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EEFA:对能源格局变化视而不见,GE四年损失上千亿美元市值

2015-2018年,GE市值损失了1930亿美元,相当于同期平均市值的四分之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编译|徐宁

编者按:通用电气(GE)曾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2000年以近6000亿美元问鼎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如今,它深陷亏损,市值不及当年六分之一。是什么导致这家公司面临当前困境,这是外界一直想要探究的问题。

日前,美国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GE对能源格局变化视而不见,仍然在天然气和火电等传统能源上大力下注,是造成其亏损的重要原因。IEEFA是美国的非盈利机构,主要就全球能源和环境方面的金融、经济问题进行研究和分析。

界面新闻节选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编译如下。

最近,GE的电力部门正在削减成本。过去几年,该公司管理层一系列的失误,导致了公司盈利及现金流紧缩,分红削减。

2015年至2018年,GE市值损失了约1930亿美元,相当于同期平均市值的四分之三。

在很大程度上,这种价值损失是由于全球新火电建设市场的崩溃导致的——这种崩溃完全出乎GE的意料。

现在,该公司的市值仅为870亿美元。相较于2000年近60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市值,GE的市值损失已超过5000亿美元。

该公司市值的急剧下降发生在2016-2018年,这是由于它当时严重误判了《巴黎协议》后全球能源市场的转型加速形势。

这一失误也迫使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提前退休。

对火力发电前景过于看好

在当时伊梅尔特的领导下,GE对火力发电持有乐观态度,尤其看好天然气发电需求。

尽管可再生能源正在增长,但天然气被认为是平衡风能和太阳能间歇性发电的必要条件。天然气发电潜在的过剩产能,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2015年,GE假设,未来十年发电量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为3%。这高于国际能源署(IEA)同年预测的2%复合年增长率。

GE电力部门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博尔兹(Steve Bolze)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中预测,该部门的年销售额增长率可高达5%。

电力部门曾是GE最大的营收来源。该部门主要为公用事业单位、独立发电商和许多工业应用建造、安装和维护天然气发电设备、火电厂和核电站等。

2016年,发电部门的利润为41.9亿美元,相当于GE整体利润的一半。

随后两年,GE继续预测,全球以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为首的发电量每年将增长2%-3%,并表示,天然气仍然是“今天最经济的能源”。

后来表明,这种预测是方向性错误的。

不良决策:购买阿尔斯通

2014年第二季度,GE提出用130亿美元收购法国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该交易最终于2015年11月完成。

这是GE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工业收购。它花了近两年时间获得了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部门批准。

阿尔斯通的电力资产与GE的产品相互契合。该收购让GE拥有的燃煤发电厂的大型涡轮机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1500台。

但GE内部有人士认为,该交易是不明智且不合时宜的。

GE为收购阿尔斯通支付了巨额溢价,远远高于后者电力资产的账面价值,此次收购也是一次代价高昂的赌注,即GE选择了用燃煤和天然气发电走向未来。

GE收购阿尔斯通的理由存在一个假设下:发电厂愿意继续购买耗资数亿美元、使用寿命25年的新燃气轮机。并承诺签订多年合同,让GE为这些设备提供后续维修、保养服务,升级老化的燃气发电厂等。

这些假设很快被证明过于乐观。

“天然气发电将在长期内保持稳定……在短期内取得胜利。”这是通用电气向投资者传达的一个关键但有缺陷的信息,但即使在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演讲中,它也是如此表示。

事实上,在2015年GE收购阿尔斯通时,这种认为天然气是发电关键燃料来源的观点,已经是一种过气的传统思维了。

燃气轮机需求锐减

由于收购了阿尔斯通,2016年市场对燃气轮机的需求减弱被掩盖了。收购完成后的2016年,GE电力部门的收入提高到近270亿美元,并有850亿美元的订单积压。

2016年底,GE的首席财务官约翰·弗兰纳里在财报中指出,阿尔斯通整合后的“今年表现良好,总订单为100亿美元,积压了18%。”

但2017年,全球对燃气轮机的需求意外下降了。

GE错误地判断了燃气轮机销售的下降幅度,以及它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的利润、现金流等相关损失。

在2017年3月的投资者报告中,GE预测,2017-2026年的新电厂订单的年平均销售额可达约78GW。

到2017年底,GE将该年的销售预测下调至40GW,降至20年来最低水平。相比2000-2015年平均销售量的68GW/年,降幅达约四成。

随着燃气轮机销量的下降,电力部门其他业务的盈利能力也受到了压力。GE发电部门的核心技术,是制造成本高达数亿美元的尖端燃气轮机。

燃气轮机收入恶化加速

根据麦考伊电力公司报告(McCoy Power Report)的调查数据显示,自2002年以来,2018年是天然气涡轮行业最糟糕的一年。

2018年全球对30MW以上燃气轮机的需求,相比2015年下降了50%。

GE、三菱日立电力系统(MHPS,下称三菱日立)和西门子是燃气轮机行业里的最主要公司。它们开始通过降低利润来赢得业务。

2018年,三菱日立主导了大型燃气轮机市场,销售占比为41%,GE和西门子分别为28%和25%。

同时,GE在较新的先进燃气轮机方面落后于竞争对手。

2018年,GE的大型燃气轮机销售额较上年下降了60%,电力部门创下了8.08亿美元的亏损新高。

对能源格局变化视而不见

回顾过去,燃气轮机的需求锐减,主要归咎于能源效率的提高和成本越来越低的替代能源。

根据Lazard的数据,当2015年11月GE收购阿尔斯通结束时,每瓦风电成本已较2014年下降了约15%,太阳能成本下降了30%以上。

2018年,新能源平均成本持续下降,公用事业规模的光伏成本较上年同比下降约13%,陆上风电成本下降了约7%。

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NREL)称,预计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将继续下降。

能源效率也发挥了作用。过去十年,美国的电力需求基本持平,主要是由电力效率计划推动的。

长期以来,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一直是电力市场的可靠代表。十年来,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与能源需求已完全脱钩。GE在天然气和煤电上的失败赌注,完美地说明了这一改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