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通俄”风波震荡奥地利政坛,欧洲议会选举极右派还能如愿吗?

有观点认为,这桩丑闻不会大幅撼动欧洲议会选情,反倒是俄罗斯在欧洲极右势力和民粹主义风潮中扮演的角色更值得让人警惕。

5月18日,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出席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在疑似“通俄”视频曝光五天后,奥地利联合政府已被搅成了一潭浑水。

上周六,奥地利副总理、自由党主席施特拉赫宣布辞职,总理库尔茨也宣布结束人民党与自由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将在9月提前举行国民议会选举;周一,库尔茨建议解雇内政部长基克尔,内阁其余自由党人随后表示都将辞职,包括国防、交通、劳工等部的部长,而库尔茨本人也正面临反对党的不信任投票。

奥地利这轮政坛地震源自德国媒体《明镜周刊》和《南德意志报》17日披露的一段摄于2017年7月奥地利大选前的视频。

据《明镜周刊》报道,视频中,施特拉赫与自由党议会党团主席古德努斯(Johann Gudenus)出现在了地中海度假胜地伊维萨岛的一幢白色山间别墅内,他们身旁坐着一位自称是俄罗斯寡头侄女的女性,她声称想在奥地利投资2.5亿欧元,并在言语中透露出这些钱当中可能有黑钱。

数小时后,三人谈话的焦点转向了奥地利最大报纸《皇冠报》(Kronen Zeitung),这位“俄罗斯寡头侄女”说,她打算购买《皇冠报》50%的股份。施特拉赫一开始很谨慎,但他在听到对方已与《皇冠报》方面接洽后眼前一亮。

《明镜周刊》指出,《皇冠报》覆盖了奥地利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施特拉赫很清楚这样做将帮助自由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而他身为党魁也将登上总理之位,彼时人民党候选人库尔茨的民调只比他高出一点。

施特拉赫说,如果对方能让《皇冠报》站在自由党这边,那么“我们的得票率就不会是27%,能达到34%”,任何有利于自由党的内容“都将激怒红黑两党(即社会民主党与人民党)”。

二战结束以来,奥地利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和中间偏右的人民党长期组成联合政府执政,极右的自由党在世纪之交才开始成为主要的政治力量,曾在2000年至2006年与人民党联合执政。

自由党成立于1956年,其前两任主席此前都曾任纳粹党卫军干部,1986年当选主席的海德尔也拥有奥地利纳粹党的家庭背景。1995年,奥地利加入欧盟,在1999年大选中,自由党与人民党得票率相当,同为议会第二大党,2000年,两党组成执政联盟,形成了欧洲自二战以来首个包含纳粹起源政党的联合政府。

这一决定在欧盟激起了强烈反应,当时的轮值主席国葡萄牙对此表示反对,时任葡萄牙总理、现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如果一个持有排外主义观点、与欧盟核心价值观相悖的政党成为了主要执政力量,欧盟便无法与奥地利维持以往的关系。

在200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自由党选票大幅下降,并因为议席分配问题引发内部矛盾,最终在2005年导致包括时任党主席等人在内的多名高层出走,施特拉赫随后被推选为新一任党主席。

此后伴随着全球金融危机与欧洲难民危机,自由党的得票率开始逐渐恢复,并于2017年大选后与议会第一大党人民党再次组成了联合政府。不过自由党并未实现施特拉赫在前述视频中所说的“34%”得票率,而是以26%位列第三,库尔茨随后出任总理,施特拉赫出任副总理。

目前,还未有证据证明施特拉赫有违法之举。但在视频中,他曾扬言,投资《皇冠报》,就相当于“掌握了一个可以在奥地利为所欲为的武器”,并表示未来还可以和对方合作修建公路等国家项目订单。虽然施特拉赫一直强调任何合作都必须“合法”,但他也表示,如果对方能在大选前接管《皇冠报》,帮助自由党跻身首位,那就“什么都可以谈”。

18日,施特拉赫宣布辞职,他在记者会上否认有过任何违法行为,指出视频的曝光是“有目标的政治暗杀”,自己当时在醉意中做出了愚蠢、不负责任、错误的行为。库尔茨则在19日向德国《图片报》强调,施特拉赫或将要负刑事责任,调查进展将决定事态的走向。

但库尔茨本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尽管人民党已与自由党划清界限,但从目前的议席分布来看,人民党只占少数,即使提前举行大选,优势也不明显。

出于调查公正性的考虑,库尔茨撤下了内政部长基克尔,后者则向《奥地利报》表示,“如果库尔茨指望在我们(自由党)经历过他的不信任之后,我们还会对他抱有信任,那就太天真了。”反对党现在党(Jetzt)已在递交针对库尔茨的不信任动议,最快将于下周一进行投票。

在183个议席中,人民党只占61席,其余自上而下为社民党、自由党、新奥地利党、现在党以及无所属议员。

本周,欧洲议会将举行新一轮选举。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预计极右党派此次将获得18%的席位,目前极右党派的席位比例为10%。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持续呼吁欧洲挺身对抗极右翼势力,17日奥地利曝光的视频无疑为他们的担忧提供了佐证。

施特拉赫在视频中表现出来的腐败姿态,与极右民粹主义“抽干沼泽”的清明政治口号以及拥护平民、反对精英掌控政治的立场形成了鲜明对比。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学者波尔亚科娃(Alina Polyakova)在《纽约时报》上写道,2年前库尔茨抱着“教化(civilize)”激进思想的想法选择与自由党组阁,非但没能让自由党往中间派靠拢,反而使人民党在移民等议题上变得更为极端。

波尔亚科娃认为,17日曝光的视频足以说明,无论是法国国民联盟党首玛丽娜·勒庞,还是意大利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这些民粹主义者都是在描绘美妙的蓝图,掩盖他们的机会主义与虚伪做派。

在施特拉赫辞职当天的晚上,勒庞、萨尔维尼与其他民粹主义党派领袖齐聚米兰造势,承诺将带来一个全新的时代。虽然自由党也属于联盟党带领的欧洲议会“民族和自由欧洲”党团,但萨尔维尼等人都对前一日曝光的这桩丑闻只字未提。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尽管这桩丑闻引发了奥地利政坛动荡,但恐怕不会在很大程度上撼动欧洲议会选情,极右翼民粹主义的铁杆支持者多数认为视频不过是在设局下绊,鉴于欧盟选民的投票率屡创新低,对自由党的失望情绪不一定会反映在选票上,反倒是俄罗斯在欧洲极右势力和民粹主义风潮中扮演的角色更值得让人警惕。

波尔亚科娃指出,自由党与俄罗斯素来关系密切,曾在2016年与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达成深化交流合作,部分自由党人还曾作为“观察员”见证了2014年的克里米亚公投。意大利联盟党也与统一俄罗斯党达成过类似合作,法国国民联盟的前身“国民阵线”还曾接受过来自俄罗斯一家银行的900万欧元贷款,匈牙利总理、右翼政党青民盟主席欧尔班也曾公开赞赏过普京的“铁腕”政治。

不过,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已在20日作出回应,指出视频与俄罗斯联邦、总统、政府均无关系。佩斯科夫说,“我们不清楚这名女性的身份,也不清楚她是否是俄裔,或是俄籍。因此,整件事与我们没有、也不会有任何联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