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强硬了四个月后,韩国议长为“天皇谢罪”言论向日方道歉

“站在韩国人立场上,那样的发言可以理解,但对日本人来说,牵扯到天皇就是失礼。”“完全同意。”

资料图:2017年7月7日,德国汉堡,G20峰会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同韩国总统文在寅会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终于就几个月前涉及日本天皇的发言道歉。6月13日,他在首尔与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举行会谈时首次作出道歉表态。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在韩国国会透露的两人会谈内容中,文喜相对鸠山由纪夫说,“请向(因为此前发言)伤心的人转达歉意。

鸠山由纪夫批评道,“站在韩国人立场上,那样的发言可以理解,但对日本人来说,牵扯到天皇就是失礼。”文喜相回复说:“完全同意”。

四个月前,文喜相在2月8日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说,作为昭和天皇之子,明仁天皇当然是“战犯之子”;如果明仁天皇真诚致歉,慰安妇问题可以“永久解决”。

这番言论当时在日本掀起轩然大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以及外务大臣河野太郎纷纷发声,要求韩方道歉。

2月12日,安倍晋三在谈及文喜相的言论时称,“此事令人震惊”,“此番言论十分不当,对此事深表遗憾”。安倍还表示将通过外交途径向韩国提出严正抗议,要求韩方道歉并收回言论。 

菅义伟当时表示,“将通过高层外交渠道进行严厉而强硬的抗议,‘言论中包含十分不当的内容,我方深表遗憾’,要求韩方进行道歉并撤回相关言论”。河野太郎此后也称,“完全无法接受,非常无礼”。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2月12日表示,文喜相的发言是站在受害人的立场上强调日方应拿出诚意,恢复受害者名誉和尊严,治愈她们的心灵创伤。“韩国政府将明智地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致力于发展面向未来的韩日关系。”

而同一天,文喜相则强硬回应说,不知日方为何如此大做文章,还由官房长官乃至首相出面,实在费解。

文喜相说:“这话我已经说了10年,是素来的信念,此刻也认为这是根本的解决方法……一句有诚意的道歉就可以了结的事,为什么要迁延日久?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多达数十项协议又有什么用?在受害者最终原谅前应真诚道歉。”

2月20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再就此事表示,“曾任韩日议员联盟会长的家伙(文喜相)说出这种话,情节极其严重”。韩国外交部官员则回应称,为“河野太郎对文喜相的无礼言辞表示遗憾”。

“文喜相的相关发言是为了恢复慰安妇受害者的名誉和尊严,旨在强调日本应对相关问题拿出负责任的真诚态度,韩方已向日方充分说明这一点。但日本领导人不断以无礼的言辞指责韩国的国会议长,韩方对此深表遗憾。”

在《韩民族日报》其后于3月27日刊登的采访中,文喜相在被问及发言的真实意图是否被歪曲时称:“与其说是被歪曲,不如说真实意图未能传达。”他还提及在二战中战败的德国成为欧洲领袖“是因为其就所有问题做出了道歉,而且至今仍在继续”,强调了日本道歉的重要性

而针对文喜相在采访中再次就慰安妇问题要求日本天皇道歉的表态,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这番言论“甚为不妥,无意置评”。

《中央日报》此前分析认为,日本阁僚们具有攻击性的道歉要求,显然是因为意识到日本将天皇视为神圣的舆论导向,但韩国媒体则反驳称,“应该道歉的一方却要求(别人的)道歉”,两国关系似乎将进一步陷入冰冻。

持续紧张的韩日关系中,有关“慰安妇”的问题是双方矛盾之一。去年11月,韩国政府解散根据2015年《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引发日方不满。

几个月来,文喜相一直没有“退缩”,坚称相关发言是个人一贯主张,不必道歉。不过这一次他主动示好,表达了歉意。

韩媒分析认为,文喜相主动向日方道歉,展现了致力于改善韩日关系的决心。参加会谈的一位议员也表示,当时鸠山由纪夫提出了改善韩日关系的合理性建议,文喜相这才掏出了憋在心里的想法。

韩联社称,文喜相就13日的发言解释称,“发言的主旨是同意韩日各有立场,(听的人)若感到难受,那么我表示抱歉”。日本共同社认为,文喜相此番改变立场可能是顾及极度恶化的日韩关系

6月28-29日,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将在日本大阪举行。在回应“文在寅恐难在G20领导人峰会上会晤安倍晋三”一事时,韩国青瓦台一位高层人士对韩联社称,不同意韩日关系陷入冰点的说法,政府仍在研究改善韩日关系的方案并做出相应努力。

这位人士表示,建交以来韩日历届政府都因历史遗留问题而面临难处,这主要归因于历史及地缘政治的特殊性,韩国前总统李明博登独岛就曾引发多种问题。韩日关系错综复杂,寻找解法不容易,但是政府仍为修复关系而付出不懈努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