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生活黑客告诉你,科技养生也有风险

自我优化的目标即使很崇高,也会有风险。

译|造就 何无鱼

虽然很多生活黑客的目标是优化自己的健康状态或健身成绩,但在面对要实现的目标时,他们的视野常常会变得狭隘。

完美是很多新时代自我优化者的目标,他们把自己的人生视为可以被破解的系统,认为自己能够藉此优化自己的生产力、幸福感、健康度以及智力水平。

有报道称,科技企业家塞尔日·法盖(Serge Faguet)已经在生活优化上花费了25万美元,他的终极目标是实现永生。在一篇包含各种记录身体表现的图表以及表情符号的宏文中,法盖写道:“我们是(复杂的)机器人,机器人是可以进行调整和改进的。”

然而,懵懵懂懂地对一个人的生活进行优化,其结果可能并不理想,甚至存在风险。

对于那些试图破解爱情的人来说,完美往往并不能带来好的结果。有一个生活黑客曾经在4个月的时间里进行了150多次约会,因为他害怕错过“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这是数字时代的选择悖论,也是不知何时该停手的优化者的悖论。

此外,优化的冲动也会导致生搬硬套。正如另一个爱情黑客所发现的,开始一段浪漫关系需要的不仅仅是做一张事无巨细的表格,在上面列出需要杜绝的那些会导致关系“告吹”的因素,并对其他因素一一排名。恋爱的过程也是协商磨合的过程,需要表格条目之外的妥协互让。

另一种风险是选错了要优化的事物。那些致力于获得成功的人可能会去尝试优化自己的生产力以及物质财产,但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们可能意识不到,高效地“原地踏步”和有目标地循序渐进并不是一回事。

2010年前后,这种尝试让数十位自我优化者放弃了他们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他们辞掉了工作,卖掉了所有装不进背包的东西,以便自己能够周游世界,传播数字极简主义的福音。当时流行的挑战是将财物数量精简到100件,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人意识到优化自己的财物数量是一个错误:不管他们做怎样的优化,都无法得到充分的满足感。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开始看重适度。

在面对要实现的目标时,优化者的视野常常会变得狭隘。这意味着,当处于危险边缘时,他们可能还不自知。

生活方式设计师蒂姆·费里斯(Tim Ferriss)曾尝试摄入大剂量的白藜芦醇,导致他出现严重的腹泻。

这种化合物可见于葡萄酒中,它可能具有增加耐力的功效。为了在体育科学实验室的研究中获得优异的数据,他吞服了一大堆药片,却没有意识到其中还含有泻药成分。随后他剧烈抽筋,大汗淋漓,又在马桶上待了45分钟——这大概不是他所追求的那种耐力。

心理学教授塞斯·罗伯茨(Seth Roberts)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生活黑客,他经常在自己身上做实验。

他发现,如果早上在电视上观看跟真人大小一致的发言者面部特写,自己的心情会变好。他还发现,不吃早餐并每天站立超过8小时能够改善睡眠。

罗伯茨据此提出一种理论:史前人类每天要站立很多时间,他们不吃早餐,而且早上第一眼看到的是其他人的脸,所以一定是每天心情好、睡得好。

罗伯茨出版过一本关于饮食的畅销书,名为《香格里拉饮食法》(The Shangri-La Diet),其根据就是他饮用不调味糖水的实验。

罗伯茨的理论是,那些香喷喷食物会让身体认为囤积脂肪抵御潜在饥荒的好时候到了,因此身体的食欲便会增加。没什么气味的食物则会让身体认为自己处在困难时期,这样它就会减少饥饿感以及要储存的脂肪量。

虽然这些干预措施旨在恢复健康的平衡,但罗伯茨也同样注重优化。他每天都会检测自己的智力,办法就是测量他解开电脑上一道谜题的反应时间。当他尝试吃黄油时(每天半块,约为60克),注意到自己的反应时间缩短了,从平均一道题650毫秒减少到620毫秒。

罗伯茨认为饮食专家多年来一直“大错特错”,并质疑那些警告不要摄入饱和脂肪的人。有一位心脏病专家曾在罗伯茨的一场演讲中指出他的这种饮食方式无异于自杀。然而,相较于专家给出的建议,罗伯茨更加相信自己的实验。

尽管罗伯茨似乎没有追踪自己的胆固醇水平,但他拿出一些证据证明,自己罹患心脏病的风险很低——冠状动脉造影图像显示,他的钙沉积水平较低。

罗伯茨撰写了一篇题为《黄油让我变得更聪明》的文章,这本应是他为《纽约观察者报》(New York Observer)个人科学常设专栏撰写的第一篇作品,孰料发表时却成了“塞斯·罗伯茨的最后专栏文章”,因为他在文章发表的两天之前因潜伏已久的心脏病发作而去世。

自我优化的目标即使很崇高,也会有风险。把一个人的生活视为可以进行优化的系统并不可取,因为它可能会导致不理想的结果,甚至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糟。

校对:越空 李莉,参考来源:The Guardian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