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极限运动爱好者,才是真正的设备玩家

8位探险者和他们不可或缺的随身装备。

文|时尚先生Esquire Johnny Davis

李奥 · 霍尔丁:攀岩用固定设备

“有时我实在没有心情去解释我是做什么的,就说我做市场推广的。”攀岩者李奥 · 霍尔丁 (Leo Houlding) 说。霍尔丁 10 岁初尝攀岩,6 年后成为了英国少年室内攀岩冠军,18 岁成为最年轻的徒手攀上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里著名的攀岩胜地酋长岩的英国人。霍尔丁最擅长徒手攀爬最具技术难度的山峰,近来则开始专注于登山飞降(先攀爬到山顶,然后再乘降落伞从山顶飞下)。

2018 年,他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爬上了全世界最高的树,紧接着又去圭亚那挑战著名的罗赖马山山顶四周高达 400 米的环形峭壁。“探险中唯一重要的就是和你一起的人,”霍尔丁说,“有一次,我和另外两个人在一次 65 天的南极洲探险之旅中遇到了 80 公里 / 小时强风,气温低至 - 50°C 以下,足以在两分钟之内冻结细胞。

我们一同坐在帐篷里,心想‘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这个更糟糕了!’攀岩者对人生有着非常独特的看法。当你回到家,听到有人在为白色运动鞋变脏了而焦躁不安时,你就会意识到这种态度的重要性了。

艾徳 · 斯塔佛德:碳钢 / 丙烯巴西弯刀

英国前军官艾德 · 斯塔佛德 (Ed Stafford) 在 2010 年时成为了徒步走完整个亚马孙的第一人。他花了整整两年零三个月创下了这项吉尼斯世界纪录,还曾被评为 “继南极的斯考特之后最无畏的英国英雄”。“如果没有这样一把宽刃弯刀,我是不会贸然进入丛林的,” 斯塔佛德说“,你可以用它在树上砍出固定吊床的缺口,或者砍柴取暖,清除道路上的障碍,或者给鱼去鳞。生活在亚马孙的人永远都会随身背着这样一把宽刃刀。”

英格 · 索尔海姆:席尔瓦 (Silva) 指南针

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探险向导,英格 · 索尔海姆 (Inge Solheim) 从小在挪威最高的山脉里长大,6 岁起就开始探索周围的这些群山,并在地球最严峻的环境中当过向导、进行过探险或者提供过咨询服务。

索尔海姆是哈里王子的慈善组织 “与伤兵同行” 的探险领队,在 2011 年带领哈里王子和受伤军人步行来到北极极点,并在 2013 年再次来到南极。“积累经验是你完善自己的最好方式,”索尔海姆说道,“适应户外生活、学会管理自己的健康和装备是其中的关键。不要从一开始就尝试去攀爬瑞士艾格尔山的北坡,尝试从小一点的目标开始,慢慢积累经验。

如今有太多速效解决问题的方案,但你却无法从这些速效对策中建立深度自信、掌握必需的竞争能力。而当你身处生死攸关的境遇时,那些浅显的经验可能会导致致命结果。享受学习的过程,不要将太多精力放在目标上。这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交友的方式。人类的相同之处就在于我们都属于大自然,人类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只是我们现在和大自然有点疏远,忘记了我们和自然的归属关系。重新找到这种感觉很容易,只需几天的时间。如果你可以与他人分享这种经历,那种感觉会变得更为有力。”

马克 · 伍德:阿蒙森 (Asnes) 滑雪板

马克 · 伍德 (Mark Wood) 曾在英国陆军服役,还曾担任过消防员。之后,他开始训练并且带领探险队成员前往北极、喜马拉雅山、南极洲和阿拉斯加等地。

2011 到 2012 年间,他差一点就成为了世界上首个单人滑雪抵达南北极的人,但最终因为行程最后一段被加拿大官僚机构无情打断而未能成功。“帮助人是一件极为幸福的事情,它激励我放弃了生活中的一切,”伍德说道,“我曾经拥有一幢大房子,一份工作和一笔养老金。但是当我见到北极,意识到这个星球是那么美丽、那里的动物是那么美妙,我就意识到,去进一步发现这个世界、向世人讲述这个世界的故事才是我的使命。”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

“南极洲探险才开始的第二天,我的 iPod 就失踪了,这意味着我将在之后的 48 天里独自面对死寂和空白。与此同时,我的雪板固定装置折断了,我的膝盖水肿了,计划中 150 公里的路程只完成了五十多公里,我在帐篷里呆坐了 36 个小时后崩溃了...... 这时你不得不把思绪放一边。我喜欢狗狗,我就开始在脑海里想象带着它们在诺福克海滩上散步、呼吸松树和海风味道的场景。然后我看了看前面尚未完成的里程,起身做了唯一一件应该做的事情: 继续滑雪前行。”

米克 · 福勒:贝豪斯 (Berhaus) 极限外套

米克 · 福勒曾经三度荣获被视为登山界的奥斯卡的 “金冰镐” 奖,被誉为“登山家中的登山家”。他攀登过全世界各种海蚀柱(受海浪侵蚀、崩坍而形成的与岸分离的岩柱)和海蚀崖 (海岸受海蚀及重力崩落作用形成的陡壁悬崖),以及包括非洲乞力马扎罗山的西冲沟、印度强卡邦峰的北坡,以及印度湿婆山船头峰在内的大山。

而在这之前,米克是税务局的一名雇员。“你怎样在精神上做好面对每一次攀登是最重要的,” 他说,“如今,人们已经可以在一块超级陡峭的岩石上舒服地过夜,但以前却不是这样的。我曾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一个夜晚是挂在一个岩石塞(金属制成的可以塞在岩石缝里固定攀岩绳的工具)上、挤在山崖裂缝中度过的。吊在那里,我和另外一个人挤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一串香蕉。

我们不能钻进睡袋,因为那样的话睡袋会积攒很多的雪,最后变成一个冰袋,那样的话我们只能回撤。为此,我们穿上了所有的衣服,一整晚都挂在那里。那是在四川四姑娘山,中国西部邛崃山脉的最高峰。这不是一次安逸的经历,但却比在税务局工作令人兴奋多了。”

凯伦 · 达可:阿迪达斯手套

荣获大英帝国勋章的凯伦 · 达可 21 岁因故残疾,如今是残奥会自行车选手、残疾铁人三项运动员和探险者。她曾登顶过阿尔卑斯山的勃朗峰、马特洪峰和优胜美地的酋长峰,用三种不同的方式——乘手摇残疾人自行车、滑雪和游泳从南到北纵贯整个日本,还曾坐在雪板上用双臂和雪杖踯躅将近 600 公里的距离穿越了格陵兰岛的大冰原。

2010 年时,加入了英国残疾人自行车队,她代表英国参加女子自行车比赛,并在 2012 年伦敦残奥会上摘得银牌,在 2016 年的里约残奥会赢得金牌。2017 年,她凭借手摇残疾人自行车环行七大洲,分九段完成了这一惊人之举,为一家脊柱损伤组织协会募集了 79000 英镑的善款。

“我的父母带我喜欢上了户外运动。我自小就在山中生活,经常会去周围的山中玩耍,“她说,“16 岁的时候我在约克郡的学校里看见了一则关于去遥远的中国探险旅行的招募启事,尽管我觉得自己做不来,但我的父母却给了我非常大的鼓励,让我最终成行。这使我开始对保持健康的体魄感起兴趣。我还记得第一次骑上单车下坡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莱维森 · 伍德:徕卡 M Typ 240 相机

莱维森 · 伍德身兼探险家、作家和摄影师的多重身份,他徒步走过整个喜马拉雅山脉,用双脚完成了从伊拉克到黎巴嫩的环阿拉伯半岛之行,全程 8000 公里,他带领远征团队征服了尼罗河沿线。

“我很少独自一人行动。通过和当地人一起——无论他们属于哪种文化,我发现,人在大体意义上都是一样的。在交战地带和极度贫困地区,人们会向你张开最温暖的怀抱,而人性中最糟糕的部分往往会将人性中最美好的部分呈现在你的眼前。”

有一天晚上,伍德乘坐的出租车从一百多米的峭壁上掉进了尼泊尔河谷,他的莱卡相机也被砸坏了,由此成为了伍德尼泊尔之旅的纪念品。“我、我的相机和其他物品一起从车窗飞了出去,”伍德说道。那一瞬间的时间是不是显得特别慢?“并没有。我觉得我即将面临死亡。那是一种纯粹的恐惧,绝对的恐惧。令人极度毛骨悚然。”

克里斯 · 杰维尔:氧气瓶

克里斯 · 杰维尔是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洞穴潜水队的成员——这个潜水队堪称这项运动中最古老的组织。他还是英国洞穴救援委员会的潜水指挥官。2013 年,他组织了去墨西哥瓦乌特拉洞穴系统的探险,那是在整个西半球最深的洞穴系统,从顶到底深达 1500 多米,而要进入这个洞穴,需要通过 60 多公里的隧道。

2018 年,杰维尔和其他三个英国人上了国际新闻的头条: 他们前往泰国的清莱府成功解救了 12 位困在睡美人山洞中的少年足球队成员。“探索洞穴不仅仅是对身体的挑战,更是一种意志力上的搏斗,”杰维尔说道,“它需要出色的身体技巧来完成这次潜水,与此同时也需要足够的心智来准备和安排一切。

洞穴潜水是一个培养问题解决能力的运动。每计划一次潜水行动时,我们都希望比上一个探险者潜得更深,所以我们需要去了解到底是什么阻止了他们。我们需要解决他们之前遇到的问题,以此做得更好。”

本文内容刊于《时尚先生Esquire》六月刊。摄影:Paul Zak,翻译:盼盼 /编辑:温宏伟,美术编辑:齐修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