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国加征关税对其国内消费的负面影响已逐渐浮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加征关税对其国内消费的负面影响已逐渐浮现

5月的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并未反映美国整体的消费状况,尤其没有反映消费者的收入状况,可以被视为一个无效数据。美股若高位下跌,将给美国消费带来严重冲击。

北美最大女装零售商Ascena Retail Group20日宣布,将逐步关闭旗下Dressbarn在美国境内的约650家门店。图为加利福尼亚州埃尔塞里托的DressBarn门店。来源:视觉中国

丨郭强

(郭强博士,供职于国内某大型商业银行)

中美贸易摩擦近期又在不断升级发酵,但数据显示美国居民的消费信心却愈来愈强:美国5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102.4,创下15年新高,大幅超出预期和前值的97.2,创2004年以来新高。其中,反映消费者对未来一年状况评估的5月消费者预期指数初值为96,也高于预期的86.8和前值的87.4。数据还显示,反映消费者对自身财务状况评估的5月消费者现况指数初值为112.4,略高于预期的112.2和前值的112.3。

在全球都在为中美贸易问题颤抖时,美国民众却消费热情高涨?显然数据和常规经验不符。一切消费的信心,都源于对可支配收入的预期。从微观主体来讲,可支配收入的多少主要取决于易变现财富的变化。易变现财富主要包括现金、活期存款、基金、股票、债券等流动性较好的金融资产,而房产等流动性相对较差的资产价值变化并不会显著影响个人的消费信心。

在美国的居民部类资产负债表中,金融资产的占比高达71%左右,以基金和股票为主,所以美股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能够极大地提振消费者信心。从下图可以明显看出,消费信心指数和美股走势呈具体明显的相关性,且美股走势对消费信心有较为明显的领先性,在股市上涨期间,消费者信心指数的走势会出现明显的迟滞,也就是说,股市上涨的财富效应会让普通消费者的消费信心盲目膨胀,导致消费者信心指数短暂失灵,也可以说是情绪的放大或者指数的无效波动,当然,股市的持续下跌也会造成消费者信心指数的超跌。

数据来源:wind

再来看看消费与利率的关系,大家都知道,美股和美债是高度负相关的两类资产,美股是全球最重要的风险资产,而美债则是最重要的避险资产。从运行逻辑看,利率的持续变动会造成风险资产的价值重估,导致股指反方向运行。如果消费信心指数与美股走势较为相关,那么,消费者信心指数必然也会与利率的走势高度相关。

将消费者信心指数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走势画在一张图里,就会看到很明显的几个现象:第一,消费者信心与美债收益率在长期趋势上是保持一致,利率的走高,意味着经济的繁华和市场的预期乐观,那么消费信心上涨也合乎情理的。第二,在图中三个蓝色椭圆区域内,消费者信心指数与10年期美债利率发生明显背离,随后的结果是消费者信心指数逐步向美债收益率曲线靠近。第三,在黑色椭圆形区域内,也就是当前情形下,消费者信心指数和10年期美债利率再次大幅背离,那么按照历史经验判断,随后消费信心指数将再次向10年期美债利率靠拢。

数据来源:wind

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中美贸易冲突不断升级,10年期美债利率快速大幅上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若美债收益率维持当前水平,那么消费者信心指数将在未来2-3个月内向10年期美债利率方向运行,即消费者信心指数再次走低。因此,美国5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创15年来的新高,并不具有典型的经济意义。

我们再从当前的几个事件来说明美国居民消费的现状。

事件一:包括耐克、阿迪达斯在内的170多家鞋业公司本周一(20日)致信总统特朗普,称对进口鞋加征关税的决定对消费者、企业和整个美国经济都将是灾难性的。这封发布在美国鞋类分销商和零售商(FDRA)行业贸易组织网站上的联名公开信称,“作为一个每年面临30亿美元关税账单的行业,我们可以向你保证,进口鞋子成本的任何增加都会对美国鞋类消费者产生直接影响。” FDRA估计,对鞋类加征25%的关税,每年将为美国消费者增加70亿美元的额外成本。

事件二:多家美国大型百货零售商也表达了对关税的反对意见。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上周表示,由于特朗普政府对商品征收关税,它将提高部分产品的价格。柯尔百货CEO Michelle Gass在财报电话会上承认,“目前处于非常不安定的大环境中”,关税将影响公司的家居及配饰业务,也是公司下调全财年毛利率的原因之一。美国最大的汽车修配连锁品牌AutoZone CEO Bill Rhodes表示,很难确定最新一轮关税的确切影响,但“如果我们感受到了更高的成本,我们会倾向于传导给消费者。”5月22日凌晨,由于业绩不及预期,美国三大连锁百货公司Nordstrom、Kohl's和JC Penney的股价全线重挫。

事件三:美国研究机构Urban Institute发布了一份2018年美国家庭福利及基本需求的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尽管美国失业率降至50年来的低点、平均时薪仍然在上涨,但对于接近一半的美国家庭来说,包括住房、食品和医疗在内的多项基本支出仍然难以负担。报告指出,目前美国的经济政策很难缓解中下层家庭的经济压力:在目前有利的经济环境下,家庭困难程度仅是略有下降,这表明如果想要取得进一步的成果,需要采取更多政策来增加并稳定收入,以抵消生活基本开支,保护家庭免遭负面的财务冲击。

把这三个事件和密歇根消费者指数对比看,可以简单得出如下结论:一是5月的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并未反映美国整体的消费状况,尤其没有反映消费者的收入状况,可以被视为一个无效数据。二是美国加征关税对美国国内消费行业的负面影响已开始体现。三是若美股高位下跌,对美国消费的冲击将更加严重。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责编邮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