿极高票房后,2016年在引进日本动画电影的数量方面实现大丰收,上升为历史最高的9部,之后在2017年和2018年稳定在6部左右。

这种稳中向好的趋势同样延续至今年,今年仅第一季度便有3部日本动画电影上映,而在第二季度也将有三部动画电影即将登陆大银幕,日本动画电影总体引进情况一片向好趋势依然明显。

在引进数量进入稳定状态之余,从电影的票房表现来看,可以发现不同电影类型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一方面,近些年引进的日本动画电影在题材类型方面主要分为原创动画电影、动画番剧剧场版和小说、影视剧、漫画改编动画电影这五种类型,从数量方面来看,番剧剧场版在五种题材类型的数量中占据最高份额,漫改、影视改编动画电影则数量最少。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中,首先是想要借助原有的番剧热度在国内助推影片营销;其次,日本动漫电影多采取以固定价格从国外片商买断影片放映权的批片引进方式,要求对于影片选择必须精益求精,所以选择已有口碑做积淀的动画电影则更为保险。

另一方面,从引进的日本动画电影的票房成绩来看,能够创造高票房奇迹的动画电影或是大IP番剧的剧场版,或是依靠情怀的高品质原创动画电影。在内容上有早前《秒速五厘米》《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等多部佳作作为口碑积淀的新海诚凭借《你的名字。》创下了5.75亿的票房纪录,同时豆瓣评分达到8.4分高分,从中不难发现新海诚个人IP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同时其对于原有风格的突破和对于双线叙事的完美把握也起到关键作用。

另外作为票房常青树的“哆啦A梦”系列从2015年创下5.3亿票房巅峰之后,虽然2016年的《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票房下跌至《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五分之一,但是之后的《哆啦A梦: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仍然在同类型电影中保持着优秀的票房表现。

王牌番剧积累的广泛观众基础是动画电影能够屡屡得胜的王牌,从剧场版电影屡获高票房便可得知,除此之外,日本动画电影能够坚持内容不断更新迭代,坚守童真但有能够有所内涵,同样是赢得高票房的关键。

“有生之年系列”凭情怀能否在票房上取胜

在王牌番剧奠定日本动画电影观众市场基础的同时,主打“情怀系列”“有生之年系列”,号召大众为自己的童年补一张电影票成为日本动画电影的重要营销方式,也是促使观众最终能够走进影院的主要动因,因此“情怀”这一点也越发成为后续引进日本动画电影时的选片趋势。在2018年《龙猫》获得票房成功之后,同样走情怀路线的2019年引进的《夏目友人帐》也同样实现票房过亿,力压同季度上映的其他日本动画电影。

但是,在讲求情怀之外,如果在内容方面改编过度导致脱离原有的剧情氛围,便往往会导致票房和口碑方面的反噬。《名侦探柯南》的系列剧场版便存在着类似情形,观看过《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的观众曾戏谑评价道“这部电影让牛顿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为人物强加光环,推理片强变特效片的结果便是观众的拒不买账。该片最终获得8162.4万票房,与其他剧场版相比票房数量有所下降,同时豆瓣评分也跌至5.8分,受到这部电影口碑影响,次年上映的《名侦探柯南:纯黑的噩梦》虽然豆瓣评分有所上升达到6.2分,但是却在票房上跌至3103.5万。

在“情怀”开始走向泛滥的日本动画电影市场,内容与情怀不成正比的现象层出不穷,而接下来将要出现在大银幕中的《千与千寻》势必会将情怀营销推向新高潮,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坐拥两项顶级荣誉的内容水平无疑给观众在电影品质方面打上一剂强心针。

从《龙猫》到《千与千寻》,对吉卜力动画电影的引进给了更多观众缅怀龙猫、千寻、白龙、无脸男、汤婆婆等经典角色的绝佳机会,也在为未来日本动画电影的引进,以及国产动画电影的创作提出更多不同思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