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充值信仰还是贡献黄牛?Ti背后的中国电竞票务迷局

门票可以被高价售卖,但是玩家的热情一旦被消费就难以追回。

文|体育产业生态圈 李想

5月21日,Valve官方终于公布了2019年DOTA2国际邀请赛(TI9)门票发售规则。

和往年的三四月份比,本次的门票发售规则有些姗姗来迟,将正式的发售时间定在了北京时间5月24日中午12点,而海外发售渠道是Universe,开票时间则是北京时间的当日晚上21时。

而就在5月24日,TI9门票正式发售的当天中午12时,所有聚集在大麦网站抢票的用户却发现距离开票,还有一小时的倒计时。

“由于我们接到Valve通知,希望所有特权码用户都能参与到TI9的抢票中来,TI9现场门票售票时间将延后1个小时,特权码用户将在13:00开启抢票。”中午12点时,DOTA2官微发布延迟开抢通告。

这也是本次TI9票务创新的购票方式,在开票前一个小时内,只允许拥有“特权码”的用户进行购票,而获得“特权码”的方式,就是在北京时间5月20日前购买勇士令状(又称小本子,一种游戏道具)或刀塔PLUS(一种游戏会员)的用户能够获得。

这毫无疑问是Valve保护DOTA2游戏玩家的一种方式,他们提高了购票门槛,让那些之前购买“本子”来为信仰充值的玩家拥有优先购票的权利。

就在5月24日下午一点左右,据大麦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共有数十万人通过大麦网参与在线抢票,26804套票的所有场次在53秒一抢而空,其中决赛场次27秒售罄。官方表示,抢票系统平稳。

但是据电竞派(ID:ECO-esports)的随机调查显示,还是有大量用户在购票页面看到了“网络异常”的画面。

“我用PC端进入大麦网的,没想到购票页面根本卡得进不去。”一位DOTA2的资深玩家向我们抱怨道,“听说能抢到票的都是手机客户端的,早知道就用手机抢票了。”

我们同时也采访到了一位顺利抢到票的“欧洲人”,他表示能顺利抢到票还是很幸运的,用手机购票体验较为流畅。

“虽然网上有很多骂声,但我自己的抢票体验还不错,感觉是大麦网被阿里收购之后有所改进吧。而且直接从官网购票,说实话我觉得这次门票的定价还算合理。”

本次TI9的门票,工作日的套票价格为499元人民币一张,在最后的8月24日-8月25日的决赛日套票,价格则为2099元人民币,一张套票限一人入场。

与往年相比,这其实是TI史上最贵的门票价格了。去年在加拿大罗渣士体育馆举办的TI8的比赛,周中票的售价就为125加元,决赛票是250加元,换算成人民币也差不多是600元和1200元,与往年比差别不大,而来到中国,决赛门票却直接猛涨到了2099元。

中国DOTA2的玩家毕竟基数很大,而很大一部分都是信仰玩家,如果能从官方渠道购买到门票的话,这个价格确实不算高昂,不管是学生党还是工作人士,都是可以接受的价格。

而且除了本身定价合理之外,引起TI9门票疯抢的另一个原因则在于游戏内道具的加持。

“想去现场看比赛,最关键的是会有箱子掉落,神秘商店和猩红罐子太诱人了。”

因此就TI9赛事而言,线下观赛的意义除了能亲眼看到选手比赛,体验现场氛围,还有有机会能获得限量的游戏饰品。

去年TI8的道具,已经被炒到了两千元的高价,只要有幸在今年的比赛中获取到限量道具,同样有升值的潜力,这对于忠实的游戏玩家来说,拥有着巨大的诱惑。

尽管抢票结果于各家而言有喜有忧,但“黄牛”现象依然泛滥。

在开票规则发布之际,要求开票的第一小时内拥有“特权码”的玩家才能进行购票,当时就有不少黄牛出来收购玩家的“特权码”。并且当时在淘宝搜索“TI9特权码”的价格,都高达150元人民币了——这还仅仅只能获得一个搏一搏门票的机会。

而在官方宣布门票全部售罄之后,果不其然,网上立马出现了倒卖门票的现象。在国内最大的二手交易平台之一的“闲鱼”上,就有许多倒卖门票的“黄牛”,而决赛门票最高甚至被炒到了一万元一张的天价。

对此,有许多没抢到票的DOTA2玩家愤怒地在评论下指责黄牛。

在一片玩家叫骂声的背后,黄牛现象出现的原因仍是中国电竞市场、乃至中国票务市场极为特殊的供求关系。

熟悉传统行业的人会知道,中国热门项目和非热门项目在C端吸引力上呈两极分化的现象。我国拥有14亿的巨大人口基数,在2000-3000万级一线城市人口的催化作用下,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票务运营策略:

热门项目如吴亦凡等流量明星演唱会、两年前的S7、今年的TI,需求远远大于供给,就出现了以秒为单位的门票快速售罄的现象,全网放眼望去一票难求、朋友圈尽是哀嚎。而与此相对的黄牛市场,则是一片火热,数倍盈利。

冷门项目如小众运动体育赛事,供给远远大于需求,于是就出现了满地全是赠票,甚至花钱找观众充数。放眼望去,尽是惨淡。

这种差距巨大的特殊供求关系和群众喜好,基本决定了每次热门项目开票后,舆论上都会出现叫苦叫骂的状态。

在一定程度上,黄牛市场的出现是一种必然的现象,因为黄牛市场是针对供求失衡的天然调节,永远会存在,而且在人口基数庞大的中国永远是最凶,最避无可避的。但我们能做的,是让“黄牛市场”变得更好、更容易把控。

如今国内的二手市场商搜索"TI9 门票"已无法显示搜索结果

什么叫更好的“黄牛市场”?或许我们应该用个更加准确的词汇,称之为“二级市场”。

在国内和国外都有过体育赛事购票经历的人会发现,当你想买一张热门项目门票却没赶上时,想找“二级市场”进行处理,在国内你需要面对的是山头林立的“黄牛”,基本上一个人一个价,如果信息收集不够全面,被“大坑”一笔是常有的;

但在国外,你可以打开像“Stubhub”、“Viagogo”、“Ticketmaster”这样的专业二级市场网站,你可以一眼比价几乎所有的二手门票,由于竞价关系的存在,通常买到心仪门票的价格是“相对合理”的。

国外的二级市场网站“StubHub”

因此,出现这样两种截然不同体验的关键原因,在于国内没有良好透明的“二级市场”管理机制。正是现在“二级市场”中的信息太不透明、太不对称,才造成了真正想看比赛的用户怨声载道的现象。

同时,没有透明的“二级市场”的另一个弊端,在于受巨大的“黄牛利益”裹挟下,票务平台能否独善其身。甚至再进一步说,即便票务平台真的没有参与任何的非正常利益行为,在外部猖獗的黄牛和高需求人口舆评的作用下,几乎永远也无法自证清白,陷入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Viagogo上的TI9门票

由于获取利益是催动商业行为发生的必需,因此在国外,许多活动主办方会自建“二级市场”平台,获取利益的同时也能起到规范“黄牛”的作用。

以德甲豪门多特蒙德为例,他们票务官网有球票直售和二手球票两个平台,第一波正常的门票发售走球票直售的平台,后续没买到票的球迷、买到票来不了的球迷和“黄牛”都会通过二手球票这个平台来进行交易,让没买到票的球迷能够依托公开透明的竞价机制买到价格相对合理的二手球票,俱乐部官方也能从中抽到佣金、获取利益,实现多方共赢的局面。

当然就目前的政策状态来看,我们期望出现一个中国的“Stubhub”,或者期待中国活动运营商自建“二级市场”平台都不现实,黄牛现象依然难以解决,只能期待于未来政策放开之后能够有所改变。

毕竟门票可以被高价售卖,但是玩家的热情一旦被消费就难以追回。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